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1 基督释放了我们,叫我们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稳,不要再被奴仆的轭挟制。
  • 5:2 我保罗告诉你们,若受割礼,基督就与你们无益了。
  • 5:3 我再指着凡受割礼的人确实地说,他是欠着行全律法的债。
  • 5:4 你们这要靠律法称义的,是与基督隔绝,从恩典中坠落了。

上图:主后4世纪古罗马奴隶颈圈,上面写着:「我逃跑了,抓住我!如果你把我送回主人Zoninus那里,你会得到一个苏勒德斯金币」。奴隶制是罗马帝国经济的支柱,意大利有三分之一的人口是奴隶,整个帝国有五分之一是奴隶,服务于罗马生活的所有领域。奴隶被认为是罗马公民的必需品,他们通常是战俘、奴隶母亲的后代或被绑架者,在奴隶市场被出售。奴隶没有任何权利和地位,必须完全按照主人的要求做任何事,逃奴可能会被处死。如果奴隶杀死了主人,家里的所有其他奴隶都将被处死。一些来自希腊的奴隶受过良好教育,成为主人孩子「训蒙的师傅」(加三24)。一些公共奴隶为帝国建造道路和其他公共设施,担任城市的文员和收税员。古罗马的会计师、医生和妓女常常是奴隶。
上图:主后4世纪古罗马奴隶颈圈,上面写着:「我逃跑了,抓住我!如果你把我送回主人Zoninus那里,你会得到一个苏勒德斯金币」。奴隶制是罗马帝国经济的支柱,意大利有三分之一的人口是奴隶,整个帝国有五分之一是奴隶,服务于罗马生活的所有领域。奴隶被认为是罗马公民的必需品,他们通常是战俘、奴隶母亲的后代或被绑架者,在奴隶市场被出售。奴隶没有任何权利和地位,必须完全按照主人的要求做任何事,逃奴可能会被处死。如果奴隶杀死了主人,家里的所有其他奴隶都将被处死。一些来自希腊的奴隶受过良好教育,成为主人孩子「训蒙的师傅」(加三24)。一些公共奴隶为帝国建造道路和其他公共设施,担任城市的文员和收税员。古罗马的会计师、医生和妓女常常是奴隶。

教友的自由,按保罗的神学,是指舍弃罪恶,摆脱律法,与出离死亡而言,但在此,如在罗马书7章,8:1-4是特指摆脱律法而言。加拉太人在未领洗之前是什么律法的奴隶呢?他们既不是犹太人,所以不是摩西律法的奴隶;他们是外邦人(4:8),所以曾是“懦弱无用的小学”的奴隶(4:1、9和注),即外教迷信的奴隶。现在基督从这小学中解救了他们,就如从摩西的律法中解救了犹太人一样。他们既然在基督内获得了自由,就不该再去遵守摩西律法,负这奴隶的轭(使徒行传15:10),只该信从保罗的话,服从基督(使徒行传4:12)。保罗按血统来说,原是个纯粹的犹太人(1:14;罗马书11:1),按身份来说,是基督的使徒,他基于这种理由,遂敢严厉警告他们说:或随从摩西,或随从耶稣,不能有什么折中的办法。摩西的律法和律法所特别重视的割礼,决不是唯一使人得救的途径,唯一使人得救的途径,就是基督:凡在基督以外寻求救恩的,绝对找不到救恩(宗4:12)。犹太主义保守派的教友对加拉太教友却说:只要他们接受割礼,便可得救;对于其他的摩西律法,如守洁与不洁等(肋11-16),不必遵守,因为他们不属于伊撒尔民族。保罗很激烈地反对这种说法,因为他们把割礼与耶稣的洗礼竟然等量齐观,说这两种礼仪既都是上帝制定的,应该一同遵行,不能有所偏废。为驳斥这一谬说,保罗不再在这里证明割礼已被废弃,因为在3、4两章中已详细证明旧约制度和它所包含的割礼已告结束;他在这里愿意讨论的,是谁若接受割礼,就该遵守摩西的全部律法,就如领洗的教友,应该遵守基督的全部律法一样(6:2和5:14-25)。也许加拉太人会说,为确保得救,更好这两种礼法一起遵守。但是这种想法,完全错误了,这样作,“是与基督隔绝,从恩典中坠落了”,因为“称义”只是藉着信心,由唯一的基督所获得的鸿恩(2:16-21;罗马书3:21-26等)。

  • 5:5 我们靠着圣灵,凭着信心,等候所盼望的义。
  • 5:6 原来在基督耶稣里,受割礼不受割礼全无功效,惟独使人生发仁爱的信心才有功效。

“靠着圣灵”一句中原文本无“圣”字,今从大多数希腊教父增一“圣”字,因为“灵”在此是指上帝圣灵。参阅罗马书8:11-17、23、26等。如以“灵”不作“圣灵”解,则即指圣灵所引导的灵魂。按此一意,有时译作“心灵”或“神魂”。讲法虽不一,但对于经文的原意,却无多大出入。

5节是针对那些“靠律法称义”的人而说的,这句话的语气与2:21颇相类似;保罗的意思是说,我们不能在错误的道路上,即律法上,寻求称义,但该在真理的道路上,寻求因信心和由圣灵而来的称义,且在称义以后,我们要以上帝儿子的身份,“等候所盼望的义”。这句话中的“义”可作两种解释,或作“恩典”解,即我们在现世已开始占有的“义”;或作“荣耀”解,即上帝在来世要赏给我们的圆满的永远的“义”。这两种解法都好,但按上下文看来,第二种解法更适合保罗的意思,即因我们已作上帝的儿子,我们便有权利希望获得上帝所恩许给我们的永福,天上永生的荣耀(罗马书8:19-25)。在新约制度下,受割礼与不受割礼在上帝的眼里是同样毫无价值(哥林多前书7:19),只有信心才是有价值和不可缺少的条件。但要注意,保罗在这里所说的信心是“使人生发仁爱的信心”,所以基督徒的信心是和爱德分不开的;一个有活泼信心的教友,时常为天父,为近人行事;若要更进一步明白“仁爱的信心”的意义,可参阅哥林多前书13章。5、6两节就如帖撒罗尼迦前书1:3;歌罗西书1:4、5,是论直接以上帝为对象的信、望、爱三德。

  • 5:7 你们向来跑得好,有谁拦阻你们,叫你们不顺从真理呢?
  • 5:8 这样的劝导不是出于那召你们的。
  • 5:9 一点面酵能使全团都发起来。
  • 5:10 我在主里很信你们必不怀别样的心;但搅扰你们的,无论是谁,必担当他的罪名。

你们向来跑得好!”保罗常喜用赛跑的比喻,见2:2;哥林多前书9:24-27;腓立比书3:14;提摩太后书4:7;加拉太教友以前跑得虽好,可是目前跑得不像从前那样好,且似乎有半途停顿的危险。使他们停顿的因由,本来不大,不过只是“一点面酵”的异端。所谓“一点面酵”似的异端是指迷惑性的“劝导”。这种“劝导”自然不是来自召选他们的上帝,而是来自十字架的敌人。保罗希望加拉太的教友不要陷在他们的网罗中。他信任他们不会变心,但是保罗警告那些撒稗子的人,“无论是谁”,是说不论他们依据谁的大名,或谁是他们的领袖,必应受当受的惩罚。是谁要惩罚他们呢?是保罗自己?或是上帝?不得而知。但看当时加拉太教会的光景,似乎是保罗以上帝的惩罚恐吓他们。参考罗马书16:20。

  • 5:11 弟兄们,我若仍旧传割礼,为什么还受逼迫呢?若是这样,那十字架讨厌的地方就没有了。
  • 5:12 恨不得那搅乱你们的人把自己割绝了。

很可能那些撒稗子的人,为更容易迷惑加拉太的教友,渲染说:保罗自己随时或给人实行(使徒行传16:3)或给人宣讲割礼呢!这完全是无理取闹。如果保罗真地宣讲割礼,为什么自开始宣讲福音直到现在,到处受犹太人迫害呢?可见保罗并没有宣讲割礼,反之他到处宣讲为犹太人的绊脚石,使犹太人跌倒的十字架的道理(哥林多前书1:23;罗马书9:32)。假使这“十字架讨厌的地方”没有了,就是说假使保罗不再宣讲十字架的道理,犹太人和保罗必定能够互相谅解,不致于发生任何冲突。“恨不得那搅乱你们的人把自己割绝了!”由此可知,保罗对这些扰乱分子真是忿怒填胸,才说出了这句极尽讽刺的话。

  • 5:13 弟兄们,你们蒙召是要得自由,只是不可将你们的自由当作放纵情欲的机会,总要用爱心互相服侍。
  • 5:14 因为全律法都包在“爱人如己”这一句话之内了。
  • 5:15 你们要谨慎,若相咬相吞,只怕要彼此消灭了。

在加拉太教友中,因着犹太主义保守派荒谬的宣讲,发生了一些互相敌对的派别,他们彼此争吵,彼此攻击,很可能不但动口,而且有时也动武:这由“相咬相吞”一语可以推知。当时在教友之间大概是有一些人想假托保罗所讲的福音的自由去过放荡的生活(罗马书3:8,6:1),另有一些人说福音律法,不像摩西律法那样有系统,使人容易明白:什么应当遵守,什么应当戒避。保罗针对这样复杂的处境,提出了耶稣的大诫命:爱;爱不但包含了上帝十诫,而且也包含由十诫所发生的其他一切摩西律法的规条;因此他说,谁遵守了爱的诫命,就算遵守了其他一切诫命(罗马书13:8-10;马太福音7:12,22:40等)。无论谁若把基督所赏赐的福音自由,当作放纵肉欲的藉口,便算是相反基督所颁布的爱德诫命,也就成了最可怜的人,成了罪恶的奴隶(约翰福音8:34)。凡是教友只该作基督的仆人(罗马书1:1)和弟兄的奴隶;如果他们“用爱心互相服侍”,便算满全了各种律法。

  • 5:16 我说,你们当顺着圣灵而行,就不放纵肉体的情欲了。
  • 5:17 因为情欲和圣灵相争,圣灵和情欲相争,这两个是彼此相敌,使你们不能做所愿意做的。
  • 5:18 但你们若被圣灵引导,就不在律法以下。

本来教友蒙受了上帝圣灵,便获得了上帝儿子的自由,因这儿子的名份,不但不该成为罪恶的奴隶,反而应该“顺着圣灵而行”。这句话是日后所写罗马书8章的中心思想,罗马书8章且可说是加拉太书5:16-26的最好注释。本章16、17两节,乍看起来,似乎与罗马书7:15-25相似,其实却大不相同。罗马书7着重人类在“称义”以前的光景,本处却着重在“称义”以后的光景。教友在领洗称义以后,在自身内还存留着肉身向恶的情欲,这种情欲和“圣灵”作对——亦可译作“心灵”,是指已领受圣灵的人灵,神学家称这样的人灵为有宠爱的灵魂。恩典和肉体常常“彼此相敌”,因此人总有一种行善如登作恶如崩的倾向。教友为满全律法,并为克服肉体的情欲,只有这一个办法:即“顺着圣灵而行”。关于这道理,金口圣约翰说:“昔日,圣灵既然还没有发显,我们只有藉着律法克服私欲;然而现在我们既已蒙受了圣灵的恩宠,何必还需要律法呢?一个人若已有了更好的向导(圣灵的恩宠),何必再去寻找别的启蒙师呢?因为一个饱学之士再也不需要一个小学教员的指导。”

  • 5:19 情欲的事都是显而易见的,就如奸淫、污秽、邪荡、
  • 5:20 拜偶像、邪术、仇恨、争竞、忌恨、恼怒、结党、纷争、异端、
  • 5:21 嫉妒(有古卷加:凶杀二字)、醉酒、荒宴等类。我从前告诉你们,现在又告诉你们,行这样事的人必不能承受 神的国。

19-23一段,先论上帝圣灵领导教友躲避肉身的私欲(19-21),后论上帝圣灵领导教友结出永生的善果(22,23)。保罗在这里列出一张罪恶与美德对比的目录。他这样作也许是有意叫加拉太的教友明了什么事应该戒避,什么事应该遵行。这类罪恶的目录,亦见于斯多亚派哲学家的著作中;但我们敢说保罗不是取材于那些哲学家,他唯一的资源只是旧约经书(申命记27:15-26;所罗门智讯14:25-31)和最初的“教理讲授”。参见罗马书1:29-31,13:13;哥林多前书5:10,6:9、10等处)。19-21节对“情欲的事”所列举的罪恶,不是说每样罪恶加拉太教友都犯过,只是泛论人能犯的罪过。虽然这个罪恶的目录没有什么逻辑的次序,但是解经家大半都如此分作四类:(一)顺从肉体情欲的罪恶:奸淫、污秽、邪荡;(二)背叛信心的罪恶:拜偶像、邪术;(三)相反爱德的罪恶:邪术、仇恨、争竞、忌恨、恼怒、结党、纷争、异端、嫉妒、凶杀;(四)违犯节德的罪恶:醉酒、荒宴。关于这些罪恶保罗从前曾告诫过他们,现在又旧话重提,叫他们尽量躲避,免得失落了天国。

  • 5:22 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
  • 5:23 温柔、节制。这样的事没有律法禁止。

与肉身的作为相对抗的是“圣灵所结的果子”(22,23),即圣灵在教友心内所结的善果。这些善果拉丁通行本载有十二种: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宽宏、仁慈】、信实、温柔、节制、【贞洁】

从古以来的神秘学家(Theologus mysticus)都认为这是一固定的数目,为此在译文中将希腊原文所无的三种补入,放在方括号内,使研究神秘学者知所适从。现在我们仍照原文所有九种神果依来特孚特的意见分作三类:(一)前三种是圣灵居于人类的善果;(二)中三种是教友待人的善果;(三)后三种是教友在行为上所表现的善果。“这样的事没有律法禁止”,这话的意思是说,照这样生活的人,就用不着律法了,因为人若有了这九样美德,必然是在上帝圣灵的引导之下生活,故此律法为他是多余的。譬如一个真有“仁爱”德行的灵魂,自然不会发怒,为他禁止发怒的律法岂不是成了多余的?识得保罗这道理,不禁使我们联想起奥古斯丁所说的那句名垂千古的金石良言:“你只管爱,就可任意行事”。

  • 5:24 凡属基督耶稣的人,是已经把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同钉在十字架上了。

加拉太的教友不要以为“顺着圣灵而行”,结出这么多善果,只是一种理想,其实并不是一种理想:因为凡领过洗礼的教友,便都是属于耶稣而归于他的死的人(罗马书6:3-7),已与被钉于十字架的耶稣神秘地结合在一起了。因着这种神秘的结合,他已把“旧人”置诸死地,这就是“已经把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同钉在十字架上了”一语的意思;从此便另过一种随圣灵引导的新生活,换句话说,治死肉身的邪情,乃成了教友的自然义务。圣奥古斯丁说过:英雄的生活乃是上帝儿子的生活,而英雄的理想却是他们日常的理想。

  • 5:25 我们若是靠圣灵得生,就当靠圣灵行事。
  • 5:26 不要贪图虚名,彼此惹气,互相嫉妒。

最后两节保罗把这深奥的道理,贴在目前加拉太教友的身上。他们既已领过洗便该因圣灵生活,随圣灵行事;因此从本章26节到下章10节,保罗再三劝勉他可爱的神子,该特别躲避什么毛病,进修什么德行。19-23一段仅是泛论所有的罪恶和德行;5:26-6:10是直接贴在加拉太人身上,指摘他们的毛病,直言不讳。“不要贪图虚名”,即不可相似那些保守派的犹太信徒(6:12、13);“彼此惹气,互相嫉妒”,是说他们由于顺从假使徒的宣讲,自然生出来的恶果(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