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 5:1 嗐!你们这些富足人哪,应当哭泣、号啕,因为将有苦难临到你们身上。
  • 5:2 你们的财物坏了,衣服也被虫子咬了。
  • 5:3 你们的金银都长了锈;那锈要证明你们的不是,又要吃你们的肉,如同火烧。你们在这末世只知积攒钱财。

雅各再转向另一批拜金主义者——富人发言;这些富人由4-6三节可以看出是些坏人,甚至是些极坏的人。他们是否是基督徒?学者各有不同的主张:有些主张此处论的是教外富人,或未归化的犹太人;有些则认为是指基督徒。不过后一说所举的理由,似乎更见充足。此处与2:6、7所提到的人一样,都是基督徒。“你们这些富足人哪”:雅各在此并不谴责财富的一般占有者;财物本来不能说是好是坏,说财物本身好,因为是上帝造的;财物若得之不义,或用之不善,就是恶的,正如此处所论的情况一样。为此雅各(如同旧约的先知)对这些邪恶的富人予以严厉的谴责,警告他们必将遭受灾难。他无法形容这凄惨的痛苦,惟有用“哭泣、号啕”一词来表示。按古时的先知们常用这话,描写“上主的日子”(审判的日子)的可怕(以赛亚书13:6;约珥书1:11);使徒在此所提出的灾难,不仅是指物质的,现世的,而且也是指永罚的灾难(3节)。这些灾难尚未来临,却用了过去时“坏了……被虫蛀了……长锈了”,用旧约所惯用的笔法,为指示灾难来临的必然性。各式各类的“财物坏了”,再没有任何价值;珍贵的“衣服也被虫子咬了”,不能再穿(约伯记13:28);“金银都长了锈”,钱财珍器,形同废铁;不但如此,而且锈还要作一种反对他们的证物,指证他们悭吝贪婪,视财如命;因为这些财物本可用来救济他人的急需,然而这般富人却让它们锈烂成为无用的废物;锈还要“又要吃你们的肉,如同火烧”,是说这锈不但是反对他们的证物,而且还要如同侵蚀金属一样侵蚀你们的肉,要像烧毁一切的火,将你们完全毁灭。雅各在此所下的结论是一种讽刺,同时也是使人不寒而栗的结论:“你们在这末世只知积攒钱财!”使徒好似说:你们看,你们一生的积蓄为自己有什么用,简直是在永远的地狱里给自己积聚了“忿怒”(拉丁通行本增“忿怒”一字,此字虽不见于原文,但却道出了不义的富人为末日所积蓄的是什么):这是何等愚蠢!真智慧本来给你们指出了财富是虚而又虚的,但是你们却宁愿事奉钱财,而不愿事奉上帝(马太福音6:24;路加福音16:13);现在看你们到了多么可怕的处境。

  • 5:4 工人给你们收割庄稼,你们亏欠他们的工钱,这工钱有声音呼叫,并且那收割之人的冤声已经入了万军之主的耳了。
  • 5:5 你们在世上享美福,好宴乐,当宰杀的日子竟娇养你们的心。

雅各在4-6节向这些富人提出他们穷凶的罪恶,他们用不公道的手段来加增自己的财富,以邪恶的方式来使用这些不义的财富。使徒认为这些富人所用的最不公道的手段即是榨取工人的工资。他们雇用工人“收割”自己的庄稼(雅各在此只举此一例,以概括其他一切任何不公道的罪),这些工人(大概指日工,参阅马太福音20:2)整天受苦受热(参阅马太福音20:12),所挣得的工资,却被他们扣下了一部分:这是极违反公道的事,这不公道的事在上主面前喊冤,要求报复(按圣经,呼喊上帝报复的其他罪恶,见创世记4:10,18:20;出埃及记2:23、24)。作者在此将这被骗取的工资人格化了,把它描绘成能喊冤的人。它的呼声“已经入了万军之主的耳了”(撒母耳记上17:45;以赛亚书5:9),使上帝不得不向这些不义的富人实行报复(出埃及记22:26)。这些富人的另一种罪是妄用财富(5节)。他们不用富裕的钱财救济贫困,却用来过奢华的生活:“你们在世上享美福,好宴乐”,在现世享尽各种舒适和快乐;但不要忘了你们这样行事将有怎样的结果。你们如此行事,实是“当宰杀的日子竟娇养你们的心。”这话如同3节末后一句一样,是一种讽刺的说法,意思是说:这些富人现在已准备好了他们的心,正如他们的全身一样,养得肥肥胖胖的,像待宰的牲口,只等待“当宰杀的日子”,即上帝审判的日子(耶利米书12:3),到那日子上帝要给他们算账(参阅以西结书39:17-20)。

上图:描绘古代罗马人宴乐的马赛克画,地上满是各种骨头。
上图:描绘古代罗马人宴乐的马赛克画,地上满是各种骨头。

  • 5:6 你们定了义人的罪,把他杀害,他也不抵挡你们。

第6节说出富人的第三个大罪:“你们定了义人的罪,把他杀害。”这句话应按字义解,是指对“义人”的定罪,是由这些富人所发动所促成的(义人大概是指2:6的穷人);换句话说,他们不断地难为这些无罪的人,直到这些人受审、定罪、处死才罢休。“定……罪、把杀害他”,二动词似乎应按寓意来解(如4:2一样):就是说这些富人如此凶残,对穷人关闭了仁慈心肠,吸吮工人的血,榨取他们应得的工资,作者就拿他们这些不义的行为视为“定了义人的罪”,杀害了无辜的穷人。被剥削,被压迫的“义人”越是无力自卫(这大约即是6节末句的意思),富人的罪恶也越重大(参阅便西拉智训34:25-27)。

  • 5:7 弟兄们哪,你们要忍耐,直到主来。看哪,农夫忍耐等候地里宝贵的出产,直到得了秋雨春雨。
  • 5:8 你们也当忍耐,坚固你们的心,因为主来的日子近了。

如今雅各进入了论真智慧的第三大段,指明真智慧在于忍耐和诚朴(7-12)。以上对富人的描述,以毫无抵抗的义人所受的最大侮辱作结;现在作者转移笔锋来讲述基督徒在一切逆境中应有的坚忍精神。雅各深知坚忍在基督徒生活上,即在学习真智慧上有莫大的关系;他虽于1:2、3、12已约略述及,但仍愿在此再专题详论。他换掉先知所用的威吓笔法,再改用亲切的语气,向自己的信友发言,对他们说:“弟兄们哪,你们要忍耐,”在灾难中应坚持到底,“直到主来”。雅各在此第一次谈及主的来临。雅各在此愿对他的信友说:当耶稣以审判官的身份再临时,一切患难就要停止;但在等待期间,信友还得忍耐。使徒在此仅重复耶稣已说过的话(参阅马太福音24-25;马可福音13;路加福音21章)。耶稣既未说明自己二次来临的时期,雅各在此自然也不能说出;不过耶稣要来却是一定的,且要按照每人的行为施行赏罚:这为善人实是莫大的安慰。再说,每人死后,不是都要听耶稣的审判吗?每一瞬间都有死的可能,但未死之前还应该忍耐。雅各将这端道理用比方加以说明;先用了“农夫忍耐等候地里宝贵的出产”的比方。农夫从下种时起,就开始对出产寄以希望,他深知从下种到收获需要长久的时日;因此一方面希望,一方面又“忍耐”。他知道,若没有雨水的滋润,种子不能发芽,禾苗不能生长。自然也不能结出果实;所以忍耐等待着秋雨和春雨,即等待早雨和晚雨。按巴勒斯坦及时所下的早雨是在秋季(犹太人教历是以“尼散”月,即今三四月为首,故秋季是在春季前),这时种子已经播种;晚雨是在春季,这时庄稼已接近成熟:这两次雨于农事都极关重要。所以使徒作结说:“你们也当忍耐”,效法农夫,以对基督的信心“坚固你们的心”,确信你们决不会受骗,因为“主来的日子近了”(参阅帖撒罗尼迦前书5:1-3;帖撒罗尼迦后书2:1-5)。

  • 5:9 弟兄们,你们不要彼此埋怨,免得受审判。看哪,审判的主站在门前了。

雅各又劝戒收信人说:“弟兄们,你们不要彼此埋怨”。抱怨、诉苦、争讼,都是由于忍耐不够所致。你们该当忍耐,“免得受审判”(参阅马太福音7:1;路加福音6:37),就是说免得你们在上帝审判你们时被定罪;因为上帝审判一切人,不仅要定迫害者的罪,也要定那些没有忍耐者的罪。为此雅各也对信友提到这未来的审判说:“看哪,审判的主站在门前了,”就是说,就时间或空间说,审判者已临近了(8节),且准备好了要开始施行审判(参阅马太福音24:33)。

  • 5:10 弟兄们,你们要把那先前奉主名说话的众先知当作能受苦能忍耐的榜样。
  • 5:11 那先前忍耐的人,我们称他们是有福的。你们听见过约伯的忍耐,也知道主给他的结局,明显主是满心怜悯,大有慈悲。

雅各可能有见于那农夫的忍耐是出于本性,故此对上述的比方似嫌不足。现在再进一步由历史中举出超性忍耐的三个例子来劝导信友:即先知们的忍耐(10节),旧约时代义人的忍耐,特别是约伯的忍耐(11节)。使徒首先给他们举出“众先知”的芳表作为“能受苦能忍耐”的模范。“众先知”一词,——此处应按广义解——不仅包括那些著书的先知,而且也包括那些未曾著书,却将受白上帝的异象和启示传于以色列子民,或用任何方式以上帝的名义善尽职责的人们。我们由圣经上知道这些先知中特别忍受迫害和灾难的,是摩西、以利亚、阿摩司、以赛亚和耶利米。此处似乎是特指他们而言(参阅历代志下36:16)。除旧约的先知们外,还有其他出奇的忍耐芳表。在此虽没有特别指出姓名,可是由“我们称他们是有福的”一句可知,这些人是犹太人所熟知的旧约时代的人物,圣经上所称赞的义人(见便西拉智训43-50)。使徒在此特别提出约伯卓绝忍耐灾难和病苦的榜样,因为他原不属于选民(参阅约伯记1:1):“你们听见过约伯的忍耐”,即言,在会堂公诵约伯记,或在家庭叙述约伯历史时,你们都听过约伯忍耐的事;“也知道主给他的结局,”即谓,你们也清楚知道最后上帝怎样酬报了他的忍耐(约伯记42:1-16)。末后雅各拿上帝为什么这样作的理由,作为他这篇讲论忍耐的结论说:“明显主是满心怜悯,大有慈悲。”上帝的无限慈爱,圣经上已多次提及,雅各在此再向自己的信友提及这点,是为使他们在苦难中,自信必获得天上的酬报和生命之冠,而心中感到安慰(参阅1:12)。

  • 5:12 我的弟兄们,最要紧的是不可起誓;不可指着天起誓,也不可指着地起誓,无论何誓都不可起。你们说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免得你们落在审判之下。

使徒在临结束论真智慧的第三大段时,想起了吾主耶稣的诫命(马太福音5:34-37),所以再特别劝戒信友与人言谈交接时,务必要持守福音的诚实,“不可起誓”:雅各说这话,并非禁止合法的宣誓(初期的基督徒在特殊的情形下也要宣誓,参阅罗马书1:9;哥林多后书1:23,11:31;加拉太书1:20;帖撒罗尼迦前书2:5),只是禁止滥用起誓(马太福音5:34-37)。使徒如同耶稣一样,也不许信友为避免用上帝的圣名而指任何受造之物起誓:“不可指着天起誓,也不可指着地起誓,无论何誓都不可起。”为避免轻易起誓,上帝的智慧——耶稣给了世人一个很简单的方法,即是“你们说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就是说:事实是这样就说是这样,不是这样就说不是这样;也就是说:你们该是诚实的,常说真理就够了。所以你们说话要诚实,“免得你们落在审判之下”,即是说免受定罪的审判。

  • 5:13 你们中间有受苦的呢,他就该祷告;有喜乐的呢,他就该歌颂。

有关真智慧的讲论至12节已经结束。雅各在13-19节一段中所补述的是他的最后训示。他将这训示特意放在最后,大概是为叫这段训言更容易深刻印在读者心里。他在这里所论列的,都是信友团体间彼此当行的善事(彼此扶助病人,互相告罪,彼此代祷,彼此劝善规过)。在这一段内使徒训示自己的信友,在他们生活的一切境遇中应该如何行事,并区别他们所能过的境遇不外以下三种:(一)“受苦”,人在苦痛中,应该“祷告”,祈求上帝或减除自己的痛苦,或使自己甘心服从上帝的圣意,安心忍受痛苦;(二)“有喜乐的呢”,人在精神愉快时“就该歌颂”,向上帝表露自己的喜乐,“当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对说,口唱心和地赞美主”(以弗所书5:19),藉以表示自己感谢上帝的赤诚;(三)“有病了的呢”,人有死的危险,应作何事,见下注。

  • 5:14 你们中间有病了的呢,他就该请教会的长老来;他们可以奉主的名用油抹他,为他祷告。
  • 5:15 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来;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

圣教会在佛罗棱萨(Concilium Florentinum)和脱利腾(Concilium Tridentinum)二公会议,以最高的训诲权,正式宣布了本章14、15两节的意义,谓此处所论的,是雅各使徒公布了终傅圣事。脱利腾公会议说:终傅圣事是“圣教会由使徒的传授而亲手接受和学得的”(Ex apostolica traditione,per manus accepta,Ecclesia didicit)。“你们中间有病了的呢?”一句是说基督徒中间有谁患了重病(“有病”一词,希腊原文和若11:3、6一样,都是指患重病),“他就该请教会的长老来”,就是说去请本区教会的圣职人员们来(参阅哥林多前书4:1)。此处把长老写作复数,意思是说,请长老中的一人或数人来。这些长老“为他祷告”,即恭诵经文。此处没有说明诵念什么经文,大概人都知道“奉主的名用油抹他”:由这独特的礼仪与祝文便构成了终傅圣事。在此所说的油是橄榄油;圣经上几时说油,常是指橄榄油而言。傅油同祈祷都该“因主的名”而行,就是当因这圣事的建立者吾主耶稣的权能而行,因为只有上帝才能把恩宠赋与领受此礼仪的人(15节)。长老给病人祈祷傅油之后,所发生的圣事神效就是:“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来;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这效果是由于“信心的祈祷”,即归于有神权长老的祈祷,这只是一种举一反三的说法:这祈祷称为“信心的祈祷”,因为是发自信心和基于信心,自然,领圣事的病人的信心也是很重要的。所以由长老的祈祷和傅油所发生的圣事神效是:“救那病人”,即先赋与他宠爱,使他的灵魂得救;其次,有时也赋与病人身体的健康。因为此处所论的是病人,所以“救”一词似乎也附带包括身体的健康在内。不过这健康的恩宠该是有条件的,就是说,如果身体的健康为灵魂有益才可。若是终傅圣事能时常绝对赐人身体健康,那就等于领了肉身不死的恩赐,这是不可能的事。“主必叫他起来”,此句更说明终傅圣事的固有恩宠,即是说要使这病人的灵魂坚强起来,如果为灵魂有好处间或也使他的肉身强壮起来,以致病人方面的任何不适将因基督的恩宠而消失,更能有效地抵抗病中所特有的一切诱惑。“他若犯了罪”,即言如果那病人负有一些尚未因其他方法获赦的重罪,“也必蒙赦免”,即是说上帝必藉着这圣事把宠爱赏给这病人,赦免他的任何罪过。使徒在15节未说明这一切效果是来自圣事本身,或是来自领圣事者的合作,不过从“要救”,“叫他起来”,“也必蒙赦免”等说法看来,这些效果更好说是来自圣事本身。至于赦免罪过一事,这是终傅圣事的直接和固有的效果;可是,如脱利腾公会议所训示的,若病人知道自己有大罪,并且能够告罪,就应该先行告解;如果不能行告解,至少要发上等痛悔,那么他的一切罪过必因终傅圣事而得赦免;但若病人好了,他还是应该向长老告明他所未告的大罪。

  • 5:16 所以你们要彼此认罪,互相代求,使你们可以得医治。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

使徒在前节提及赦罪之事,现在遂转到论告罪之事:这或者是因为在行终傅圣事礼仪时习惯先行认罪的原故,也或者是纯然出于联想。雅各这里所说的告罪有什么意义?作者是有意论信友向长老告罪的悔罪复合圣事呢?或是论信友中间彼此习行的一种认罪,目的不在于领受罪赦,只在于练习谦逊呢?雅各说:“所以你们要彼此认罪”:从“所以”这词看来,悔罪复合与终傅圣事之间好像有着密切的关连;再由“彼此”二字看来,好像“彼此”二字如以上所说的是对教会的团体说的,不只是指普通的信友,而也是指具有赦罪权的长老;所以这句话的意思似乎是说:每人应按自己灵魂的光景,在必要时向那有权赦罪的人告罪。如果是这样,那么这里所论的是真正的告解圣事。雅各也许故意用了“彼此”二字,而不用“长老”二字,免得有人想长老不需要告解。无论如何,若圣教会不清楚讲解本文的意思,我们不能说使徒在此是有意明指告解圣事;但我们也不说此处是纯指信友彼此认罪求饶的行为,也许他用了这本身含混的句子包括这两种认罪:普通信友彼此谦逊认罪的事和为得罪之赦而向长老所行的告罪。所说“互相代求,使你们可以得医治”:明显地,是指为病人痊愈祈祷;病人因教会的祈祷而获得上帝的助佑,恢复健康。使徒说“彼此”,因为健康的人也能陷于疾病,同样也需要人为他祈祷。雅各遂作结说:“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意思是说:如果基督徒的灵魂上有宠爱,他的祈祷便有极大的效力,但必须按使徒在1:6、7,4:3所提出的条件而行。

  • 5:17 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他恳切祷告,求不要下雨,雨就三年零六个月不下在地上。
  • 5:18 他又祷告,天就降下雨来,地也生出土产。

雅各为证明“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便在17、18两节举出旧约中的以利亚先知的榜样。使徒怕信友想自己决不能与这位义人相比,就说:他“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但“他恳切祷告,求不要下雨”(在列王纪上17:1虽没有明言以利亚求赐干旱的事,但由文义上可以看出该当如此假定),“雨就……不下在地上”,即没有下在以色列地,为时凡“三年零六个月”。雅各在此所说的和主耶稣基督所说的相同(参阅路加福音4:25,关于时间的算法和列上18:1所有的算法之不同,见路加福音四章)。由列王纪上18:42可知:后来以利亚“他又祷告,天就降下雨来,”以色列“地也生出土产”,即为人为动物生出了不可缺的食粮(诗篇104:14)。

  • 5:19 我的弟兄们,你们中间若有失迷真道的,有人使他回转,
  • 5:20 这人该知道:叫一个罪人从迷路上转回便是救一个灵魂不死,并且遮盖许多的罪。

雅各给信友最后的训示,是请他们在基督徒团体中推行使徒事业,引领那些走入迷途的灵魂再回归羊栈。使徒实在不能用再好的训示来结束他的这封书信。这训示就是使徒对耶稣救赎的灵魂全副热忱的表现。“你们中间若有失迷真道的”,即言你们团体中如有一个信友,或因背弃信心或因违反上帝诫命(马太福音18:12、13;提摩太后书4:4),而离弃了基督徒的生活方式,“有人使他回转”,即说有人以自己的行为和劝言,使他回头归正:“这人该知道:叫一个罪人从迷路上转回”。即言把罪人由他的迷途中领回而归向上帝的人,“便是救一个灵魂不死”,即言可使这灵魂脱免永死而获永远的救恩。可是究竟是指谁的灵魂?拉丁通行本,似乎是指那回头者的得救:不过按希腊原文,可能是指那推行使徒事业的人,他要从上帝手中领受救灵魂的恩宠,作为爱德的报酬(马太福音10:42)。这一意思很能鼓励人去推行使徒事业:这是大多数现代经学家所主张的;看来也确实如此(参阅箴言28:10;马太福音5:7;提摩太前书4:16)。最后一句似乎也能按此意解释,即是说:行了使徒事业的人,能“遮盖许多的罪”(彼得前书4:8);就是说:这人不论自己有多少罪,只要有悔痛改过之心,必蒙上帝赦免;换句话说,那归化罪人灵魂的人,必将从上帝那里获得恩宠,坚持于善,得“救自己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