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 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他叫你们活过来。
  • 2:2 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
  • 2:3 我们从前也都在他们中间,放纵肉体的私欲,随着肉体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为可怒之子,和别人一样。

1-10一段,可视为罗马书1-8章的一个纲要;罗所讲的大论题是:不论犹太人或外邦人都是在罪恶的权势之下,他们的得救,都是因着上帝的恩典,而不是因着自己的行为;都是因主耶稣的宝血变成一个“新造的人”,成为上帝的儿子,所以都应该弃绝邪恶而努力行善,且在基督内生活。这些道理都在以弗所书2:1-10一段内提纲挈领地陈述了出来。至于本章如何与1章联贯起来,我们认为这问题的解答是这样:保罗在1章先阐明上帝救赎人类的计划(3-14),以后恳切祈求上帝把这救恩丰富地赐予以弗所的信友们(15-23)。在本章内,保罗就说上帝实在在以弗所信友们身上实行了他的这种救世计划。可是在上帝实行这救恩的伟大计划之先,信友们是在什么环境之下呢?无论是外邦人或是犹太人都是在过犯和罪恶中度着魔鬼奴仆的生活。所以保罗先向归化的外邦人发言(1-2),以后描述犹太人的可怜处境(3)。读者应该注意本书,尤其本章内两个明显的或暗含的对峙语词,即“从前”和“现今”的对峙。“从前”一词是指世人尚未信奉基督的旧时代。“现今”或“今世”则指示世人已信仰基督的新时代。这种对峙的语法在罗内也是极明显的(参阅罗马书1章)。“从前……”一句是说外邦人在归顺基督以前是在各种罪恶中生活行动(罗马书1:18-32)。“随从今世的风俗”一句是说倾向那反对上帝的世界精神(约翰一书2:15-17,4:9等);“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一句是指撒但。撒但的住所原是地狱,但上帝让撒但与附从他的魔鬼遍游空中,引诱世人(约伯记1:7-19)。魔鬼的势力是极雄厚可怕的(彼得前书5:8),但是这种势力特别“在悖逆之子心中”,即在外邦人身上发生作用。称外邦人为“悖逆之子”,是因为他们“行不义阻挡真理”(罗马书1:18),顺从了世俗和魔鬼。至于犹太人他们更不能,也不该自夸,虽然他们蒙受了上帝的恩召和接受了上帝的启示,但是他们的行为与外邦人的行为没有两样,他们顺从了“肉体的私欲”,并且由于自己的罪行而变成了上帝愤怒的对象,如同外邦人一样。上帝的选民所以到了这种可怜地步,是因为人“生来”便有一种坏的偏向,时常倾向邪恶,如无上帝的圣宠,是无力行善的;换句话说,人生来就带着原罪,自然爱作私欲所喜好的事,不喜欢作上帝所喜悦的事。参阅罗马书5:12-21并注。

  • 2:4 然而,上帝既有丰富的怜悯,因他爱我们的大爱,
  • 2:5 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你们得救是本乎恩)。
  • 2:6 他又叫我们与基督耶稣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
  • 2:7 要将他极丰富的恩典,就是他在基督耶稣里向我们所施的恩慈,显明给后来的世代看。

人类的处境——犹太人亦包括在内——本来是极悲惨,没有希望的,但是“上帝既有丰富的怜悯,因他爱我们的大爱”,改变了世人的不幸。人的这种福分唯独由上帝圣子而来,或更好说,上帝救赎了我们,因为上帝在创世之前,就“在基督里”爱了我们。所以他预先知道我们,预先注定我们,预先拣选我们,使我们称义成圣,最后荣耀我们:这一切都是上帝“在爱子内”,即为了他的爱子而实行的,因为上帝决定要宇宙和教会荣耀他的爱子,通过爱子去荣耀他自己——上帝圣父。“我们死在过犯中”一句,是指肉身的死亡和灵魂的死亡,保罗在此明明暗示创世记3章。虽然我们因过犯死了,但因为上帝“在爱子内”早已爱了我们,他不但没有消灭犯罪的人类,而且反使他们,即那些因信称义的人,同基督一起生活,一起复活,同基督一起坐在天上。“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即指人脱离罪恶而称义,成为上帝的儿子;称义也包括肉身与基督一起复活(罗马书8章;哥林多前书15章):这些鸿恩都是藉信心和圣洗圣事而获得的(罗马书6章)。“与基督耶稣一同复活”和“一同坐在天上”的这种有密切连系的恩惠,要等上帝的儿子死了(腓立比书1:21、22),才能得到;不过这种暂时的获得尚不能说是圆满的,为能充分地得到与基督“一同坐在天上”的真福,必须等待耶稣第二次来临,使人复活的时候,那时灵魂和肉身都要享受永福。保罗在腓立比书3:20-21两节内说得很对,他说:“我们却是天上的国民,并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稣基督从天上降临。他要按着那能叫万有归服自己的大能,将我们这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和他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复活和与基督一同坐在天上,虽然是未来的事,但却是确切真实的,如同我们“称义”一样的确切真实。所以保罗用“过去时态”说基督使我们复活了,使我们与他同坐在天上了。假使信友们注意到自己所要得的福分,就不得不承认获得救恩,完全是出于上帝的恩宠(5)。如果再进一步问:上帝为什么这样行事呢?保罗在7节予以答复。7节的大义是说:上帝在创世以前,即在基督内对我们满怀慈悲,爱了我们;我们的罪恶不但不能使他不爱我们,而且还使他爱我们的心更为热烈,对我们更为慈悲;因此,降生为人的圣子爱了我们。且“爱我们到底”(约翰福音13:1)。耶稣这样爱人到底,就是因为上帝圣父爱人到底的缘故。“他在基督耶稣里向我们所施的恩慈”一句,只能用圣约翰的话来解释。圣约翰说:“上帝竟这样爱了世界,甚至赐下了自己的独生子„„”(若3:16注九)。的确,世世代代的信友们,只要他们想到圣子的降生和他在十字架上的圣死,就会看出上帝的爱,是何其高深,何其伟大。耶稣的十字架,不断地把上帝的这种爱显示给未来的世代。“后来的世代”一句显示保罗对耶稣再来临的思想,至少他在写这书信的时候,不主张这未来的世代就是即将发生的事。

  • 2:8 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上帝所赐的;
  • 2:9 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
  • 2:10 我们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上帝所预备叫我们行的。

8、9两节可视作罗马书4章的纲要。保罗一再声言:我们的得救完全是由于上帝的恩惠。为获得这个救恩,人不能仗赖自己的功行,但要怀有亚伯拉罕所有的信心,即一种慷慨而活泼的信心,去投靠上帝圣父。上帝的儿子由于有这种信心,必须励行各种善工,如同一个孝子由于爱自己的父亲,凡事服从一样。学者们都主张这种解释。至于10节,似乎还蕴藏着更深奥的思想,所以我们再进一步加以研究。“我们原是他的工作”一句,显然不是说我们按自然次序是上帝的受造物,而是按“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那句话,说明信友们是“新造的人”(加拉太书6:15)。新造的人、也就是新人不但应该在基督内居住,而且还该同他一起动作。在基督内所行的事,本是上帝所预备要我们实行的;换言之,既然我们在基督内成了天父的儿子,就应该度一种新生活,即度耶稣所度的生活(参阅罗马书6:4,8:4;加拉太书5:16;歌罗西书2:6等)。

  • 2:11 所以你们应当记念:你们从前按肉体是外邦人,是称为没受割礼的;这名原是那些凭人手在肉身上称为受割礼之人所起的。
  • 2:12 那时,你们与基督无关,在以色列国民以外,在所应许的诸约上是局外人,并且活在世上没有指望,没有上帝。

为使归化的外邦人更珍视现今所得的上帝儿子的地位(13等),保罗请他们回忆他们昔日的情形。如今他们成了光明之子,然而从前他们却是以赛亚所说的“在黑暗中行走的百姓”(以赛亚书9:1)。那时他们为受割礼的犹太人所轻视,并被犹太人称为“未受割礼的人”;虽然割礼本身算不得什么(加拉太书5:6),但“未受割礼的人”这个绰号却表示外教人的堕落。唯一神论的受割礼的犹太人轻视未受割礼的外邦人的最大原因,是因为他们不认识真上帝;这种评议是对的。保罗在此提出五个缺点,说明教外人昔日委实在黑暗中生活行动:(1)“你们与基督无关”,即谓没有对弥赛亚的希望;(2)“在以色列国民以外”,即谓不属于上帝的选民;(3)“在所应许的诸约上是局外人”,即谓在上帝和以色列民所立的盟约上没有分;(4)“活在世上没有指望”,尤其在关于复活和永远赏报上没有希望;(5)“没有上帝”,外邦人虽然崇拜许多神明,但却没有认识和敬畏惟一的真上帝。参阅约翰福音17:3等。

  • 2:13 你们从前远离上帝的人,如今却在基督耶稣里,靠着他的血,已经得亲近了。
  • 2:14 因他使我们和睦(原文是因他是我们的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
  • 2:15 而且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就是那记在律法上的规条,为要将两下藉着自己造成一个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

从这些悲惨的情形上,可以看出外邦人昔日离上帝很远,而犹太人离上帝较近。在这两个民族中间有一道墙阻隔着,这墙壁就是摩西的律法,特别是这律法上繁琐而不必要的规条,和那些为外邦人所不愿接受的圣洁规定与割礼。犹太人因为有摩西律法,便沾沾自喜,而轻视外邦人。外邦人大抵说来,只觉得犹太人的律法,过于繁文缛礼,所以对犹太人也加以仇视。这种律法可以说就是两个民族互相“仇恨”的缘故。这已是从前的事了。现今,耶稣来到世界上了,他的确应验了以赛亚先知的话。先知说:“我造就嘴唇的果子;愿平安康泰归与远处的人,也归与近处的人;并且我要医治他”(以赛亚书57:19)。根据先知这句话的意思,上主见自己的人民,越来越远离正道,便起了怜悯的心思,决定治疗他们的创伤,再把平安赐予远近的人(即一切人)。领他们再回到一个慈父的怀里。远近的人在保罗看来,就是外邦人和犹太人,他们都缺乏上帝的荣耀,都需要上帝的仁慈(罗马书2:1-11,3:23等)。事实上,富于仁慈的上帝,现今在基督内使远近的人合而为一了,因为那暂时的律法因基督的宝血而被取消了,基督以自己的身体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壁,创造了一个新的而包容万民的选民,即“上帝的以色列”——圣教会(加拉太书6:16)。如此,耶稣不但宣布了和平,而且还成了我们的和平,因为凡信他,藉着他和在他内的人,便是与上帝和好了的人(罗马书5:1-3)。信友是个“新人”,一个新受造物(10,15),因为他是在基督内受造的。

上图:在新约时代圣殿的外邦人院和内院之间,有隔断的墙。
上图:在新约时代圣殿的外邦人院和内院之间,有隔断的墙。

  • 2:16 既在十字架上灭了冤仇,便藉这十字架使两下归为一体,与上帝和好了,
  • 2:17 并且来传和平的福音给你们远处的人,也给那近处的人。

16、17两节是13-15一段经义的引伸。耶稣的十字架,即耶稣的献祭——他的身体——使外邦人和犹太人双方“归为一体”,这“体”字即指的圣教会,并且也藉着自己的十字架使那些对他的宝血怀有信仰的人(3:25注),与上帝和好。圣约翰说:“耶稣将要替这一国死;也不但替这一国死,并要将 神四散的子民都聚集归一”(约翰福音11:50、51)。约翰的话可做本段经文最适切的注脚。

  • 2:18 因为我们两下藉着他被一个圣灵所感,得以进到父面前。
  • 2:19 这样,你们不再作外人和客旅,是与圣徒同国,是上帝家里的人了;
  • 2:20 并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稣自己为房角石,

既然与上帝和好,成了上帝的儿子,不论我们是犹太人或是归化的外邦人,都能与天父亲近。“得以进到父面前”一句是与“你们远处的人”一句相对。我们应当注意的是18节内指出了上帝三位的道理:信友是藉耶稣基督的宝血,在一个圣灵内进到天父面前的。“一个圣灵所感”一句,是说信友由基督手中领受了上帝圣灵,或是说信友既住在基督内,便也获得他的元首所有的圣灵(罗马书8章;约翰福音1:16和注)。信友们由于得有基督的圣灵,他们的崇高地位便更彰明昭著了。保罗在19-22四节内就是描述信友们的这个崇高地位。保罗的这些话虽然是直接向那些归化的外邦人而发的,但是他所提出的信友特权和理想,却属于一切信友,属于整个圣教会。归化的外邦人不再是远处的人,不再是外方人或旅客,“是与圣徒同国,是上帝家里的人”,和其他信友一样,享有同样的特权,负有同样的使命,具有同样的义务。保罗称教会为上帝的家,但是他忽由“家”的意义而转移到“建筑物”的意义上:这个“建筑物”不是一个寻常的房屋,而是一座圣殿;这座壮丽的建筑不是用死的石块,而是用活石建筑起来的(彼得前书2:4),且是在永生的耶稣基督这角石上建筑的。使徒和先知们便靠着这块角石作了教会的基础。参阅马太福音16:18并注。“使徒”一词,我们以为是指耶稣所选的十二位使徒和教会初期被称为“使徒”或“使徒”的人。教会初期这些被称为“使徒”或“使徒”的人,或是由耶稣的使徒所选出,如马提亚(使徒行传1:21-26),或是由使徒所派去传扬福音的人(参阅哥林多前书12:28并注)。有的学者主张“使徒”一词在此仅指十二位使徒和保罗(启示录21:14)。“先知”一词,不是指旧约时代的先知,而是指新约时代的先知。关于先知的使命和职分,参阅使徒行传11:27;哥林多前书12:10,14:2、11、29并注。基督为“房角石”这个称号,应当按哥林多前书3:10-15和以赛亚书28:16两处加以解释。保罗亦如彼得(彼得前书2:6),明明引用以赛亚书28:16的话说:“看哪,我在锡安放一块石头作为根基,是试验过的石头,是稳固根基,宝贵的房角石;信靠的人必不着急。”这块奠基石就是基督,这是初期教会所深信不疑的(使徒行传4:11;马太福音21:42;罗马书9:33,10:11等)。

  • 2:21 各(或译:全)房靠他联络得合式,渐渐成为主的圣殿。
  • 2:22 你们也靠他同被建造,成为上帝藉着圣灵居住的所在。

圣教会由于是建筑在基督身上,是藉圣灵圣化了的,便“渐渐扩大”,成为主的圣殿。在马太福音21:28-42一段耶稣是以葡萄园的比喻阐明的,在约翰福音15:1-5一段是以葡萄树的比喻表达出来的。初期的教父把诗篇80:8-11的话贴在教会身上,这首诗篇的话把圣教会的“扩大”,描写得非常美丽:“你从埃及挪出一棵葡萄树,赶出外邦人,把这树栽上。你在这树根前预备了地方,它就深深扎根,爬满了地。它的影子遮满了山,枝子好像佳美的香柏树。它发出枝子,长到大海,发出蔓子,延到大河。”(参阅以赛亚书5:1-8)。圣教会不但不断地扩张,而且又是被圣灵圣化的:教会本身和教会内的每个肢体(每一肢体即每一信友)只要不犯重罪,而“依靠圣灵去治死肉身的行为”,圣灵就住在他心中(罗马书8:13,9),意思是说:他成了上帝圣灵的圣殿和住所,(参阅哥林多前书3:16,6:19;哥林多后书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