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

我们在诸圣中的教父、教会圣师

圣耶柔米所著

首位独修士圣保罗的生平

序 言

对于谁是在旷野中过独修生活的第一人,许多人有争议。一些人追溯到真福厄利亚和洗者若翰,认为他们是最初的独修士。但是,对我们而言,厄利亚似乎更是一位先知,而非修士,这对若翰亦然,他甚至在尚未出生时就发了预言(路1:44)。其他人则说安当是第一位独修士,许多人都持这种观点,但却并不全对。因为第一位独修士并不同于第一个鼓励他人过独修生活的人。甚至连安当的门徒──亚玛塔和玛加略,前者埋葬了安当的遗体──现在也主张代巴依德的保罗是独修生活的先驱。我自己就倾向于此观点。尽管如此,仍有许多人会重复说,各种各样有关独修士保罗的故事(诸如:保罗只是一个住在地洞里的长发及踝的人,以及人们所发明出来的冗长无益的故事)都是些奇思怪想。对这些鲁莽的谎言需要加以驳斥。

因此,当我看到拉丁人和希腊人现在正勤于出版安当的行实,就决定写下一些有关保罗生平始末的事。这不是因为我对我自己的能力有极大的信心,只是因为至今它仍未被记载下来。在他一生的大部份时间里发生了些什么,或他与撒殚进行了怎样的战斗,还未为任何人所知。

第一章

在德基乌斯和瓦莱里安教难时,迫害的狂风暴雨使埃及和代巴依德的许多教堂成为废墟。就在这一时期,高尔乃略在罗马,西彼廉在迦太基,光荣地倾流了热血。为基督之名被交付于刀剑之下被认为是真基督徒的祭献。但是仇敌魔鬼想要控制的是人的灵魂而非人的肉体,牠们发明了致人于死地的精细而托延的方法。正如受过这样之苦的西彼廉所说:「虽然他们想要死,但死亡却并未给予他们。」我要给你们两个这样的例子,好使你们更好地理解魔鬼的残忍。

第二章

有一位的殉道者,他在刑架上受烧红的铁块烙烤,却仍坚定保存信仰。因此,他们命人给他浑身涂上蜂蜜,把他双手反绑置于烈日之下,希望即便烈日的炙烤不会令他背教,他也会屈服于昆虫的叮咬。

第三章

他们命人将另一个青春年华的少年带到一个怡人的小花园里,花园里开满百合花和红玫瑰,一条潺潺的溪流从园中流过,微风吹拂,树叶飒飒作响。他们让那少年躺在羽绒床上,用柔软的丝绳把他绑在床上,免得他逃跑,就这样把他留在园中。他们走后,一个美貌的娼妓进入园内,开始轻抚他的身体,拥抱他,想要把他撑握在自己手中。所有这些实在令人羞于叙述,那女人想要激起他的情欲,好使自己赢得可耻的胜利。我不知道这位基督的战士是如何做的,或者他是如何做出决定的。刑罚所不能做到的,逸乐会得胜吗?最后,当那娼妓要亲吻他的脸时,这少年受到上天的启示,咬断自己的舌头,把它吐到那女人的脸上。于是,随之而来的剧痛比情欲的感觉更为强烈。

第四章

当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保罗大约十五岁。他和他已结婚了的妹妹父母双亡,但父母给他们留下了大笔财产。他受过良好的希腊文和科普特文教育,有极高的造诣。他生性温文尔雅,深爱上帝。当教难的风暴来临时,他秘密地逃往一个偏远的村庄。那时,本应保护他的妹夫却想要出卖他。妻子的眼泪、家庭的纽带、甚至在上鉴察一切的上帝,都不能阻止他的恶行。残酷暴行会驱使人们像敬畏上帝的人那样地采取极端的行为。

但是,这位最谨慎的青年听到此事后,就逃到旷野里的深山中,等待教难的结束。尽管那里缺乏生活的必需品,但他却非常喜爱这样的生活,他渐渐迁移到人迹罕至之处,最终到了一座岩石形成的山,山脚下有一个很大的山洞,洞口有一块大石挡着。他移开大石,进入洞中,满怀好奇之心,想要探究有什么不为人所知的事,他发现里面有一个寛敞的空间,洞的上方有一个朝天的孔,一棵古老的棕榈树的树枝遮蔽着那个孔。那里有一股泉水,泉水由泉源涌出,浸润着大地。在山脚下还有一些小的建筑物,里面有铸造钱币用的刀、铁砧和木槌;埃及人的书中告诉我们,在安东尼和克莱奥帕特拉共同执政时,这里曾是秘密的造币厂。

第五章

他以感恩之心接受了上帝赐给他的这个居所,开始在祈祷和静独中度日。棕榈树给他提供了食物和衣服。为使你们不要以为这是不可能的,我呼求耶稣和祂的圣天使作证,在邻近叙利亚的撒拉森人的旷野,我亲眼看到一位隐士,三十年来他只吃面包和污浊的水度日。另有一人生活在一个用叙利亚人异教方言称为库巴的旧水池里,每天只吃五个干无花果维生。对那些没有信仰的人来说,这样的事似乎都是不可信的,但对那些信的人,所有这些事都是可能的。

第六章

言归正传,当保罗一百一十三岁时,九十高龄的安当仍生活在旷野的另一处。那时,安当说他想知道在旷野里是否有比他更成全的修士。当他晚上睡觉时,上帝启示他在山里有一位比他更好的人,并让他急速前去拜访他。天一亮,这位可敬的长老就出发了,却不知应往哪里去,他拄着木杖以支撑他那羸弱的肢体。正午的烈日在他头顶暴晒,但他却根本没有放弃已开始的旅程的意思。

他说:「我信我的上帝,祂会如祂所应许的,将自己的仆人指示给我的。」

话音刚落,他就看到一个半人半马的生物,就是诗人们称之为Hippocentaur的怪物。他一看到它,就在前额画十字圣号。

「哎!上帝的仆人住在哪里?」他高呼道。

那怪物发出奇特而近乎疯狂的声音,它说着不知何意的话语,脸被鬃毛遮盖着,想要使安当明白它的意思。之后,它用右手指向所要指的方向,向着村庄的方向以鸟儿飞行的速度跑去,从视野中消失了。我并不确知这是否是想要惊吓安当的魔鬼的幻像,或者这只是旷野里的一种动物(那里是各种各样怪兽滋生地)。

第七章

安当大为震惊,当他从所看到的一切中回过神来后,又往前走了一小段路。不久,他看到在一个山洞中有一个小矮人,这人长着弯弯的鼻子,额上长着角,下半身长着羊的蹄子。安当看到后,像一个勇士那样地手执信德之盾,佩戴着望德的护心镜(弗6:14),虽然安当有些害怕,这怪物却做出了友善的表示,给了他一些椰枣,作为旅途的食粮。安当接受了,走近那怪物。

「你是何物?」安当问道。

「我是可朽之物,」他回答说:「是异教徒以法盎斯、撒谛尔及英库比之名朝拜的旷野居民之一。我来到你这里,作为来自我的人民的特使。我们恳求你为我们祈求我们共同的上帝,我们知道祂来拯救世界,祂的声音传遍普世(咏19:4)。」

听到这些话,我们年高德厚的旅行者的脸上不禁热泪滚滚,内心洋溢着巨大的喜乐。因为他正因克胜撒殚的基督的荣耀而欢欣,与此同时,他也为自己能听懂那物所说的话而感恩。他用手杖击地,高呼:「亚历山大,你有祸了,你敬拜怪兽而不崇拜上帝;娼妓之城,你有祸了,全世界所有的魔鬼集中在你那里!现在你能说什么呢?因为那怪兽讲论基督,而你却仍不敬拜基督而敬拜怪兽。」

他刚一说完这话,那长角的动物就仿佛长了翅膀一样地离开了。为了使人不受到试探,不信所发生这一切,你要记得,在君士坦提乌斯皇帝在位期间,整个世界都为这事作证:一个这样的活物在亚历山大里亚城里被展出,供民众观看。后来为避免它的尸体因天气炎热而腐烂,人用盐把它腌了,带到安提约基雅,皇帝本人也看到了。

第八章

言归正传,安当继续他的旅程,沿着野兽的足迹进入荒无人烟的广阔旷野。他不知道要如何做,也不知道自己会被带到何处。又一天过去了,他并没有感到不安,他坚信基督不会弃他不顾。第二天晚上,他彻夜在黑暗中祈祷,在黎明微弱的亮光中,他看到一只狼,口干舌燥,向一座山的山脚跑去。安当看到它跑去的地方,就尾随着它,那只狼进了一个洞穴,就不见了,安当向洞穴走去。他开始向洞穴内观看,却没有发现什么满足他的好奇心的东西,因为洞内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但是,正如经上所说,「圆满的爱把恐惧驱逐于外」,安当像一个熟练的探险者一样,屏息慢慢步入洞内。他一点一点向里走,不断停下来,突然他听到一个声音。之后,在一片黑暗中,他看到远处有道亮光。安当急切地朝着亮光走去,他的脚碰到一块石头,发出很大的声音。真福保罗听到这声音,(以为是狼),就把开着的门关上了,想要把狼关在外面。安当来到门口,俯伏在地,求保罗让他进去,直到第六时辰。

安当说:「你知道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为什么来。我知道我不配见你。但是,除非见到你,我不会离开。你允许野兽到你这里,却为什么把人赶走?我寻找你并找到了你。我敲门,因此请你开门!如果你不开门,我就死在你门口。你就不得不埋葬我的尸体。」

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不断祈求。英雄遂以简短的话问他。 保罗说:「如果有人想要胁迫他人,他肯定不会这样祈求。没有一个如此痛哭流涕的人会伤害任何人,但是,既然你自己说要死在这里,又为什么会怀疑我不会打开我的门呢?」

保罗终于微笑着打开门。他们互相拥抱,彼此称呼对方的名字,互相问候,一起感谢上帝,给予对方神圣之吻,就坐了下来。

「现在,」保罗说,「看看你费尽千辛万苦找到的是什么:只是个不修边幅、白髪及臂的虚度年岁的人。看,我只是个人,不久就要成为灰土。但是,既然『爱德凡事包容』(格前13:7),请告诉我,人类现在怎么样?是否在古老的城市里有新的建筑建起?世界被统治得如何?是否有人仍处在魔鬼的权能之下?」

第九章

两人正谈话之际,看到一只乌鸦进来停在树枝上。他们惊奇地看着它,那乌鸦轻轻地飞了下来,放下一整块饼,就飞走了。

「多么奇妙啊!」保罗说。「六十年来,至仁至慈的上主每天给我送来半块饼。现在,因为你的前来,祂派祂的仆人送来两倍的量。」

他们感谢了上主所做的工,就在泉水边坐了下来。从那以后,直到晚上,他人都在争论由谁来分饼。保罗说应由客人来做,而安当则说应由长者来分。最后,他们达成妥协,由他们每人拿住饼的两端把饼擘开,结果他们每人吃了手中所持的半块饼。之后,他们每人低头喝了些水,就彻夜祈祷,向上帝奉献赞美之祭。

第十章

当白昼再次来临时,保罗对安当说了这些话: 「弟兄,我知道你住在这一地区,已有很长的时间了。上帝应许我,有一天祂会派遣你来,做我的同仆。但是我离世的时间已近了,我一直渴望『解脱而与基督同在一起』(斐1:23)。『这场赛跑,我已跑到终点。正义的冠冕已为我预备下了。』(弟后4:7-8)上主派你来将我的尸体葬在土里。你确实会使土归于土。」

想到要被抛弃,安当悲伤哭泣起来,祈祷自己能分享和他分享这一旅程。

「你不必知道我的死期,」保罗说,「但应知道另一件事。你所要做的是跟随羔羊,直到你放下肉身的重负的时候来临,这是为了让其他弟兄追随你现在所要做的榜样。因此,趁着还来得及,快去把亚大纳削总主教给你的斗篷拿来给我,你好用它来包裹我的尸体。」

真福保罗要这斗篷并不是因为他极在意是否他的遗体会穿着衣服或赤裸着腐烂,因为他身穿棕榈树叶做成的衣服已有很长的时间了。他这样是为减轻因保罗即将到来的死,在安当离开后带给安当的忧伤。

第十一章

听到保罗说到亚大纳削和他的斗篷,安当非常震惊。但是,就仿佛自己正在聆听基督亲口所说的话语一样。他的内心怀着对敬畏上帝之情,不敢做其它事,只是静静地含着眼泪吻了保罗的双眼和双手,就起身返回后来被撒拉逊人占领的修道院。他的行程并不轻松,他年事已高且常年守斋,因此,他的身体很虚弱,但他的心灵却使他克服了年龄的影响。最终他终于走完了路程,气喘嘘嘘、筋疲力尽地来到自己的修道小屋。一直以来照顾他的两个门徒跑出来迎接他。

「父啊,这段时间你在哪里?」他们问道。

「我这罪人有祸了。」安当答道,「称我为修士,是在骗人。因为我在旷野里真地看到了厄里亚和洗者若翰,还有在乐园里的保罗。」

他没再多说什么,只是捶着自己的胸膛,从小屋里取出斗篷。

「你不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吗?」门徒问。

「缄默有时,言谈有时。」(训3:7)他回答说,随即出发,沿着来时的路走了,甚至连些许的食物都没有取,他只想着保罗,渴望见到他,亲手为他画像。因为他担心在自己不在时,保罗会将灵魂交给基督。事实上,事情正是这样的。

第十二章

第二天的第三时辰,安当看到保罗身穿如同雪一样白的闪闪发光的长袍,在先知和天使的歌团中升到天上,他立即俯下首去,把头埋在沙里,痛哭流涕。

「保罗,你为什么离我们而去?」他高呼道,「你为什么未经道别就走了?现在我才刚开始认识你;为什么你突然离去?」

真福安当后来说,他简直像飞一般地快速跑完了接下来的路程。事实也确是如此。当他进到洞穴里时,发现保罗跪着,双手伸开,身子一动不动。安当开始还以为保罗在祈祷,于是他也祈祷了起来。但是,他没有听到保罗发出惯常的应答声,就含着眼泪跑到他面前亲吻他,发现那确实只是这位圣者的遗体。于是,安当向万物为之生活的上帝献上了为亡者祈祷的经文。

第十三章

他唱着传统的基督教赞美诗和圣咏,把保罗的遗体包好,搬到外面。他为自己没有铲子掘地而感忧愁,想着此事,设想着种种可能的方法。

「如果我回修院去取,」他说,「要用三天的时间。如果我留在这里,却又什么也不能做。因此,若是合适,就让我死在这里吧。基督啊,让我在你的斗士保罗身边呼出我的最后一口气吧。」

就在他为此感到困惑时,他突然看到两只狮子从旷野里向他奔跑过来,它们的鬃毛随风飞舞。起初,安当很害怕,之后,他的思想回归上帝,他静静地站在那里,好像他正看着的只是两只鸽子而已。狮子直奔圣人的遗体,伏在他的脚前,高声吼叫,安当明白它们在以它们所知道的唯一方式哀悼(保罗的死)。之后,它们就开始稍远处掘地,掘了一个足以埋葬一个人的坑穴。它们仿佛是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寻求赏报一样,走向安当,两耳竪起,伸出颈项,舔他的手和脚。安当明白它们是在求他祝福。他毫不迟延地向基督倾诉赞颂:甚至连不会说话的动物也仰望上帝。

「上帝啊,若无你的许可,一片树叶也不会从树上落下,一只麻雀也不会掉在地上,愿你的旨意在这些受造物身上承行。」

他用手示意狮子离开。它们走后,安当把保罗的遗体背在自己上了年纪的肩上,把它放在墓穴中,盖上土,按风俗堆了一个土堆。第二天天一亮,作为这位未留下遗嘱的人唯一继承人,安当拥有了保罗为自己用棕榈叶编织的外衣。他回到自己的修道院,将所发生的每一件事都告诉了自己的门徒。从那以后,每当复活节和五旬节,安当都要穿上保罗的外衣。

第十四章

作为这篇短文的结束,我要问那些不认识他们所继承的是怎样的产业的人,那些住在大理石大厦中的人,那些确信独生子会有益于他们的全部财产的人,请问这位赤身裸体的老人可曾缺少过什么东西?你们用镶嵌宝石的酒杯饮酒,他却满足于自己的一杯水;你们身穿金丝绣成的外衣,他的衣服却比你们奴隶的衣服还粗糙。但是,对他而言,乐园的大门因他的赤贫而开启,你们却凭你们的金银继承地狱。他赤身裸体,却穿上了基督,你们绵衣华服,却失去了基督的庇护。保罗被埋葬在贫瘠的土地中,他要在荣耀中复活,你们吹嘘着自己奢华的坟墓,却要为你们所做的一切所焚尽。我乞求你,至少拿出你们所珍爱的财富中一部份与人分享。为什么你们身穿金衣下葬呢?怎么你们的虚荣心甚至在哀悼的眼泪中都不能得满足呢?难道你们以为死尸穿着银衣就不腐烂吗?

我祈求凡阅读这故事的人,请你们记念耶柔米,一个罪人,如果主给他选择的话,他宁愿选择保罗的外衣及他的所有功德,也不会选择君王的紫红袍及他们的王国。

首位独修士圣保罗的生平终。

愿光荣归于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