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教会的权威:在信仰上寻求保证(4)

总而言之,权威最初且独一归于上帝之意(God’s will),而圣经则是关于上帝之意在许多方面的独一记录。圣经本身是藉由理性和传统来理解和领会的,而这三重来源则是相互支持并互相影响的。圣经真理的最佳指南以及合理和符合传统的理解,则是使徒所传的主教教会贯穿时空而达成的共识。这些真理被权威地总结在教会的信经中,并在普世大公教会更全面的教导中加以详述。信经、大公教会和他们的教导,反过来也要与教会的圣经、理性和传统并行不悖地理解和反思。

本书的第三章将根据如上对权威的理解来说明圣灵是如何引导教会形成其特有的教条、教义和信仰的。第四章将展示本教会如何敬拜上帝,以及本教会如何理解上帝是怎样沿着如上所述,对权威的定义和阐述所确立的路径,将祂的恩典倾注到我们心中的。无关紧要的风俗习惯、神学上的各种流行的和偏重,以及我们可以称之为“小传统”(small “t” traditions)的东西,都可能改变,而且肯定会有发展,但教义和传统只会水涨船高。

此外,安立甘公教认为,权威尤其存在于作为使徒继任者的教会主教之中。这种权威不单存在于任意某个主教身上(见本书附录C),甚至不存在于整整一代的主教身上。相反,它取决于世界各地和历代主教的共识。最可靠的教诲,是由那些可以追溯到使徒和他们的直接继承者的,身在世界各地的教会所教导的。

这种使徒统绪的理论在公元二世纪首次被明确地阐明。大约在175年,赫格西仆(Hegesippus)列出了一系列可以追溯到使徒们的具有统绪的主教名单。在同一时期,里昂的圣爱任纽(St. Irenaeus of Lyons)试图排除那些因误归为使徒著作而获支持的异端。圣爱任纽指出,真正的圣经及其解释,是通过存在于各主要教会(principal churches)内的持续继承来保存的:信仰是被“使徒所留下而为教会历代相承的长老们所保守的”(《反异端》 第三部三章第二节,中文翻译出自中国基督教两会出版的《尼西亚前期教父选集》,下同)(原文:the faith ‘is guarded by the succession of elders in the churches’ (Adversus Haereses, III.2.2.))。圣爱任纽写道:因此,如大公教会所展示的,我们必须听从教会中的长老,他们是承继众使徒的,并且他们和那些承继监督职的,也按照天父的美意领受了可靠之真理的恩赐。(《反异端》第四部廿六章第二节)(原文:obedience is due to those presbyters who, as we have shown, are in the succession after the Apostles, having received, according to the will of the Father, a certain gift of truth. (A.H., IV.26.2)
虽然使徒统绪早在2世纪已经被明确地表述出来,但对安立甘公教来说,这仿佛已经同时蕴含在基督对使徒们的应许和上帝通过使徒们赐予教会的恩赐中。并在几封新约书信中强调通过众望所归的领袖(authoritative leaders)传下健全的教义。这种关于使徒统绪的信仰并不意味着在使徒继承中,没有主教的教会肢体在任何事情上都是错误的。而是意味着他们更有可能是通过敬拜和行圣礼来履行职分。本书第五章将展示安立甘公教对上帝和上帝赐予我们的恩赐的启示:既然我们是这样相信上帝的存在和作为的,我们就必须以这样的方式生活来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