第三章:教会的历史(3)

Ⅰ、众使徒教父及其著作

诺斯替主义:诺斯替主义有许多形式和很长的历史。其中的一些内容已经被新约的书信所驳斥,如当圣保罗拒绝放纵主义(Libertinism)时,就力斥了“似是而非的学问”(提摩太前书6:20)和“荒渺无凭的话语和无穷的家谱”(提摩太前书1:4)。圣伊格纳丢(St.Ignatius)在公元一世纪早期的书信中经常警告人们不要受诺斯替主义的“幻影说”(Docetism)蛊惑(见下一段)。在公元二世纪圣爱任纽(St.Irenaeus)的著作中,就包含了许多诺斯替神话体系的分析和反驳。圣奥古斯丁(St.Augustine)(公元354—430年)在皈依正统基督教前,则秉持诺斯替主义的另一种形式,即摩尼教。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形式的异端延续到中世纪,比如法国南部的阿尔比派(Albigensian)异端。德尼·德·鲁热蒙(Denis de Rougement)在一本名为《爱情与西方世界》(Love in the Western World)(译者注:作者名与书名的翻译引用自2019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译本)的书中甚至认为:现代流行文化中的许多浪漫主义的形式都是古代诺斯替主义的残余,并通过阿尔比主义和中世纪的浪漫主义进行调和而成。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的“新纪元”宗教和邪教都带有明显的宗教上的诺斯替主义色彩。

诺斯替主义的出发点是相信物质世界是邪恶的或仅是幻景,它是由一个或多个邪恶的神创造的,因此至少有两个神或主宰作为第一因——物质层面的邪恶的造物主和精神层面的善的造物主。诺斯替主义宗教的目标是通过极端禁欲主义(asceticism)(完全拒绝邪恶的、物质的世界)或放纵主义(Libertinism)(物质世界和肉体都是无关紧要的或仅是幻景,所以一个人可以用他的身体做任何他喜欢的事情)来逃避物质世界。尽管极端的禁欲主义和放纵主义可能看起来是对立的,但它们有一个共同的出发点,即拒绝对肉体的温和的、积极的肯定。带有基督教色彩的诺斯替主义倾向于拒绝旧约和旧约中的上帝作为物质层面的邪恶的本源。这种观点周期性地以一种更温和的形式循环往复,也就是人们有时会听到的,所谓旧约中“忿怒的上帝”(God of wrath)和新约中“慈爱的上帝”(God of love)之间那言过其实的区别。基督教化的诺斯替主义也否认基督身体和人性的真实性。这种观点被称为“幻影说”(Docetism),源于希腊语动词“dokein”,意思是“似乎”。在持该种观点的人看来,基督似乎仅有一个完全的人性。但事实上,诺斯替主义认为基督并非真正的人类,而是一个灵或是一个披着人性和身体的虚幻面纱的,来自“善的上帝”的使者,为的是引导人类的精神部分走出邪恶的物质世界,回到纯粹的精神世界。诺斯替主义者声称存在一种通常是隐秘并深奥的(即希腊语中的“灵知”,gnosis) 宗教性的知识,可以将人们从邪恶的物质世界中解放出来。圣伊格纳丢(St.Ignatius)曾通过多封书信与各种的“幻影说”斗争不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