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第二章开始到第六章,是耶利米先知传递上帝信息的几段的神谕。这几段神谕是在约西亚王朝的时候写下来的,并且根据这几章的内容,应该是在约西亚的宗教改革之前所传递的。

  • 2:1 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
  • 2:2 “你去向耶路撒冷人的耳中喊叫说,耶和华如此说:‘你幼年的恩爱,婚姻的爱情,你怎样在旷野,在未曾耕种之地跟随我,我都记得。
  • 2:3 那时以色列归耶和华为圣,作为土产初熟的果子;凡吞吃它的必算为有罪,灾祸必临到他们。这是耶和华说的。’”
  • 2:4 雅各家、以色列家的各族啊,你们当听耶和华的话。
  • 2:5 耶和华如此说:“你们的列祖见我有什么不义,竟远离我,随从虚无的神,自己成为虚妄的呢?
  • 2:6 他们也不说:那领我们从埃及地上来,引导我们经过旷野,沙漠有深坑之地,和干旱死荫、无人经过、无人居住之地的耶和华在哪里呢?
  • 2:7 我领你们进入肥美之地,使你们得吃其中的果子和美物;但你们进入的时候就玷污我的地,使我的产业成为可憎的。
  • 2:8 祭司都不说:‘耶和华在哪里呢?’传讲律法的都不认识我。官长违背我;先知藉巴力说预言,随从无益的神。”

以色列人与上帝的关系一个很形象的比喻就是妻子与丈夫的关系,是一个约的关系(婚姻也是一个约的关系)。耶利米在这里用幼年的恩爱,婚姻的爱情,表达了当初以色列与上帝美好的关系。但是,如果去敬拜偶像假神,就如犯了奸淫一样。所以,立约的时候,百姓发誓要忠心,“凡主所吩咐的,我们定要遵守”,到进入迦南地之后,随从迦南人的风俗,敬拜亚舍拉和巴力等偶像,这就是犯下了属灵的奸淫。

在旷野之中,他们虽然悖逆上帝,但是,即便如此悖逆的光景,还是比在迦南地更好,可见以色列人是处于一种何等荒凉的光景之中。

在这里先知引用了以色列人律法之中关于初熟的果子的律法,按着律法初熟的果子是分别为圣,归于上帝的。
第一、以色列人是世界万族万民之中,第一个被拣选的,也是作为初熟的果子奉献给上帝的,因此,必须要完全归属于上帝。但是,现在却将自己的心归向假神和偶像。

第二、既然初熟的果子是属于上帝的,那么,凡是攻击,苦害,压迫以色列人的,难免其责。虽然以色列人悖逆上帝,但是,他们仍旧是属于上帝的子民。

在这里特别对几种人提出他们的罪恶,这几种人都是以色列人的领袖:

  1. 祭司:出他们的罪恶,因为他们身为祭司,却不信上帝,却说上帝在哪里呢?祭司本身是让人与上帝和好的职事,但是,迦南异教的影响下,祭司放松了对律法与道德的要求。因为迦南地的宗教是道德败坏的,他们认为,越血腥,越淫乱,越暴力,神明就越喜欢。所以,犹大人的祭司受到迦南地祭司之风俗的影响,以至于放松了道德要求,忽视了上帝律法的准则。也正是因为宗教领袖们都如此,那么,对百姓来说岂不是更容易放松他们对律法的要求吗?正是有祭司的坏榜样,犹大人也追随他们的脚步。
  2. 传讲律法的:这个指的是利未人,既然服侍上帝的领袖——祭司都如此败坏,在圣殿里面作为其他服侍的利未人当然是上好下效。传讲律法自己也是不遵行律法了。当然,这个不遵行律法的包含了祭司,因为他们也是如此。
  3. 官长:也就是政治的领袖们。政治的领袖们,他们更是做了坏的榜样,我们必须要说的,政治人物的心基本上是脏的,因为没有足够的厚黑,如何能参政呢?即便是现在的政治人物,哪一个不是精明的不得了呢?所以,在这里我们看到,官长也是如此。他们为了迎合祭司和百姓的需要,放气了他们本身的原则,去和他们一同敬拜假神。
  4. 假先知:这里说的是先知借着巴力说预言。也就是说,这些先知他们并非是真先知,而是假先知。与其说,他们是借着巴力说预言,还不如说,是借着巴力满足百姓和官长们的想法和欲望。所以,这些假先知,因为他们需要,就说平安了;因为政治的需要迎合上层人物的想法。

所以,这些人看似是虔诚人,实际上都是充满罪恶之人。所以,先知在这里严谴责他们。

  • 2:9 耶和华说:“我因此必与你们争辩,也必与你们的子孙争辩。
  • 2:10 你们且过到基提海岛去察看,打发人往基达去留心查考,看曾有这样的事没有。
  • 2:11 岂有一国换了他的神吗?其实这不是神!但我的百姓将他们的荣耀换了那无益的神。
  • 2:12 诸天哪,要因此惊奇,极其恐慌,甚为凄凉!这是耶和华说的。
  • 2:13 因为我的百姓做了两件恶事,就是离弃我这活水的泉源,为自己凿出池子,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

这几节的经文,我们看到一个神奇的事情,那就是有人弃真求假,离弃真神,转而去敬拜假神。这好比什么呢?好比离开了活水的泉源,然后去凿出一个破裂的池子。为什么这么比喻?因为在迦南地完全是靠天来水,水资源是非常的匮乏,如果有一个活水的泉源,谁都是会紧紧抓在手中,不会放弃的。但是,居然有人放弃来真神,去寻求假神。这岂不是一件非常稀奇的事情。

但是,还是真的有人去这么做了。这就像是破裂的水池,毫无希望。所以,耶利米提醒他们,从来没有一个国家换了他们祖宗的神。异教徒在无论什么情况下都终于他们的神明,但是,以色列人却是常常悖逆自己的神明,宁愿去敬拜偶像,这是一件何等荒谬的事情呢。但是,最终就像破裂的水池一样,是无法满足以色列人的需要。他们看似平安,实际危险,看似得到饱足解渴,实际上不过是望梅生津。

  • 2:14 “以色列是仆人吗?是家中生的奴仆吗?为何成为掠物呢?
  • 2:15 少壮狮子向他咆哮,大声吼叫,使他的地荒凉;城邑也都焚烧,无人居住。
  • 2:16 挪弗人和答比匿人也打破你的头顶。
  • 2:17 这事临到你身上,不是你自招的吗?不是因耶和华你上帝引你行路的时候,你离弃他吗?
  • 2:18 现今你为何在埃及路上要喝西曷的水呢?你为何在亚述路上要喝大河的水呢?
  • 2:19 你自己的恶必惩治你;你背道的事必责备你。由此可知可见,你离弃耶和华你的上帝,不存敬畏我的心,乃为恶事,为苦事。这是主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想当年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他们欢喜快乐的获得了自由。他们有不工作休息的自由,他们有敬拜上帝的自由。但是,现在他们Uranus由成为了奴隶,因为他们转身去敬拜偶像,然后依靠别国的军政的实力。
当初埃及是何等的强大,以色列不过是一群为奴之人。他们没有军队,没有科技,没有经济能力,但是,他们最终出埃及了,因为他们依靠上帝,因为他们的领袖摩西和亚伦知道在上帝的帮助下可以战胜地上一切以自己军队强权自夸的人。但是,现在以色列人却是东倒西歪,一边投靠埃及,又一边去投靠亚述帝国,他们只能成为他们的奴隶,而没有真正的自由。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他们依靠人,而不是去依靠上帝,他们听从假先知,而不是真先知。他们离弃上帝。他们还是做奴隶,而不是在上帝里面得到真正的自由。所以,先知用背道这个词汇,什么是背道?背道就是转身离开的意思,他们转身离开真实,反而去寻求虚假。他们背道,是一个极大的罪,并且以色列人的历史上,他们背道是常态!这是一个何等可怜的光景呢?

那么,对于基督徒来说,也是需要经常提醒,圣经告诉我们说,不要从恩典中堕落,不要失去起初的爱心,不要爱世界,不要在黑暗里面。这些都是对于我们的提醒。对于异教徒来说,他们本来就是随从世界的神,对它们来说,无所谓背道了,而基督徒则是不小心就会背道!

  • 2:20 “我在古时折断你的轭,解开你的绳索。你说:‘我必不侍奉耶和华’;因为你在各高冈上、各青翠树下屈身行淫(或译:我在古时折断你的轭,解开你的绳索,你就说:我必不侍奉别神。谁知你在各高冈上、各青翠树下仍屈身行淫)。
  • 2:21 然而,我栽你是上等的葡萄树,全然是真种子;你怎么向我变为外邦葡萄树的坏枝子呢?
  • 2:22 你虽用碱、多用肥皂洗濯,你罪孽的痕迹仍然在我面前显出。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 2:23 你怎能说:‘我没有玷污、没有随从众巴力’?你看你谷中的路,就知道你所行的如何。你是快行的独峰驼,狂奔乱走。
  • 2:24 你是野驴,惯在旷野,欲心发动就吸风;起性的时候谁能使它转去呢?凡寻找它的必不致疲乏;在它的月份必能寻见。
  • 2:25 我说:‘你不要使脚上无鞋,喉咙干渴。’你倒说:‘这是枉然。我喜爱别神,我必随从他们。’”
  • 2:26 “贼被捉拿,怎样羞愧,以色列家和他们的君王、首领、祭司、先知也都照样羞愧。
  • 2:27 他们向木头说:‘你是我的父’;向石头说:‘你是生我的。’他们以背向我,不以面向我;及至遭遇患难的时候却说:‘起来拯救我们。’
  • 2:28 你为自己做的神在哪里呢?你遭遇患难的时候,叫他们起来拯救你吧!犹大啊,你神的数目与你城的数目相等。”
  • 2:29 耶和华说:“你们为何与我争辩呢?你们都违背了我。
  • 2:30 我责打你们的儿女是徒然的,他们不受惩治。你们自己的刀吞灭你们的先知,好像残害的狮子。
  • 2:31 这世代的人哪,你们要看明耶和华的话。我岂向以色列作旷野呢?或作幽暗之地呢?我的百姓为何说:‘我们脱离约束,再不归向你了’?
  • 2:32 处女岂能忘记她的妆饰呢?新妇岂能忘记她的美衣呢?我的百姓却忘记了我无数的日子!
  • 2:33 “你怎么修饰你的道路要求爱情呢?就是恶劣的妇人你也叫她们行你的路。
  • 2:34 并且你的衣襟上有无辜穷人的血;你杀他们并不是遇见他们挖窟窿,乃是因这一切的事。
  • 2:35 你还说:‘我无辜;耶和华的怒气必定向我消了。’看哪,我必审问你;因你自说:‘我没有犯罪。’
  • 2:36 你为何东跑西奔要更换你的路呢?你必因埃及蒙羞,像从前因亚述蒙羞一样。
  • 2:37 你也必两手抱头从埃及出来;因为耶和华已经弃绝你所倚靠的,你必不因他们得顺利。”

上图:以色列南地自然保护区中的野驴(Ramon Crater, Ramon Nature Reserve)。
上图:以色列南地自然保护区中的野驴(Ramon Crater, Ramon Nature Reserve)。

在这一段经文之中,先知耶利米用一堆的事物来比拟犹大人的光景:

  1. 顽梗的牲畜。
  2. 败坏的枝子。
  3. 污秽的身体。
  4. 野地的牲畜。
  5. 羞愧的窃贼。
  6. 屡教不改的子女。
  7. 战争的俘虏。

我们看到这么多的类比之中,目的是为了衬托出犹大人的悖逆。知道对不去行,上帝屡次管教仍旧不会改。比真先知责备,却会恼怒杀害了真先知。

所以,上帝的子民反复无常,背弃了上帝所立下的盟约,还以为自己是无罪的。他们向外邦人献媚的时候,他们在各高岗上,青翠树下献祭给偶像的时候,他们就难逃上帝的审判。所以,犹大国在两大强过的压制下,他们以为自己能通过政治的手段,保护自己的安全。但是,在上帝的手之中,他们所谓的政治智慧不过是笑话罢了。即便强大如埃及,如亚述,他们也不能逃脱上帝的掌管,她们最终也如此以色列一样,被上帝所粉碎。那么,犹大就没有希望了吗?盟约就如此断绝了吗?当然不是,以色列仍旧是有希望,这正是耶利米先知所传讲信息的下一个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