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 耶和华上帝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对女人说:“上帝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吗?”

3章1节所说的蛇,不是一条普通的蛇,而是一个有明悟的受造之物一一魔鬼。它知道上帝给始祖所下的命令;《所罗门智训》2:23-24说:“上帝按自己的形像造人、原是要人永存不灭。然而因为魔鬼的嫉妒、死亡便入了世界。凡是他的党羽、就都感受死亡了。”参考约翰福音8:44;启示录12:9;20:2。一般的理解是魔鬼借着蛇的形像诱惑了夏娃。这句话有三种解释:

  • (1)魔鬼取蛇的形像如同天使显现时惯取一青年人的形像一般。
  • (2)魔鬼附于一条蛇的身上如同有时附于一个人的身上一样。
  • (3)作者这样写,意在使读者明白,是魔鬼诱惑了夏娃。

因为古人看蛇或龙是魔鬼具体的表象。狡滑的魔鬼嫉妒始祖的超性生命,因此图谋破坏上帝的计划,来诱惑软弱的女子。为使她注意上帝的命令是如何的严重,因此他说:“上帝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吗?”原来上帝只禁止他们吃“分别善恶树”的果子。夏娃的回答不能说是完全诚实,她说上帝不但禁止他们吃,并且禁止他们摸那棵“分别善恶树”免得陷于死亡。魔鬼再进一步引诱女人,使她一面疑惑上帝,一面心中生起一种骄傲。“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恶。”这一句话与下节使我们明白始祖的罪恶的本质,就是一个因骄傲违犯命令的罪恶。人愿意作上帝,如同上帝一样,舍弃了对上帝应当有的忠信。

  • 3:2 女人对蛇说:“园中树上的果子,我们可以吃,
  • 3:3 惟有园当中那棵树上的果子,上帝曾说:‘你们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们死。’”
  • 3:4 蛇对女人说:“你们不一定死;
  • 3:5 因为上帝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恶。”
  • 3:6 于是女人见那棵树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悦人的眼目,且是可喜爱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来吃了,又给她丈夫,她丈夫也吃了。
  • 3:7 他们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便拿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编做裙子。

上图:无花果树的叶子,可宽达20厘米、长达30厘米。无花果树是迦南地叶子最大的树,美索不达米亚没有无花果树,但伊甸园中有无花果树。g
上图:无花果树的叶子,可宽达20厘米、长达30厘米。无花果树是迦南地叶子最大的树,美索不达米亚没有无花果树,但伊甸园中有无花果树。

7节是说:他们失掉了上帝的恩典和原始的纯洁,故此即刻觉得有邪情的冲动。

  • 3:8 天起了凉风,耶和华上帝在园中行走。那人和他妻子听见上帝的声音,就藏在园里的树木中,躲避耶和华上帝的面。

犯罪以前,他们很喜欢接近上帝,犯罪以后却不然了,他们怕见上帝的面。以下9-13节是上帝询问他们犯罪的情形。谁都知道作者是用了以拟人的方法来描写上帝的作为。上帝原知道他们在那里,不必去寻找他们,不必去询问他们作了什么事;不过作者这样写出,完全是用了民间叙事的文体,使读者读了,很快地明暸故事的真像。

  • 3:9 耶和华上帝呼唤那人,对他说:“你在哪里?”
  • 3:10 他说:“我在园中听见你的声音,我就害怕;因为我赤身露体,我便藏了。”
  • 3:11 耶和华说:“谁告诉你赤身露体呢?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树上的果子吗?”
  • 3:12 那人说:“你所赐给我、与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树上的果子给我,我就吃了。”
  • 3:13 耶和华上帝对女人说:“你做的是什么事呢?”女人说:“那蛇引诱我,我就吃了。”
  • 3:14 耶和华上帝对蛇说:“你既做了这事,就必受咒诅,比一切的牲畜野兽更甚;你必用肚子行走,终身吃土。

询问时,上帝没有询问魔鬼,只询问了亚当和夏娃;执行惩罚时,却先惩罚了蛇一一犯罪的原因,以后惩罚了夏娃。因为照圣保罗说的“且不是亚当被引诱,乃是女人被引诱,陷在罪里”(提摩太前书2:14)。最后也罚了男人亚当。魔鬼所受的惩罚,是“用肚子行走,终身吃土”,蛇原来就用肚子爬行吃土。这条蛇不是一个平常的蛇,也不是蛇引诱了夏娃,而是魔鬼想暗害夏娃竟害了人类,所以上帝的惩罚应当及于魔鬼。据现代的一些学者以为“用肚子行走,终身吃土”一句,是一句寓言,表示一种最大的屈辱,一种最大的蔑视,魔鬼必被他嫉妒的人所制胜。人类因他的嫉妒,不但没有完全失败,而且他们会因救世主获得胜利。

上图:巴西发现的古代Tetrapodophis四足蛇化石。从解剖学上看,现代蛇以前应该是长腿的,少数蟒蛇中依然可以找到髋骨和后腿的痕迹。有研究者认为,蛇的很多骨头形成很晚,当胚胎发育完成时,有些骨头还未长好或根本没有形成,因此现代蛇没有腿。g
上图:巴西发现的古代Tetrapodophis四足蛇化石。从解剖学上看,现代蛇以前应该是长腿的,少数蟒蛇中依然可以找到髋骨和后腿的痕迹。有研究者认为,蛇的很多骨头形成很晚,当胚胎发育完成时,有些骨头还未长好或根本没有形成,因此现代蛇没有腿。

上图:蛇口腔顶部的犁鼻器(Jacobson’s Organ)。这是蛇除了鼻子以外的另一个嗅觉器官,蛇以分叉舌头在空气中收集气味分子或少许土的样本,然后再送回犁鼻器,用这种方法「嗅」出味道,看起来像是在吃土(创三)或舔土(弥七17)g
上图:蛇口腔顶部的犁鼻器(Jacobson’s Organ)。这是蛇除了鼻子以外的另一个嗅觉器官,蛇以分叉舌头在空气中收集气味分子或少许土的样本,然后再送回犁鼻器,用这种方法「嗅」出味道,看起来像是在吃土(创三)或舔土(弥七17)

  • 3:15 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

上帝决定在女子和魔鬼之间,在女子后裔和魔鬼的后裔之间,永远将有仇恨,总不能有和好的希望,换句话说:将是一种殊死战,一场永久的战争。末后女子的后裔将踏碎蛇的头颅,就是说她的后裔会完全制胜它;但是一直到这场争战未结束以前,蛇仍然力图伤害女子后裔的脚根,就是力图谋害人类。第15节是一个“原初福音”。为使读者易于明白,将本节加以解释,就是那女子是谁,女子的后裔和魔鬼的后裔又是谁,争战和争战的结果怎样。

  • (1)女子是谁:看上下文女子就是夏娃。虽然夏娃由于她所犯的罪变成了魔鬼的朋友,但是自从上帝在她和蛇之间定了永久的仇恨以后,夏娃也是魔鬼的敌人。
  • (2)不但夏娃对魔鬼怀有仇恨,就是她的后裔对魔鬼也有不共戴天之仇。夏娃的后裔是谁?有人说就是基督;有人说是借基督踏践魔鬼头的人类。蛇的后裔是指阴间的权势,或阴间之门(马太福音16:18)和效法魔鬼的恶人。更清楚一点说,好像在这段预言里面表示了圣教会与阴间之门的战争,人类(圣教会)因着救世主耶稣得胜魔鬼。因为上帝之母马利亚与吾主耶稣是息息相通的,她也是因耶稣的功劳完全得胜了魔鬼,她既完全制胜了魔鬼。因此古代教会给予马利亚上帝之母,诞神女,生神者的尊荣之时,关注的不是圣母论,而是关于基督论。这女人是夏娃,夏娃只能借她的后裔踏碎魔鬼的头颅。她的后裔和魔鬼的后裔表示两个对峙的势力:天国与地狱之门。天国就是圣教会。她要借救世主耶稣得胜地狱之门。教宗庇护九世说:马利亚与耶稣是分不阔的,马利亚因着吾主耶稣和借着吾主耶稣,完全得胜了魔鬼。”
  • (3)女人与蛇,女人的后裔与蛇的后裔之间所有的争战,是一场精神上的争战,是善与恶的争战。圣经的其他地方说:这是天国与地狱之门的争战。虽然魔鬼残害了不少的人,但最后魔鬼必要完全失败,上帝借他所嫉妒的人类要绝对地消灭他。约翰的《启示录》,就是“原始福音”最活泼最合适的解释。
  • 3:16 又对女人说:“我必多多加增你怀胎的苦楚;你生产儿女必多受苦楚。你必恋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辖你。”

女人虽然这样遭受痛苦,但是她仍能慷慨地负起母亲的责任,服从和爱慕着她的丈夫。

  • 3:17 又对亚当说:“你既听从妻子的话,吃了我所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树上的果子,地必为你的缘故受咒诅;你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
  • 3:18 地必给你长出荆棘和蒺藜来;你也要吃田间的菜蔬。
  • 3:19 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直到你归了土,因为你是从土而出的。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

上图:东非马赛人的村庄用荆棘做篱笆,非洲人也用荆棘围成羊圈、牛圈,可以阻挡狮子等猛兽侵害。可见「荆棘和蒺藜」本来对人是有用的,只是人堕落以后,「荆棘和蒺藜」的生长失控了,造成了人和自然的不和谐。g
上图:东非马赛人的村庄用荆棘做篱笆,非洲人也用荆棘围成羊圈、牛圈,可以阻挡狮子等猛兽侵害。可见「荆棘和蒺藜」本来对人是有用的,只是人堕落以后,「荆棘和蒺藜」的生长失控了,造成了人和自然的不和谐。

上图:东非的长颈鹿在长满荆棘的皂荚树(Acacia)上舔吃树叶,荆棘完全不妨碍长颈鹿灵巧的舌头,也不会扎着长颈鹿的脖子。神造荆棘,也是可以提供动物做食物的。g
上图:东非的长颈鹿在长满荆棘的皂荚树(Acacia)上舔吃树叶,荆棘完全不妨碍长颈鹿灵巧的舌头,也不会扎着长颈鹿的脖子。神造荆棘,也是可以提供动物做食物的。

上图:东非的黑脸猴在荆棘中藏身、觅食,完全不受荆棘伤害。可想而知,人本来也应该可以与荆棘和谐相处的。g
上图:东非的黑脸猴在荆棘中藏身、觅食,完全不受荆棘伤害。可想而知,人本来也应该可以与荆棘和谐相处的。

男人所受的惩罚是劳碌工作;上帝又宣布死亡是人罪恶的结果:“人人都有一死”。

  • 3:20 亚当给他妻子起名叫夏娃,因为她是众生之母。

夏娃二字,或者是来自苏美尔语,有母亲的意思。第一个女人就是人类的母亲。

上图:科学家提出的人类走出非洲的迁徙路线。21世纪的遗传学家们通过研究线粒体DNA之后,认为全世界的人类基因都遗传自非洲的同一位原始母亲,并把这位母亲命名为「线粒体夏娃 Mitochondrial Eve」。
上图:科学家提出的人类走出非洲的迁徙路线。21世纪的遗传学家们通过研究线粒体DNA之后,认为全世界的人类基因都遗传自非洲的同一位原始母亲,并把这位母亲命名为「线粒体夏娃 Mitochondrial Eve」。

  • 3:21 耶和华上帝为亚当和他妻子用皮子做衣服给他们穿。
  • 3:22 耶和华上帝说:“那人已经与我们相似,能知道善恶;现在恐怕他伸手又摘生命树的果子吃,就永远活着。”

上图:新亚述时代(Neo-Assyrian)的生命树浮雕。出土于伊拉克北部尼姆鲁德(Nimrud,即宁录)阿淑尔纳西尔帕二世(Ashurnasirpal II,主前883–859年在位)的宫殿。g
上图:新亚述时代(Neo-Assyrian)的生命树浮雕。出土于伊拉克北部尼姆鲁德(Nimrud,即宁录)阿淑尔纳西尔帕二世(Ashurnasirpal II,主前883–859年在位)的宫殿。

  • 3:23 耶和华上帝便打发他出伊甸园去,耕种他所自出之土。
  • 3:24 于是把他赶出去了;又在伊甸园的东边安设基路伯和四面转动发火焰的剑,要把守生命树的道路。

基路伯就是天使。据阿卡德语(Akkadian language),“karibu”(卡黎步)含有保护的意思。巴比伦宫门前还有这样卡黎步的态像,旨在禁止人撞入宫庭。或者作者的意思是说:始祖亚当夏娃被上帝从乐园中驱逐出去后,绝对没有进入的希望。

上图:亚述强敌乌拉尔图(Urarṭu)人的生命树,来自阿尔吉什提一世(Argishti I,主前786-764年在位)时代的铜盔残片,出土于亚美尼亚首都附近的特什拜尼(Teishebaini)。乌拉尔图位于黑海东南部和里海西南部的亚美尼亚高原。「生命树」的记忆存在于各个古代文明之中,以不同的形式出现在古代苏美尔人、埃及人、巴比伦人、亚述人、中国人、印度人和乌拉尔图人等许多古代文明的文献和遗址里。这从侧面佐证人类的祖先都来自伊甸园。g
上图:亚述强敌乌拉尔图(Urarṭu)人的生命树,来自阿尔吉什提一世(Argishti I,主前786-764年在位)时代的铜盔残片,出土于亚美尼亚首都附近的特什拜尼(Teishebaini)。乌拉尔图位于黑海东南部和里海西南部的亚美尼亚高原。「生命树」的记忆存在于各个古代文明之中,以不同的形式出现在古代苏美尔人、埃及人、巴比伦人、亚述人、中国人、印度人和乌拉尔图人等许多古代文明的文献和遗址里。这从侧面佐证人类的祖先都来自伊甸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