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1 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
  • 11:2 古人在这信上得了美好的证据。

作者明知为能使遭遇迫害的犹太基督徒,坚定不移,恒心到底,非有一种坚固的信心不可;因此他把旧约上那些有大信心的先圣先贤的榜样提出来,为鼓励他们保存信心。作者在此采用的方法,是愈强论证法,意思是说:如果旧约的先圣先贤,虽然没见过上帝给他们所许的恩惠,尚且如此信赖上帝(39:40),那么新约的基督徒既然身受了所应许的一切恩惠,既然耶稣已经给他们打开了往上帝那里去又新又活的道路(10:20),不更该信赖上帝,恒心到死么?列举祖先的历史作为效法鉴戒的榜样,在经典中也有不少的例子:如以西结书20章;尼希米记9:6-15;诗篇78:105、106、107;犹滴传5:5-21;所罗门智训10-12;玛喀比传上2:49-70;便西拉智训45-50章,然而本章的特点是单从信心的观点上,去解释旧约的全部历史。作者给信心下了一个定义以后(1-2),就照时代的先后,列举旧约先圣先贤的芳表,以证明他的命题:人若没有信心,不能得上帝喜悦;这个命题不是突如其来的,乃是总结前几章有关信心所论述的道理。参阅3:6,4:2、3、14,6:12,10:22、38、39。从开天辟地以来,只有信心才能使人蒙上帝的悦纳,这可由人类原始时代(3-7参见创世记1-9)、圣祖时代(8-22亚伯拉罕到摩西)、摩西时代(23-31参见出1-20)、士师、列王、先知和玛喀比时代可以看出(32-33参见士师记、列王纪、玛喀比传等)。本革耳(Bengel)总括本章的内容说:“本章可视为一篇旧约的撮要纲领;使徒用递进法摭拾古圣先贤的热诚、工作、迁徙、期待、试探、以及殉道等榜样,以教训我们该怎样在圣经所记载的有时很简的历史内吸取道理的甘旨。”使徒行传7章所记圣司提反在公议会的演词,可与本章相比,不过圣司提反的立场与本书作者的立场不同。司提反的演词与以西结书20章近似。古时的教父中,如圣革利免,圣爱任纽,使徒宪章(Constitutiones Apostolicae)都似乎模仿了本书的这一章。

1、2节为信心的定义。“所望之事”是指“永生”和永生所包括的一切上帝的恩赐;“未见之事”一句,是指上帝所启示的真理。信心和盼望实际上是分不开的;若真要分开,就是“所望之事”是盼望的对象,“未见之事”是信心的对象;这样的分别,固然不错,但是不合乎本书作者的思想,因为他在此,就如在别处一样,常把信心和盼望相提并论(罗马书8:19-25;哥林多后书4:18;希伯来书3:6,10:34;彼得前书1:21)。他素来特别着重信心,所以便将所希望的恩赐和所相信的启示都归于一个信心。对所希望的恩赐基督徒有上帝的话作“实底”(11:11),因此我们依据圣托马斯的意见敢说:信心是占有永远福乐的开端;对于“未见之事”——上帝的启示——基督徒有牢不可破的“确据”;这确证按作者的教义,最重要的是耶稣的复活,并且他的复活包含其他一切证据在内(哥林多前书15)。“古人”(2)即从亚当直到作者时代,凡得救的人,都因着那包含盼望的信心,得了上帝的褒扬,蒙上帝的悦纳;作者说:“得了美好的证据”,因为他所提到的人物,都在上帝默示的书内受到了称赞。

  • 11:3 我们因着信,就知道诸世界是藉上帝的话造成的;这样,所看见的,并不是从显然之物造出来的。

因着信心我们承认万物都是上帝所造的:“上帝的话”或“一句话”是指上帝的旨意。“所看见的”就是说“诸世界”或“世界”或“宇宙”不是自有的。自生的,自成的,乃是由看不见的上帝创造出来的。“造成”“造出”的原文(ginomai,katartizo)表示创造的工程(Opuscreationis)和分配与点缀的工程(Opusdistributionisatqueornatus)参阅玛喀比下7:28。按斯拉夫文以诺书(Liber Henoch Slavus24,2)上帝自己说道:“我从无中造成了一切,从看不见的,化生了看得见的”。列子天瑞:“夫有形者生于无形。”本节论信心的第一端基本道理,证明上帝是创造万物的大主宰;说明物质不是永远的;无神论、泛神论、多神论、唯物论、二元论都是无稽的幻想。在这“这世界的样子”(格前7:31)以外,在人的行动背后,有上帝在,一切都有上帝的照顾。

  • 11:4 亚伯因着信,献祭与上帝,比该隐所献的更美,因此便得了称义的见证,就是上帝指他礼物作的见证。他虽然死了,却因这信,仍旧说话。
  • 11:5 以诺因着信,被接去,不至于见死,人也找不着他,因为上帝已经把他接去了;只是他被接去以先,已经得了上帝喜悦他的明证。
  • 11:6 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悦;因为到上帝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上帝,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作者在以下提列了不少的古圣先贤,但没有提及我们的老祖宗,人类的始祖父母亚当和夏娃,这是什么原故呢?我们认为是因为他们亲眼看到了上帝(创世记2章);信心的生活是从始祖父母的儿女才开始的。关于亚伯和该隐的事,除了创世记4章,所罗门智训10:3,马太福音23:25,约翰一书3:12外,不见于其他经书,但犹太文献中,亚伯是一位常受人论述和称赞的人物,连古兰经根据犹太人的传说,也极力称扬亚伯的献祭。原来圣经上没有讲到上帝怎样给亚伯的供品作过证,然而按犹太人和回教的传说,及一些教父们的著作,上帝自天降火焚烧了亚伯的祭物,给这“义人”(马太福音23:35)作了证,即悦纳了他的祭品。第一个“义人”是被自己的亲兄弟杀害了!圣托马斯说:“这件事叫我们想起了至公至义的救主耶稣,也是被自己的兄弟们,并且是为了自己的兄弟们被杀害了的。”亚伯的血,好像以拟人法,由地上向上帝喊冤(创世记4:10),因此作者说:“虽然死了,却因这信,仍旧说话。”无辜遭受杀害的亚伯好像做了因犯罪而受遗害的人类的预表。这样的人类如同亚伯一般,要向上帝诉说自己可怜的状况,并向上帝哀求赎罪的宝血。亚伯蒙上帝悦纳,因为他奉献了更高贵的祭品。以诺蒙上帝悦纳,因为他“与上帝同行”(创世记5:22)。与上帝同行,意思是说,他在一切的行为上,承行了上帝的旨意,所以便西拉智训44:16论他说:“以诺与耶和华同行、蒙主接纳。他的智慧成了世世代代的奇迹。”时常与上帝同行,必假定他有一种非常坚固的信心。以诺获得的赏赐,是他“被接去,不至于见死,人也找不着他,因为上帝已经把他接去了。”按多数学者的意见,以诺的“不至于见死”,是他的信心所获得的赏赐。以诺获得的这种特恩,到末世基督再来时还活着的信友也同样获得,因为作者已经说过:“我如今把一件奥秘的事告诉你们:我们不是都要睡觉,乃是都要改变”(哥林多前书15:51)。古时的教父多以以诺的例证,解释哥林多前书15:51,并认为他是将来众人复活的预表。在古代犹太文献中表扬以诺之处比亚伯更多,但犹太文士为了攻击基督教作者,从公元第二世纪开始,否认以诺不死的这回事,并且硬把“把他接去了”一句,解作是一种特别的死刑。6节是说:人若没有信心就不能得救。信心至少应该包含两个对象:(一)确有一个独一无二的上帝,由人的理智可以推论出他的实有(所罗门智训13:1),但他的本性本体是看不见的(罗马书1:20;提摩太前书1:17);(二)上帝是照管万物的大主宰,赏善罚恶的大判官。按圣托马斯的意见:上帝的存在包含神性的一切德能;上帝的照顾包含上帝的一切工作(行为)。

  • 11:7 挪亚因着信,既蒙上帝指示他未见的事,动了敬畏的心,预备了一只方舟,使他全家得救。因此就定了那世代的罪,自己也承受了那从信而来的义。

关于挪亚参阅创世记6:32;5-9,10:1;马太福音24:37-39;彼得前书3:20;彼得后书2:5。作者夸赞挪亚,因为他完全相信了上帝的启示——这启示——即指洪水灭世,其实一百年后才应验了,——所以他不顾无信者的讽刺与辱骂,“动了敬畏”的心,听从上帝的命令,“预备了一只方舟”。这样,就如尼尼微人的悔改,判断了犹太人的无信(约拿书),又如童贞者的洁德,判定了淫乱者的放肆,而挪亚的信心“定了那世代的罪”,即指摘了那时代人的不信,参阅所罗门智训4:16;马太福音12:41,24:37-39;约翰福音7:7,15:18-19。作者惊奇挪亚的信心,因此用罗马书、加拉太书、以弗所书、腓立比书等处称赞义人的话称赞了他,因这样的信心挪亚成义,且成为上帝应许的承继者。作者提出挪亚的榜样,是要规劝同时代的犹太信友,不可因怕迫害者的凌辱(10:33),而对自己的信心发生动摇。

  • 11:8 亚伯拉罕因着信,蒙召的时候就遵命出去,往将来要得为业的地方去;出去的时候,还不知往哪里去。

关于上帝特宠的圣祖亚伯拉罕,除了创世记11:27-25:10有详细的记载外,其他旧新二约中称赞他德行的地方可说是数不胜数,主要的地方有:以赛亚书51:2,63:16;耶利米书33:26;以西结书33:24;弥迦书7:20;便西拉智训44:20-27;所罗门智训10:5;罗马书4章;加拉太书3章;雅各书2:20-21。有许多犹太伪经多取亚伯拉罕的史事再加以演义,还有人依托亚伯拉罕的名著书立说,连在古兰经中也记载了亚伯拉罕的大名竟有三百多次。8-19节作者论述亚伯拉罕信心的特点:圣祖当时一蒙上帝召选,立刻从命,向一个不认识的地方出发,这就表示他怎样因着信心舍己从主。事实上亚伯拉罕直到哈兰城,上帝还没有告诉他为什么叫他离开吾耳城(使徒行传7:3并注)。他因着信心,甘愿服从上帝,舍弃了所有的家业。由于这种信心,他成了信者的父亲和模范。

  • 11:9 他因着信,就在所应许之地作客,好像在异地居住帐棚,与那同蒙一个应许的以撒、雅各一样。
  • 11:10 因为他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上帝所经营所建造的。

上帝给亚伯拉罕应许了迦南地,作他和他后裔的产业,然而他和那与有同样应许的承继人以撒和雅各住在迦南,好像侨居的外方人,并且没有房屋可住,而住在帐幕中。在这样前途茫茫的环境中,他对上帝的应许,深信不疑,坚忍地等待着上帝的措施。当时他已明白上帝的应许,不是属于物质,乃是属于灵性的,超性的神恩,所以“他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这城即是指天上的耶路撒冷(加拉太书4:26;启示录21:14),换句话说,是上帝的国。这城既是上帝筹划建筑的,必是坚固常存的。

  • 11:11 因着信,连撒拉自己,虽然过了生育的岁数,还能怀孕,因她以为那应许她的是可信的。
  • 11:12 所以从一个仿佛已死的人就生出子孙,如同天上的星那样众多,海边的沙那样无数。

亚伯拉罕坚固的信心,首先使他不信的妻子撒拉信靠了上帝。为此委斯苛特(Westcott)说:11、12两节称述撒拉,是由于她受了亚伯拉罕信心的感召。撒拉不但过了生子的适当年龄,且向来是石女,亚伯拉罕也已年老:从这三个理由看来,他们夫妇二人,按本性说,实在无法获得上帝所应许的儿子。然而他们不管本性的无能,只深信上帝是忠信的,既许必践(10:23;提摩太前书1:12)。为此“从一个……人”这话表示信仰之功归于亚伯拉罕一个人,因他一个人的功劳,产生了以撒,因着以撒,亚伯拉罕成了万民之父。

  • 11:13 这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并没有得着所应许的;却从远处望见,且欢喜迎接,又承认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
  • 11:14 说这样话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个家乡。
  • 11:15 他们若想念所离开的家乡,还有可以回去的机会。
  • 11:16 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所以上帝被称为他们的上帝,并不以为耻,因为他已经给他们预备了一座城。

上图:约旦Wadi Rum的日落。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约瑟、摩西都曾观看这样的日落。「这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并没有得着所应许的;却从远处望见,且欢喜迎接,又承认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来十一13),但「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所以神被称为他们的神,并不以为耻,因为祂已经给他们预备了一座城」(来十一16)。
上图:约旦Wadi Rum的日落。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约瑟、摩西都曾观看这样的日落。「这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并没有得着所应许的;却从远处望见,且欢喜迎接,又承认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来十一13),但「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所以神被称为他们的神,并不以为耻,因为祂已经给他们预备了一座城」(来十一16)。

13节“这些人”是指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9:16)。作者描写这三位圣祖的生活,全是靠信心而生活,并说明他们靠着信心流浪于世的生活是要奔赴天上的故乡。三位古圣祖虽然到死都没有见到所许的,但他们仍坚信上帝的应许必要实现。原来他们死的时候,迦南还没有属于他们,他们的后裔还没有像天上的星,像海边的沙一样多,由他们而出的基督还没有降生。事虽如此,他们好像航海的旅客,一幢憬到故乡的远景,便表示欢迎致敬。“从远处”即谓尚未获得应许的时候,向天上的那座城,即向上帝要降临的神国。“欢喜迎接”,并明认自己在世上只是旅客(创世记23:4;诗篇39:13;彼得前书2:11)。一说他们是旅客,就显示出他们尚在寻思故乡,至于他们的故乡并不是他们所离开的美索不达米亚地方,因为如果愿意返回这样的故乡,那就很容易了,因为曾有很多返回的机会。圣托马斯解释说:这两节(14、15)证明圣祖们所“确信”的事,已暗示他们因信心所要到达的故乡,由于信心所渴慕的这个故乡,是一个更尊贵的地方,就是天堂。像这样伟大的坚固信心,接受上帝的赏赐,可说当之无愧。上帝因为特爱这三位圣祖,竟然自称为“亚伯拉罕的上帝,以撒的上帝,雅各的上帝”(出埃及记3:6;马可福音12:26-27)。“亚伯拉罕的上帝”就是说,圣祖们无论遭什么困难,受什么迫害,但赖着他们的坚固信心,始终受上帝的保佑。作者深愿信友们细想这一点而保存信心。倘能如此,上帝必会把他们看作自己的子女,并满全子女们的希望。上帝所预备的城池不但是为圣祖们,而且也是为了基督徒:这城池就是天堂(约翰福音14:1-4,17:24;以弗所书1:3-11)。

  • 11:17 亚伯拉罕因着信,被试验的时候,就把以撒献上;这便是那欢喜领受应许的,将自己独生的儿子献上。
  • 11:18 论到这儿子,曾有话说:“从以撒生的才要称为你的后裔。”
  • 11:19 他以为上帝还能叫人从死里复活;他也仿佛从死中得回他的儿子来。

亚伯拉罕献以撒
亚伯拉罕献以撒

亚伯拉罕遵从上帝的命令,毫不迟疑地要把自己的爱子以撒当牺牲献祭于上帝(创22:1-19),这是他表现信心的最高峰。本来上帝的这项命令,就人看来,不但有碍于亚伯拉罕慈父爱子之心,并且也反对上帝自己预先所说的话:“你不必为这童子和你的使女忧愁。凡撒拉对你说的话,你都该听从;因为从以撒生的,才要称为你的后裔”(创世记21:12)。本来亚伯拉罕听到这种命令,能够怀疑和推辞,因为这命令和上帝的应许,确实互相冲突。若是祭杀了以撒,上帝的话怎能应验呢?然而亚伯拉罕却没有如此怀疑。这位信心的老英雄,完全依靠上帝,相信上帝能够使死去的人复生(罗马书4:17)。由于这种非凡的信心,他立刻得了赏赐:“他也仿佛从死中得回他的儿子来”,就是上帝悦纳了亚伯拉罕的信心和服从,不让他祭杀自己的爱子,以撒脱免了死,成了后世死者复活的预表,尤其是预兆耶稣的苦难圣死与复活;从古以来的教父与学者都作如是的讲解。

  • 11:20 以撒因着信,就指着将来的事给雅各、以扫祝福。

以撒因信心明白雅各虽欺骗了自己,但上帝的意思,是要次子超过长子,所以以属灵性的祝福降福了雅各,以属物质的祝福降福了以扫,参阅创世记27章,罗马书9:10-13;玛拉基书1:2-5并注。

  • 11:21 雅各因着信,临死的时候,给约瑟的两个儿子各自祝福,扶着杖头敬拜上帝。

雅各为约瑟的两个儿子各自祝福。
雅各为约瑟的两个儿子各自祝福。

上帝的拣选,多次不按人血统的权利,而按自己的旨意(罗马书9:11),所以上帝没有拣选了以实马利,而拣选了以撒;没有拣选了以扫,而拣选了雅各;现今又没有藉雅各拣选约瑟的长子玛拿西,而拣选了次子以法莲(创世记48章)。雅各这样作,因为他明白这是上帝的圣意。“扶着杖头敬拜上帝”(按希伯来原文作:“扶着床头,敬拜上帝”),这句话可能有两种意思:或者是雅各扶着自己漂流生活中所用的杖(创世记32:11),在临死前朝拜了上帝,为自己一生感谢上帝不断施恩保佑;或者更好说是雅各扶着约瑟的杖头时,因信心明白了上帝为何领以色列人民徙居埃及,因信心又预见了约瑟的拐杖象征基督的权杖(诗篇2:9),所以他沉默地朝拜了上帝奥妙的照顾。

  • 11:22 约瑟因着信,临终的时候,提到以色列族将来要出埃及,并为自己的骸骨留下遗命。

约瑟的信心也不是平凡的信心,他虽身居异地,但仍坚信以色列子民将来定要脱离埃及的奴隶环境,因此他临终时,除了提及出离埃及一事外,——出离埃及是在约瑟逝世后二百年才实现的,——还对自己的骨骸有所安排(创世记50:24-26)。关于约瑟的其他事迹,参阅创世记30:22-50;出埃及记13:19;约书亚记24:32;所罗门智训10:10-14。

  • 11:23 摩西生下来,他的父母见他是个俊美的孩子,就因着信,把他藏了三个月,并不怕王命。
  • 11:24 摩西因着信,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
  • 11:25 他宁可和上帝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
  • 11:26 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

除了亚伯拉罕以外,以色列民最景仰的人物,无疑地要算是摩西了;在新约时代犹太人尊敬摩西也许超过了亚伯拉罕。在圣经上称赞摩西的地方,除了出埃及记、利未记、民数记、申命记,还有许多,不能在此详引;同样在犹太人的作品中,无论是以希腊文或是希伯来文写的,对这伟大的领袖,赞扬备至。圣经上称摩西为先知、立法者、领袖、上帝的朋友,然而本书作者着重摩西了不起的地方,是由于他的信心。他描写摩西是一位因信心而生活的人:连他的父母——圣经上只提到他的母亲,作者在此依据了以色列民当时流行的传说,——也以活泼的信心看自己的儿子,因为见自己的婴孩生的非常俊美,就按当时人的想法,认为这是上帝的恩典,深信上帝对这个小小生命,必有特别的安排,因此便不怕法老的严命,把这孩子隐藏了三个月之久。摩西虽被法老公主收养作自己的儿子,但他长大以后,因着信心,否认自己是公主的儿子,舍弃了今世暂时的虚假光荣,拣选了自己同胞的困苦艰难——“基督受的凌辱”的预表(26),因为他认为作一个以色列子民比作一位埃及皇朝的公子高贵得多。他这样作,是因为他只仰望上帝的赏赐:这是26节的意思。作者提出摩西的最大目的,是愿意那些为了一时的安全而离开耶稣的信徒,应当效法他们全心景仰的摩西才是(约翰福音5:44-47)。

  • 11:27 他因着信,就离开埃及,不怕王怒;因为他恒心忍耐,如同看见那不能看见的主。
  • 11:28 他因着信,就守(或译:立)逾越节,行洒血的礼,免得那灭长子的临近以色列人。

上述诸圣祖信心的特点,无不表现在坚忍和期待上;现在作者愿意介绍几位勇敢上表现信心的先贤,在这方面最特殊的一位就是摩西。他由于信心丝毫不怕法老的愤怒和追赶,率领以色列子民渡过了红海。“因为他恒心忍耐,如同看见那不能看见的。”这句言简意赅的话,是指摩西曾亲自看见过看不见的上帝(出埃及记3章);但也可能是指摩西以一位先知的身份看见了将来要发生的事情,即是说摩西因信心明白自己的作为有助于上帝的国在世上实现。关于第一次逾越节的举行,参阅出埃及记12章。

  • 11:29 他们因着信,过红海如行干地;埃及人试着要过去,就被吞灭了。

关于以色列过红海一事,参阅出埃及记14。本节的深意与11节相似:就如亚伯拉罕的信心,使撒拉有了信心,同样摩西的坚固信心也使以色列民有了信心,不怕壁悬于左右的澎湃大水,渡过了红海,如履旱地;但埃及人却因缺乏信心,淹死在红海之中了。作者的意思是:若有信心,神迹就是一件可能的事(约翰福音14:12;马可福音6:19),所以基督徒不要怕迫害者的磨难,上帝的力量,比法老的力量大得何止万倍:“主的膀臂并非缩短,不能拯救,耳朵并非发沉,不能听见”(以赛亚书59:1)。

  • 11:30 以色列人因着信,围绕耶利哥城七日,城墙就倒塌了。
  • 11:31 妓女喇合因着信,曾和和平平地接待探子,就不与那些不顺从的人一同灭亡。

耶利哥城墙的倒塌(约书亚记6章)不是因着普通的武器,乃是因着信心的武器(以弗所书6:13-17)。作者咏述的女先贤中,除了撒拉外,又提起妓女喇合。她因为相信以色列子民的上帝是独一无二的真神,是照顾万有的上帝(6),因此舍弃了民族的狭意观念(加拉太书1:16),愿意设法帮助上帝的子民,当然她所仰望的是上帝的赏赐(约书亚记2:6)。作者提出喇合,可能是警告读者:怎么你们都没有一个妓女所有的信仰呢(S.J.Damascenus)?她的信心超越她的国家主义,你们却因着国家主义,竟使你们的信心动荡不安,并忘记了主耶稣的预言(路加福音21:20-24),甚至要丧失信心吗?

  • 11:32 我又何必再说呢?若要一一细说,基甸、巴拉、参孙、耶弗他、大卫、撒母耳,和众先知的事,时候就不够了。

从32-38节作者改换了议论的体例,不再单独提出由士师到玛喀比时代的名人与事迹,只总括论述他们因着信心所修的英烈德行。此段中虽然也提出了几位,但他们的次序也没有按照时代的先后,这可能是按他们在民间所享的声誉大小而来。关于基甸、巴拉、参孙、耶弗他四位,见民数记7,4,11,14等章。大卫是以色列最著名且最热心的一位君王;撒母耳是最伟大的士师,又是君主政体的建立者(撒母耳记上下);先知在撒母耳时代多已开始活动了。

  • 11:33 他们因着信,制伏了敌国,行了公义,得了应许,堵了狮子的口,
  • 11:34 灭了烈火的猛势,脱了刀剑的锋刃;软弱变为刚强,争战显出勇敢,打退外邦的全军。

“他们因着信,制伏了敌国”一语,按圣托马斯的讲解,是指士师和历代的热心君王为保卫国家、民族和宗教与敌国交战的事,例如:基甸征服了米甸人;巴拉征服了迦南人;参孙征服了非利士人;耶弗他征服了亚们人;大卫征服了非利士人和摩亚人。“行了公义”,即治理百姓,公道有理;“得了应许”,即按西乃盟约的精神,他们既然忠于上帝,上帝自然也赏赐了他们(申命记29:30)。“堵了狮子的口”,这是但以理的史事(但以理书6:18-23;玛喀比传上卷2:60);“灭了烈火的猛势”,这是三圣童在烈火窑中的事迹(但以理书3:17;玛喀比传上卷2:29);“脱了刀剑的锋刃”的,就如大卫(撒母耳记上18:11,19:10-12,21:10),以利亚(列王纪上19章),以利沙(列王纪下6:8-20);“软弱变为刚强”的,就如希西家(以赛亚书38);“争战显出勇”,就如32节的四位士师和大卫;“打退外邦的全军”的,就如玛喀比五兄弟(玛喀比传上、下卷)。

  • 11:35 有妇人得自己的死人复活。又有人忍受严刑,不肯苟且得释放(原文是赎),为要得着更美的复活。
  • 11:36 又有人忍受戏弄、鞭打、捆锁、监禁、各等的磨炼,
  • 11:37 被石头打死,被锯锯死,受试探,被刀杀,披着绵羊山羊的皮各处奔跑,受穷乏、患难、苦害,
  • 11:38 在旷野、山岭、山洞、地穴,飘流无定,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

有妇人得自己的死人复活”,如以利亚复活了撒勒法寡妇的儿子(列王纪上17:17-24)。以利沙复活了书念妇人的儿子(列王纪下8:1-37);“又有人忍受严刑”,如玛喀比时代的以利亚撒(玛喀比传下卷6:18-31)。本来以利亚撒和当时其他致命者只要顺从了暴君的命令,就可保全性命。假使他们不幸顺从了暴君的命令,那么到了将来复活的时候,他们的复活是为去受审判,而不是为得生命(约翰福音5:29)。他们不背弃祖先的律法,“为要得着更美的复活”,即领他们进入永生的复活。“又有人忍受戏弄、鞭打”的,如米该雅(列王纪上22:24-27)、耶利米(耶利米书20:2,28:10),玛喀比时代的祭司们(玛喀比传上7:33-34);受“捆锁、监禁”的,如耶利米(耶利米书28:14);“被石头打死”的,如撒迦利亚(历代志下24:21);“被锯锯死”的,如以赛亚,因按犹太人的传说,他是被人锯死的;“被刀杀”一句,泛指先知和善人多次所遭受的死刑(历代志下24:20-22;耶利米书26:23;罗马书11:3;马太福音23:31;使徒行传7:52;帖撒罗尼迦前书2:15);“披着绵羊山羊”的,如以利亚(列王纪上19)、玛他提亚(玛喀比传上2:28)等。“是世界不配有的人”,这是多么耐人寻味的一句话!世界所迫害的善人本来正该是世界的真正光荣。38节特别论述英雄们的流浪生活,这话的深意是说:如果他们的生活不是为信仰作证,实在不必忍受那么多、那么重、那么长久的困苦。

  • 11:39 这些人都是因信得了美好的证据,却仍未得着所应许的;
  • 11:40 因为上帝给我们预备了更美的事,叫他们若不与我们同得,就不能完全。

旧约圣人们为上帝的原故,遭受困苦、迫害以及殉道的酷刑,所表现的精神真可钦佩,圣经上也有明文褒扬他们,然而他们却没有立时获得上帝所应许的那常生的永福;他们完全是因信心而生活,因信心而受苦。这并不是上帝遗忘了他们,或因为他们的信心没有达到完善的程度,而是因为上帝愿意他们与基督一起获享常生,所以在耶稣没有进入天国以前,天国的门为在旧约之时得救恩的人,还是关闭着。但是现在这天国的门,因耶稣凯旋荣归,已经打开,旧约的圣人与新约的信徒一起才能得到“完全”,即那永远的安息和那永远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