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教会的历史(20)

VII、圣母马利亚

这一观点也得到了特鲁洛会议(the Synod in Trullo)(记载在该会议的规条七十九,即Canon LXXIX中)的支持。“永贞”(The Perpetual Virginity)也经常在东方和西方的教会礼拜仪式中被提及,故此这一观点也是所有教会的共识,表达这一观点的礼拜仪式表达也存在于安立甘公教中。因此,圣母的永贞至少是一个敬虔 的观点。至于认为第二次君士坦丁堡会议(Constantinople II)中直接拒绝承认圣母永贞的说法则是不甚可靠的,因为在本次会议重申核心基督教义的过程中,似乎对圣母的永贞有更多的提及。然而,拒绝这一所有教会的共识似乎也并不安全。

除了我们的主是经由“童贞受孕”(Virginal Conception)这一事实以外,最早的后圣经时代(post-biblical)的基督教作家们也详述过圣母作为“新的或第二夏娃”的身份。这一观点扩展了圣保罗(Saint Paul)关于基督是“新的亚当”(the new Adam)的诸多思考,同时也基于《约翰福音》(特别是《约翰福音》2:1-11和19:26-27中提到的奇妙创造)和《启示录》第12章中的描述。作为新的夏娃,马利亚是新的“众生之母”(《创世记》3:20),她的圣子和后裔通过实现《创世记》3:15(该章节又称“原始福音”,即The protoevangelium;或“第一福音”,即First Gospel)中的预言,击伤了撒旦的头和原罪。主耶稣把他心爱的门徒托付给了圣母,因此圣母也是教会的母亲。虽然新教徒和公教徒有时会争论《启示录》第12章中的“妇人”指的是是马利亚还是教会,但这种争论却是虚空的。因为《约翰福音》中的马利亚是一个指代或代表教会的人物,同样的,教会也具有马利亚的特质。《启示录》第12章所描述的既是教会也是马利亚,而教会在此处是由一个明显映射出圣母形象的人物来代表。如果关于圣母的争论在基督徒中造成了分裂,那是很不幸的,因为圣母作为“新的夏娃”和“教会的母亲”的角色不仅可以被基督徒普遍接受,而且也是对基督教信仰和默想来说最古老、最重要和最有成果的部分。

圣母马利亚作为新的夏娃这一主题在不矢忠派(Non-Juring)安立甘宗主教托马斯·肯(Thomas Ken,1637—1711)的一首圣母赞美诗中有着显著的表达:

原文:

As Eve when she her fontal sin reviewed,
Wept for herself and all she should include,
Blest Mary with man’s Saviour in embrace,
Joyed for herself and for all human race.
(Her Virgin eyes saw God incarnate born)

译文(以下为译者个人翻译):

《赞证道永贞圣母歌》

夏娃回首初罪日,罪身掩涕过犯时。
欣闻圣母怀救主,咸与万民同庆之。

另一个关于圣母的古老而虔诚的信仰则认为:圣母在离世后被提升进了天国的荣耀之中。在罗马天主教会中,自1950年以来,这种信仰以“圣母升天”(the Assumption)信理的形式出现,该信理认为圣母的灵魂和肉体同时被提升入了天国,所以并无在地上埋葬。而东正教虽然几乎相信同样的事情,但并不倾向于就此给出精确的术语和定义。西方教会中每年8月15日的圣母升天节(the Assumption)在东方教会中被称为“圣母安息节”(the feast of the Dormition或Falling-Asleep of the Theotokos或Koimesis of the Theotokos)。也几乎没有安立甘公教的信友会否认圣母在天受荣光。上文提及的托马斯·肯主教也就此信仰进行了安立甘宗的表述如下:

原文:

Heaven with transcendent joys her entrance graced,
Next to his throne her Son his Mother placed;
And here below, now she’s of heaven possest,
All generations are to call her blest.

译文(以下为译者个人翻译):

圣母升天享荣光,位列圣子宝座旁。
皇天后土皆仰望,万代齐颂蒙福扬。

大多数安立甘公教信友大概也认为关于圣母升天的细节问题无碍信仰,正如约翰·查尔斯·沃克勒(John-Charles Vockler)大主教曾经说过的那样——“圣母是否直接升入天堂无关大碍,她在天国受荣光才是关键所在”(whether Mary got to heaven ‘by the express or the local’: that she is glorified there is the important matter)。无论如何,罗马天主教在教义的定义上有时倾向于过度精确,而将过度精确定义后的“圣母升天”提升到信理的地位则似乎并非必要。“圣母升天”最早出现于公元六世纪末的东正教作家笔下,比此更早期提及该观点的则是一些几乎或根本没有独立权威的伪经(apocryphal writ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