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1 那两个天使晚上到了所多玛;罗得正坐在所多玛城门口,看见他们,就起来迎接,脸伏于地下拜,

上图:拉吉(Lachish)城门口的遗址及复原示意图。从城门进来,两侧各有3个房间,平时作为交易、诉讼、公告的公共会所,战时作为防御工事。基色、米吉多、夏琐、撒玛利亚和但的遗址都有相同的城门结构。`
上图:拉吉(Lachish)城门口的遗址及复原示意图。从城门进来,两侧各有3个房间,平时作为交易、诉讼、公告的公共会所,战时作为防御工事。基色、米吉多、夏琐、撒玛利亚和但的遗址都有相同的城门结构。

晚上,即说当天的黄昏(18:1);“罗得正坐在所多玛城门口”,城门口为商贾的交易场所,又为民众聚集谈话,决定争执,诉讼的场所(参阅路得记4:1,11;申命记21:19;25:7)。二位天使,是上帝所派遣者,为在所多玛尽他们调查的任务(参阅希伯来书13:2)。

上图:别是巴遗址(Tel Be’er Sheva)城门口的宽阔处,是一个小广场,客旅如果找不到住处,可以「在街上过夜」(创十九2)。`
上图:别是巴遗址(Tel Be’er Sheva)城门口的宽阔处,是一个小广场,客旅如果找不到住处,可以「在街上过夜」(创十九2)。

  • 19:2 说:“我主啊,请你们到仆人家里洗洗脚,住一夜,清早起来再走。”他们说:“不!我们要在街上过夜。”
  • 19:3 罗得切切地请他们,他们这才进去,到他屋里。罗得为他们预备筵席,烤无酵饼,他们就吃了。
  • 19:4 他们还没有躺下,所多玛城里各处的人,连老带少,都来围住那房子,

罗得的这种举动,引起所多玛城居民的反对。在这小小的城中,两位过客的到来,以及他们在罗得家中的住宿,很快地传遍了全城。这两个客人的外表,似乎年青俊美,就煽动了所多玛人的情欲。所以他们想要向这两个客人,为非作歹。我们从《犹大书》7节上可以知道,所多玛人是犯着逆性的男色,致使他们负了邪恶弥天的罪名(13:13)。圣经中许多地方记载了迦南人的这种逆性丑行(利未记18:22;20:13;申命记23:18;士师记19:22)。本章的这种记载,指明整个的所多玛都已败坏,因而对客人也毫不客气。罗得想保护自己的客人,但是在自己的言语不能发生效力的时候,便想以自己的两个女儿来代替(士师记19:24亦有如此的记载)。罗得的这种举动,客观地说来,不能无罪。但是在这种情形下,他照着当时的习俗,以为出门人是不可侵犯的,同这暴行里面救出自己的客人,是自己的职务,又以为强奸一个少女的罪,比逆天的淫乱,总要轻些。

  • 19:5 呼叫罗得说:“今日晚上到你这里来的人在哪里呢?把他们带出来,任我们所为。”
  • 19:6 罗得出来,把门关上,到众人那里,
  • 19:7 说:“众弟兄,请你们不要做这恶事。
  • 19:8 我有两个女儿,还是处女,容我领出来,任凭你们的心愿而行;只是这两个人既然到我舍下,不要向他们做什么。”
  • 19:9 众人说:“退去吧!”又说:“这个人来寄居,还想要作官哪!现在我们要害你比害他们更甚。”众人就向前拥挤罗得,要攻破房门。
  • 19:10 只是那二人伸出手来,将罗得拉进屋去,把门关上,
  • 19:11 并且使门外的人,无论老少,眼都昏迷;他们摸来摸去,总寻不着房门。

这里不能视为真正的瞎子,他们并不感到失明的痛苦,只是不能前来扰乱这两个客人。他们已失去那种犯罪的欲望,回到自己的家中,是他们现在独有的希望(列王记下6:18也有使亚兰人眼睛昏迷的记载)。所多玛人对于犯这种奸污的罪,并不觉得什么畏惧,并且他们没有一次尊重过主客互相的权利(参阅所罗门智训19:16)。

  • 19:12 二人对罗得说:“你这里还有什么人吗?无论是女婿是儿女,和这城中一切属你的人,你都要将他们从这地方带出去。

天使是否知道罗得没有儿子?所以如此询问,一则他们谁是上帝的使者,但在言谈之间,总要现出是旅客来,二则上帝的使者不必知道一切。这里对罗得的妻子,毫无记载,或者女人是属于男人权下的原因。

  • 19:13 我们要毁灭这地方;因为城内罪恶的声音在耶和华面前甚大,耶和华差我们来,要毁灭这地方。”
  • 19:14 罗得就出去,告诉娶了(或译:将要娶)他女儿的女婿们说:“你们起来离开这地方,因为耶和华要毁灭这城。”他女婿们却以为他说的是戏言。

比所多玛人忠直的人,本应听从罗得的劝语,其实罗得的女婿并不见得如何忠直,而且更怀着满腹的狐疑。路加福音17:28说:“又好像罗得的日子;人又吃又喝,又买又卖,又耕种又盖造”。罗得的这两个女婿是在所多玛人想捣毁罗得房屋的同一黑夜,来到罗得那里。

  • 19:15 天明了,天使催逼罗得说:“起来!带着你的妻子和你在这里的两个女儿出去,免得你因这城里的罪恶同被剿灭。”
  • 19:16 但罗得迟延不走。二人因为耶和华怜恤罗得,就拉着他的手和他妻子的手,并他两个女儿的手,把他们领出来,安置在城外;

罗得的品性与亚伯拉罕颇不相同,亚伯拉罕一得到上帝的命令,立即起身,远离父家和亲戚;而罗得是自私,懦弱,贪恋世俗,他因贪图人世的安逸和奢华,才选居住在恶人中间。他为了在所多玛所有的房产和财富,迟延不愿离去。罗得本人并非是行恶的,他是一个义人,而且也因四周所有恶人的生活而感到忧伤(彼得后书2:6-7)。

  • 19:17 领他们出来以后,就说:“逃命吧!不可回头看,也不可在平原站住。要往山上逃跑,免得你被剿灭。”
  • 19:18 罗得对他们说:“我主啊,不要如此!
  • 19:19 你仆人已经在你眼前蒙恩;你又向我显出莫大的慈爱,救我的性命。我不能逃到山上去,恐怕这灾祸临到我,我便死了。
  • 19:20 看哪,这座城又小又近,容易逃到,这不是一个小的吗?求你容我逃到那里,我的性命就得存活。”
  • 19:21 天使对他说:“这事我也应允你;我不倾覆你所说的这城。
  • 19:22 你要速速地逃到那城;因为你还没有到那里,我不能做什么。”因此那城名叫琐珥(就是小的意思)。

《所罗门智训》上说“当不敬虔的人被毁灭的时候、正是智慧救义人避免那五个城遭受天降的大火”(所罗门智训10:6)。

  • 19:23 罗得到了琐珥,日头已经出来了。
  • 19:24 当时,耶和华将硫磺与火从天上耶和华那里降与所多玛和蛾摩拉,

繁华的城市,由于居民的罪恶,受了上帝的降罚。但是主张所有的平原都被毁灭或主张没有一个地方被毁的学说,都站不住。有些历史家对于圣经上的这段记载,间接地或直接地提及过。更有许多学者将这段记载竟视为历史的核心。所多玛人和蛾摩拉人的不义,成了极恶的象征:申命记32:32;以赛亚书1:10;3:9;耶利米哀歌4:6;以西结书16:44,57;启示录11:80。所多玛(蛾摩拉二城)的灭亡,成了上帝降罚的预表:申命记29:23;以赛亚书1:9;13:19;耶利米书49:18;50:40;阿摩司书4:11;西番雅书2:9;马太福音10:15;11:23,24;路加福音10:12;17:29;罗马书9:29;彼得后书2:6;犹大书7节。

玛和蛾摩拉毁灭的示意图。考古发现,「所多玛和蛾摩拉」可能毁于含沥青的土壤发生爆炸。在这种土壤中形成了石油与天然气的储存槽,后因油气压力过大或地震而引起爆炸,把石油抛向空中,然后石油一面燃烧一面落下,使二城遭受烈焰焚毁。直到现代,死海一带仍然弥漫着硫磺的味道。`
玛和蛾摩拉毁灭的示意图。考古发现,「所多玛和蛾摩拉」可能毁于含沥青的土壤发生爆炸。在这种土壤中形成了石油与天然气的储存槽,后因油气压力过大或地震而引起爆炸,把石油抛向空中,然后石油一面燃烧一面落下,使二城遭受烈焰焚毁。直到现代,死海一带仍然弥漫着硫磺的味道。

  • 19:25 把那些城和全平原,并城里所有的居民,连地上生长的,都毁灭了。
  • 19:26 罗得的妻子在后边回头一看,就变成了一根盐柱。

当罗得急速往前逃命的时候,他的妻子遭遇了灾祸。她本想回头看看所多玛城是否毁灭,要来的审判是否来临,这说明了她对上帝的话,怀着狐疑的心理。她使这样受了审判,立即身死。死海附近尚有一些物体,如树一样的东西,树皮上面,包着一层盐质的硬壳,或者她这样也为盐质的硬壳所包起。索多姆山是死海西南方的一个大石盐山,这些石盐山经过风水几次的侵蚀,互相隔离,犹如盐柱,形成种种奇异的形像。这样一来,人的想像将一些形像认为是妇女的形像。这些盐柱长久保持它们的外形。无怪乎后来的人,在一些盐柱中,认为一个是罗得的妻子的形像。所罗门智训的作者使人忆起盐柱的事(所罗门智训10:7)。史家约瑟夫相信自己亲自见了罗得的妻子变成的重柱。约瑟夫所见的这个盐柱形像,到旅行家息耳威雅(Silvia)时(约公元390年),已经没有了。而现在又将其他一个15米高的盐柱,视为罗得的妻子(参阅路加福音17:32)

上图:死海南部各种奇形怪状的盐柱很常见。`
上图:死海南部各种奇形怪状的盐柱很常见。

  • 19:27 亚伯拉罕清早起来,到了他从前站在耶和华面前的地方,
  • 19:28 向所多玛和蛾摩拉与平原的全地观看,不料,那地方烟气上腾,如同烧窑一般。
  • 19:29 当 神毁灭平原诸城的时候,他记念亚伯拉罕,正在倾覆罗得所住之城的时候,就打发罗得从倾覆之中出来。
  • 19:30 罗得因为怕住在琐珥,就同他两个女儿从琐珥上去,住在山里;他和两个女儿住在一个洞里。
  • 19:31 大女儿对小女儿说:“我们的父亲老了,地上又无人按着世上的常规进到我们这里。

罗得由这次的灾祸,失去了他所有的财物,而他的两个女儿,认为再没有什么希望,尤其是经过这次迁居,她们更没有希望能够结婚和生养子女的幸福。她们说:“地上又无人按着世上的常规进到我们这里”。这里有两个意思,一个是没有年轻的男子会到这里娶他们为妻子,其次,也没有女性来此与罗得亲近以生儿子。

所以,她们的计谋就如同日后他玛氏为能获得子女,曾设计过她的公公与自己同寝,这样她姐妹二人也决议要与她们自己的父亲同房。她们希望能够给自己保留后代,她们的注意力也仅仅倾注到传自己子孙的上面。因为她们住在所多玛,她们的母亲又是一个所多玛人,在这种环境之下,不无受到所多玛堕落的影响。因此二人对她们自己的这种行为觉得是很自然的事。“我们的父亲老了”——还有生殖的能力,我们不能迟延或有所踌躇。或者有人说:罗得于灾祸过去以后,不是不能续娶或成立一个新的家庭。但是说这话的人,没有想到,她们姐妹二人与父亲同房,不是希望给父亲留后,而是希望自己能够得到子女。一个人与父亲同寝,她们还认为不够,必须二人皆与父亲同寝才对。读者应当知道:圣经记载了这段故事,未加批评,但是圣经有上帝律法的记载,使我们知道他们作的这事是不对的。

  • 19:32 来!我们可以叫父亲喝酒,与他同寝。这样,我们好从他存留后裔。”

32-36节。她们姐妹二人也知道她们的父亲无论怎样,决不随从她们的这种欲望,所以她们用酒将父亲灌醉。按摩押是一个产葡萄的地方(以赛亚书16:8)。罗得的这种态度在我们看来,确实有些无礼,但是本书的作者为他申辩与辩白,因为两次记载着罗得对这种逆伦的经过,都没有发觉。他于昏迷之际,或者还以为与他同寝的,是自己的妻子。等到第二天早晨,再不能忆起昨夜的经过。

  • 19:33 于是,那夜她们叫父亲喝酒,大女儿就进去和她父亲同寝;她几时躺下,几时起来,父亲都不知道。
  • 19:34 第二天,大女儿对小女儿说:“我昨夜与父亲同寝。今夜我们再叫他喝酒,你可以进去与他同寝。这样,我们好从父亲存留后裔。”
  • 19:35 于是,那夜她们又叫父亲喝酒,小女儿起来与她父亲同寝;她几时躺下,几时起来,父亲都不知道。
  • 19:36 这样,罗得的两个女儿都从她父亲怀了孕。
  • 19:37 大女儿生了儿子,给他起名叫摩押,就是现今摩押人的始祖。

上图:主前2300-2000年迦南地精致的高脚银杯,上面画着各种神话故事,可能是从亚兰带到迦南地的传家宝。现藏于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博物馆(The Israel Museum, Jerusalem)。`
上图:主前2300-2000年迦南地精致的高脚银杯,上面画着各种神话故事,可能是从亚兰带到迦南地的传家宝。现藏于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博物馆(The Israel Museum, Jerusalem)。

我们好从父亲存留后裔”一句(32,34,36三节)说明摩押名之来源。希伯来文作“meab”有“由父亲来”的意思。希腊译本同。亚们人原文往往称为“Bene-ammon”,意思是“我血统的儿子”即由乱伦而生者。这说明这些后代是来自罗得的。拉丁通行本作:“我民之子”。关于罗得的死,没有记载。以色列人知道摩押人和亚们人是有亲属的民族,是罗得的后裔,所以对他们并不视为自己的敌对(申命记2:9-19)。但是从其他方面,却常反对这个极恶的宗支。民数记22至25章;士师记3:12-30;申命记23:3-6等处,都指出了以色列人仇恨摩押人和亚们人的因由。

  • 19:38 小女儿也生了儿子,给他起名叫便亚米,就是现今亚扪人的始祖。

上图:罗得及其后裔摩押和亚们:1、罗得离开亚伯兰,往东迁移,直到所多玛,被北方四王所掳,但被亚伯兰救回(创十三4-13,创十四12-16);2、天使自希伯仑到所多玛,罗得接待天使(创十九1-14);3、天使救罗得等出城后,神毁所多玛等城,罗得和两个女儿逃到小城琐珥(创十九15-22);4、罗得与两个女儿乱伦生了摩押和便亚米(创十八30-十九38),成为摩押和亚扪两国的祖先。`
上图:罗得及其后裔摩押和亚们:1、罗得离开亚伯兰,往东迁移,直到所多玛,被北方四王所掳,但被亚伯兰救回(创十三4-13,创十四12-16);2、天使自希伯仑到所多玛,罗得接待天使(创十九1-14);3、天使救罗得等出城后,神毁所多玛等城,罗得和两个女儿逃到小城琐珥(创十九15-22);4、罗得与两个女儿乱伦生了摩押和便亚米(创十八30-十九38),成为摩押和亚扪两国的祖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