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1 弟兄们,若有人偶然被过犯所胜,你们属灵的人就当用温柔的心把他挽回过来;又当自己小心,恐怕也被引诱。
  • 6:2 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如此,就完全了基督的律法。
  • 6:3 人若无有,自己还以为有,就是自欺了。
  • 6:4 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这样,他所夸的就专在自己,不在别人了,
  • 6:5 因为各人必担当自己的担子。

本章上接前章26节之意,继续劝加拉太教友应如何实行爱德的诫命;此处所讲的,固然是为加拉太教友,但为后世的教友也常是有益于灵修的教训。对于保罗的这番训告,假使我们清楚认识当日加拉太教会的背景,更能感觉到它的生动有趣:或许那些拥护保罗使徒的教友,对犯罪的教友责备太严,为此他劝“属灵的人”要“用温柔的心把他挽回过来”;也许这教训另有其它的背景,我们不得详知。按“属灵的人”一词是指那些不顺从肉身行事的人;他们应依照耶稣的教训(马太福音18:15),以仁爱慈悲的心肠矫正不幸犯了罪的弟兄。为保存这种温和待人的态度,最好是常想自己的本性也是软弱无能的,常有陷入罪恶的可能性(哥林多前书10:12)。2节是说每人都有自己的重担,如诱惑、困苦、恐惧、急需等……如果人要满全基督的律法,就该彼此 相帮背负人生免不了的重担。基督的律法总归于一个“爱”字(5:14;哥林多前书9:21;歌罗西书8:2);殉道者圣伊格纳丢给圣坡旅甲写说:“你要忍耐众人,就如吾主忍耐你一样!”这句话即是本节最好的一个解释。3节应与1节相连,是劝教友修谦德:不但因为人本身是软弱的,并且人本身也算不得什么。这句话竟成了十字圣约翰(St.Joannesa Cruce)神修学的基础。如果一个本为“无”的人,还以为自己算得什么,这简直是欺骗自己。但是也许有些读者,对这“人若无有”的道理不十分了解,认为在自己内究竟有些长处。对这些“自己还以为有”的读者,保罗说:你要考察自己的行为,如果你实在发现了你有些可夸之处,你只该感谢上帝,不可把自己和别人比较而断定别人不如你,因为只有上帝认识人的心。圣耶柔米设了一个比喻说:一个身体强壮的人和一个身体病弱的人赛跑,若身体强壮的得了锦标,只该庆幸自己的身体强壮,不该庆幸别人的身体病弱。5节“因为各人必担当自己的担子”,按原文“担子”一词和2节的“相互担当的担”一词不同,2节“担”是指人在现世所有的一切烦恼,5节“担子”是指最后审判时每人的罪债;为此2节中说“互相担当”,5节中却不能彼此帮助背负,而该自己“担当自己的担子”。参阅罗14:12。

  • 6:6 在道理上受教的,当把一切需用的供给施教的人。

虽然6节虽转变了论题,但与爱德的诫命仍然有关系。“在道理上受教的”是指那些听人宣讲天国福音而信仰耶稣的教友:施教的人”是指那些宣讲天国福音的传教士。保罗此处劝勉教友应在物质上帮助宣讲福音的人。由本节可以推知在教会初兴时,已有一种教理讲授的组织。和类似教理问答的读本,关于这问题可以参考哥林多前书9:7-14,腓立比书4:15。

  • 6:7 不要自欺,上帝是轻慢不得的。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 6:8 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

7-10一段,虽不与上段论爱德的诫命相连贯,但保罗愿在结束本书以前,重申本书的主题:肉体和精神的律法(7-10);这一段的语气非常威严,由此可见他是怎样着重教友应按上帝自由义子的地位度生活。上帝不能让人嘲笑自己作事不公道,不明智;如此嘲笑上帝是人错了。原来上帝是至公至义的,按人的善恶,施以赏罚,就如以下的比喻所说的:“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这是一句至理名言。斯多亚派的一些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和西塞罗,也曾说过与此相类似的话;又吾国人所说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谚语其意义亦与此相同。旧约上也说过:“耕罪孽、种毒害的人都照样收割”(约伯记4:8)。现在保罗把这句发人深省的格言贴在加拉太教友身上,如果他们在自己肉身上撒种,即是说,如果他们随从肉身私欲的偏情生活,必定“收败坏”:按“败坏”与“永生”相对,那么所收获的自然是“永死”了。“顺着圣灵撒种的”就是说随从圣灵的引导行事,必会得到永生。人的行为既关系永远的祸福,就不应轻率行事。“撒种、收获”在马太福音3:12,13:30;启示录14:15;哥林多后书9:6各处,都含有末世论的意义。

  • 6:9 我们行善,不可丧志;若不灰心,到了时候就要收成。
  • 6:10 所以,有了机会就当向众人行善,向信徒一家的人更当这样。

保罗看到我们人的行为,对于永远的祸福既有这么大的关系,因此力劝教友“行善,不可丧志”。要恒心勇敢;到了时候就要收成”,即指“收割的时候”(马太福音13:30)。具体地说,就是指人死的时候。在未死之前上帝赏赐人“机会”,为叫人行善,向一切的人行善,尤其是向教友行善,因为他们都是天父家里的人(以弗所书2:19)。“行善”在此不只是指施舍财物,乃是指一切对人有神益的行为。由这段经文(7-10)可推知永生是行善的酬报;这并不是说:人的行为,就它的本身来说,有与永生同等的价值,乃是说,这些善行既然是恩典的结果,是因圣灵完成的,就已被提高到超性的境界,因此可以说永生是善行的酬报。圣奥古斯丁说:与其说上帝酬报我们的功劳,不如说上帝酬报他自己的恩典。参阅哥林多前书15:58;希伯来书6:10,10:30;提摩太后书4:7;马太福音10:42;哥林多后书4:17;罗马书2:6等。

  • 6:11 请看我亲手写给你们的字是何等的大呢!

从本节开始到本书结束,是保罗亲笔写的。前边照例是他所口授而由一位书记笔录的。“字是何等的大呢!”保罗所以要写成大字,或是因为上了年纪,眼睛看不清楚了,或是因为操作太多的手对书写笨拙了,或者更好说他是愿意读者注意本书信的结论故意写成“大”字。依考古学家的证明,在保罗时代,所有发行的书册,或官府的告示上,凡叫人注意的文句,多用大字书写。保罗很可能也有这个用意。

  • 6:12 凡希图外貌体面的人都勉强你们受割礼,无非是怕自己为基督的十字架受逼迫。
  • 6:13 他们那些受割礼的,连自己也不守律法;他们愿意你们受割礼,不过要藉着你们的肉体夸口。

犹太主义保守派的教友“希图外貌体面”,即谓他们愿意随从肉身的倾向,不愿意随从圣灵的感动,他们外面看起来非常勇敢,实际上却非常胆怯,因为他们如此宣讲的目的,是在乎躲避教友因信仰被钉于十字架的耶稣所应遭受的迫害(提摩太前书3:12);再一说,他们不但躲避了因十字架的迫害,而且连犹太人极口夸口的律法,也不必遵守了。事实上,处在外邦人中许多律法的条文,不能全部遵守,所以犹太文士告诉归依犹太教的外邦人,有许多律法条文,在圣地外没有遵守的责任,只有居住在巴勒斯坦圣地的犹太教人,才有遵守全部律法条文的严分;圣地以外的人,既然无法遵守,自然上帝也就宽免了。这个权宜的办法,保罗不是不知,但他也曾作过犹太文士,他也知道无论何人若接受了割礼,便有遵守全部律法的严重责任(5:3)。假若加拉太教友受了他们的诱惑,实行了割礼,他们一定在人前夸口,律法是多么高贵需要,连信仰耶稣的人,也实行割礼。这是他们的假善,这是他们的骄傲,这样也正合耶稣所说的,他们是互相寻求荣耀的人(约翰福音5:44)。

  • 6:14 但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因这十字架,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
  • 6:15 受割礼不受割礼都无关紧要,要紧的就是作新造的人。
  • 6:16 凡照此理而行的,愿平安、怜悯加给他们,和上帝的以色列民。

图:「这十字架,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加六14)。
图:「这十字架,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加六14)。

保罗决不会像保守派的犹太人一样,寻求世人的荣耀。他所寻求的,他所夸耀的,乃是犹太人视为绊脚石的钉死耶稣的十字架,希腊人视为愚蠢的钉死耶稣的十字架。因着这个十字架(意思是指被钉死于十字架的耶稣),保罗和世界之间的关系一刀两断了。耶稣死在十字架上而战胜了罪恶(罗马书6:10),保罗和耶稣一样也钉死在十字架上了(2:19),他把他的肉身和它所有的邪情私欲同钉死在十字架上了(5:24)。总而言之,钉死耶稣的那些钉子把世界与罪恶钉死了。那么,保罗为世界已被钉死了,世界为保罗也已被钉死了:这两个死者,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彼此没有任何来往了。保罗所以能造到如此神妙的地步。是因为他在基督内成了新的受造物,因而无论谁在基督内只要成了新的受造物,便成了上帝的新以色列,就是蒙受上帝恩许的子民;“平安、怜悯”是赐给新以色列的一部分的神恩(罗马书9:6)。

  • 6:17 从今以后,人都不要搅扰我,因为我身上带着耶稣的印记。
  • 6:18 弟兄们,愿我主耶稣基督的恩常在你们心里。阿们!

从今以后,人都不要搅扰我……”保罗好像在说,我再不愿意讲论这些事了,因为我所要说的,都已表达明白了;至于我的使徒身份(1,2),只要你们看一看我的生活状况,我受的苦楚,就会知道我是耶稣基督的使徒,是他的仆役。古时希腊人和罗马人的奴隶,在额上或肩上应该烫上或烙上所属主人的印号,这样使看到的人,知道他是属于那一个主人的奴隶;同样保罗在自己身上已烙上了耶稣的印号,就是为耶稣所受的一切苦楚的痕迹(哥林多后书11:23),已成了耶稣的奴隶。普通的奴隶都设法遮掩所烙的印,因为他们以烙印为耻,但保罗却以这烙印为荣。18节的结尾祝福辞,虽与腓立比书4:23;提摩太后书4:22;腓利门书25相同,却多出一个表示亲爱的称呼语“弟兄们”,很可能是保罗愿意把这封满含责备的信,用此亲爱的称呼,来和缓一下。可见这位特选的使徒,是恩威并用的慈父。“心”在此是指被圣灵圣化了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