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1 逾越节以前,耶稣知道自己离世归父的时候到了。他既然爱世间属自己的人,就爱他们到底。

逾越节是犹太人所有的庆节中最大的庆节。关于这庆节的来历、意义与仪式等,参阅出埃及记12;利未记23:5-8;民数记28:16-25;申命记16:1-9和马太福音26章附注。至于耶稣时代所持守的仪式,米示拿(Mishna)内有一篇很长的论文名叫pesachim的,讲述得非常详细,可资参考。在这里只讨论吾主耶稣是在哪一天和他的门徒举行了最后一次逾越节,是在尼散月十三日,或是在尼散月十四日?根据法律,这庆节应在尼散月十四日“黄昏的时候”举行(出埃及记12:6)。三对观福音一致声明耶稣遵守了这条法律(马太福音26:17;马可福音14:12;路加福音22:7),但另一方面却暗示不是所有的耶路撒冷人都在那一天举行。我们知道在逾越节那一天,就如在安息日一样,任何劳工犹太人都不可做。但是那些随从耶稣的热心妇女,当耶稣埋葬后,赶快去备办了香液香料(路加福音23:56);亚利马太的约瑟也在那一天买了裹尸布(马可福音15:46),古利奈人西门也是在那一天午时从田间回来,似乎他从清早到中午在田间工作,现在赶回家去预备明天过节(路加福音23:26)。犹太人的仆役和圣彼得随身带了在那一天严禁人带的武器(马太福音26:47、51;马可福音14:43、47;路加福音22:49)。由于这些或隐或显的记载,我们可以推知耶稣一方面按三对观福音遵守了犹太人的逾越节的法律,另一方面却在前一天即尼散月的十三日,举行了逾越节晚宴。若显然也是这样记的。他所记的无疑是指耶稣最后的逾越节晚餐(马太福音26:20-29;马可福音14:17-25;路加福音22:14—30)。为此他说“逾越节以前”(13:1),“那日是预备逾越节的日子”(19:14),“他们……恐怕染了污秽,不能吃逾越节的筵席”(18:28)。又说耶稣是在预备日死的(19:31)。这预备日的下一天是个“大安息日”,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讨论的这逾越节。从这些若独有的记述,我们可推断耶稣不是在十四日,乃是在十三日举行了逾越节;换句话说,耶稣一定是在十三日即礼拜四晚上吃了逾越节的羔羊,而建立了圣体圣事(圣餐)。在十四日即礼拜五死在十字架上,在十五日即礼拜六差不多全部的犹太人举行逾越节的时候,耶稣已安葬于坟墓中了。这是确实无疑的事。但现在要研究为什么耶稣提前吃了逾越节的晚宴?学者间的意见颇多:有的根本说耶稣这次的晚餐不是法律上规定的逾越节晚宴;有的认为耶稣以他上帝的权威提前行了逾越节的晚宴;有的却说犹太人为便于处理耶稣的案件,把逾越节后移了一天,在十五日举行。但按普通一般现代学者的意见,认为耶稣是照犹太人的法律遵守了逾越节的考定法利赛人坚持古老遗规,在十三日晚上举行逾越节,因为他们说十三日下午太阳西沉后,已算是十四日。但撒督该人却不如此计算,为此他们在十四日晚上举行逾越节。这种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解说,虽然不能说一定与事实相合,然而尚可自圆其说。为此我们依从这一说。关于晚餐的地点,自从史家尤西比乌以来,按历史相传,都说是在耶路撒冷西南,也许即是约翰·马可的家(使徒行传12:12、25)。在这里耶稣建立了圣体和圣品两件圣事;似乎又在这里于五旬节日圣灵降来人世(使徒行传1:13)。到了第二世纪,信友为纪念圣灵降临,在这里修盖了一座小圣堂。到第四世纪另修建了一座名叫“圣锡安”的大堂。根据耶路撒冷教会的传说,圣母于耶稣去世后就住在那里,最后也死在那里。

  • 13:2 吃晚饭的时候,魔鬼已将卖耶稣的意思放在西门的儿子加略人犹大心里。
  • 13:3 耶稣知道父已将万有交在他手里,且知道自己是从 神出来的,又要归到 神那里去,
  • 13:4 就离席站起来,脱了衣服,拿一条手巾束腰,
  • 13:5 随后把水倒在盆里,就洗门徒的脚,并用自己所束的手巾擦干。

“吃晚饭的时候”,有些抄卷作“晚餐以后”。但这种读法与上下文不合,故现代的学者大都不从这一读法。耶稣的苦难和惨死在约翰福音与路加福音(21:14)看来,简直是魔鬼直接发动的。自从耶稣躲开犹太人,退避到伯大尼(12:37),到现在已经是四天了。在这四天内,耶稣尚行了其他许多事迹,不过圣史略过不提。若从礼拜四的晚餐起,就开始叙述耶稣的苦难。但对于苦难始末中极关重要的一件事——建立圣体,却只字未提。他之所以不提,可能是因为他已在6章内对圣体圣事的奥义已发挥尽致,并且以下的五章内(13-17),他所记述的也全是充满圣体圣事道理的记录。的确,那迫使耶稣藉着麦面饼和葡萄酒,将自己留在世上的热情爱火,弥漫了这五章的字里行间。圣体圣事是耶稣对世人爱情的极点,是他苦难惨死的重演,是造物主和受造物合一的奥迹。仰合耶稣圣心的旨意,以爱还爱,以心体心,就如耶稣爱我们,我们也彼此相爱,并以慷慨甘受牺牲的爱情,来参与他的苦难圣死,这可说是以下五章的主题,也可说是圣体圣事的效果。若虽然没有记载建立圣体圣事这一项大事,但给我们保存了6章内的“生命之粮”和在这五章内所称的“临别赠言”。实际上,是他给圣教会揭露了圣体圣事的真谛。“时候到了”一句,是呼应本书多次提到的“他的时候还没到”(2:4;7:30;8:20)那句话,他的时候就是该按父的圣意为人类牺牲性命的时候。从前他总是躲避犹太人的毒手,不是因为怕死,实在是因为按父的旨意,受难的时候尚未来到。现在他的时候既已来到,他就挺身而出,视死如归,从容不迫,引首就刑。“就爱他们到底”,所谓“到底”不是说到他死为止,而是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为此有的古译文作“爱他们直到永远”。3节可作这样解释:耶稣虽然明知自己是永远圣父的圣子,是由父而来,又要回到父那里去,实在是宇宙万物普世万民的大主宰;但他却自愿作世人的仆役,给使徒们洗脚,连那忘恩负义将要出卖他的犹大,也没有放在自己服役的对象以外。按犹太人的习俗,给别人洗脚是奴仆的专差。假使一个犹太人做了奴仆,主人也不能命这做了奴仆的犹太人,去作这种下贱的事。如今这位万王之王,万君之君的上帝圣子耶稣,竟跪在地下,“就洗门徒的脚”。耶稣的这种出乎寻常的自谦行为,是立表的,是启示的,是圣洁的:立的是爱情与谦逊的表样;启示的是信仰他的人该彼此相亲相爱的道理;圣洁的是要使徒该超凡人圣,配去领导他眼看就要建立的教会;同时也要一切的信友该如何圣洁自己的灵魂,去领吾主耶稣的至圣圣体。

  • 13:6 挨到西门·彼得,彼得对他说:“主啊,你洗我的脚吗?”
  • 13:7 耶稣回答说:“我所做的,你如今不知道,后来必明白。”
  • 13:8 彼得说:“你永不可洗我的脚!”耶稣说:“我若不洗你,你就与我无份了。”
  • 13:9 西门·彼得说:“主啊,不但我的脚,连手和头也要洗。”

“挨到西门·彼得”:从这句话的语气看来,似乎不是先给彼得洗了脚,为此有些学者认为耶稣先洗了别的使徒的脚,然后才洗彼得的脚。金口圣约翰竟敢说耶稣由于至深的谦逊先给犹大洗脚。但敖黎革讷却另有见解,他以为耶稣既与恶徒永远无分,便没有给恶徒洗脚。这理由看来不够充足,因为耶稣至死没有在使徒面前公然羞辱过犹大。若不给他洗脚,这不但是公然羞辱,简直是在揭露他的隐恶。以爱仇为训的耶稣决不会出此一策。至于耶稣没有先给彼得洗脚,也是一项少数学者的见解。现代大多数的学者都赞同圣奥古斯丁的意见,认为先给彼得洗脚,理由是:假使耶稣先给别的使徒洗脚,他们一定就像彼得,诚惶诚恐,抵死拒绝。但圣史却没有这样记载,可见是先给彼得洗脚无疑。再说,若不是先给彼得洗脚,彼得也不会感到那样突如其来,惊讶不已。彼得因为常怀尊师重道的观念,眼看耶稣要给自己洗脚,觉得如此太不适合耶稣的身份,故提出了出自敬爱的抗议。耶稣看透了他的这个弱点——感情易于冲动,富于热爱,就专向他这个弱点进攻,给他一个爱情的打击:“我若不洗你,你就与我无份了。”“有份”即谓与某人一起生活,共乐共苦;反之,“无份”即表示没有关系,没有来往。那么与耶稣无分,就是与耶稣断绝关系,没有来往。这样的结果,前途岂堪设想?为此彼得立时转变了态度,又进一步要求:“主啊,不但我的脚,连手和头也要洗。”彼得的感情易于冲动,这又是一明证。“你如今不知道,后来必明白”:这句话的意思,自从敖黎革讷起直到现在,有不少的学者认为包含一种神秘的意义,但我们依据金口圣约翰和大多数学者的意见,以“以后必明白”,是指耶稣给使徒洗脚后所讲的,虚心处己的谦逊和彼此相爱的道理(12-17),以及灵魂赖他的苦难而获得圣洁的教训,因为耶稣的这种奴仆的行为(腓立比书2:7),是他苦难的一种预表。这样的奥义,彼得当时不明白,但到了圣灵降临以后,他就明白了:基督该受苦受死,救人赎罪。

  • 13:10 耶稣说:“凡洗过澡的人,只要把脚一洗,全身就干净了。你们是干净的,然而不都是干净的。”
  • 13:11 耶稣原知道要卖他的是谁,所以说:“你们不都是干净的。”

犹太人的习惯是赴宴席前先该沐浴。但平常他们行路穿拖鞋,到了宴客的地方,脚上总免不了沾染尘土,为此在家已沐浴过的人,只要洗洗脚,就可以入席,不必再全身沐浴了。使徒们与耶稣三年之久共同生活,优游于耶稣的春风化雨的教训中(15:3),自然都成了洁身的人,只有那阳奉阴违的犹大却自甘堕落未能洁身自爱。洗脚一事,圣师们都认为是一种象征的行为,就是叫信友该常洗去自己习惯犯的小罪,尤其是在领圣体前,该用痛悔的泪洗去这灵魂上的尘土,好能身心纯洁地去领圣体;也是叫人,尤其在领圣体前,应效法耶稣在洗使徒的脚时所立的谦逊和爱德的表样。这是彼得当时所不明白的,耶稣在下边将这事讲解得更清楚。

  • 13:12 耶稣洗完了他们的脚,就穿上衣服,又坐下,对他们说:“我向你们所做的,你们明白吗?
  • 13:13 你们称呼我夫子,称呼我主,你们说的不错,我本来是。
  • 13:14 我是你们的主,你们的夫子,尚且洗你们的脚,你们也当彼此洗脚。
  • 13:15 我给你们作了榜样,叫你们照着我向你们所做的去做。

“你们也当彼此洗脚”:是说你们该彼此相爱,互相服事,在需要的时候,更该毫无难色地为你们的弟兄去做人视为下贱的差事,因为我是你们的主,你们的夫子,也毫无难色地做了你们的仆役。吾主耶稣如此作,是为教训天下所有的信徒,尤其是治理他建立的教会的领袖,该谦虚自下。为此作教会领袖的人总不该忘记这千古不磨的谦逊奇表。事实上,查考历史,历来确有教宗、主教、修会院长并信奉耶稣的君王诸侯,每年大瞻礼五为效法耶稣的谦逊,曾给教友或臣民行这洗脚的礼节。现在教会有些地方的主教神父仍行这礼节。“何处有仁,何处有爱,那里便是上帝的所在。基督的爱集合了我们,团结一致……我们该敬畏爱慕生活的上帝,并该由赤诚的心,彼此相亲相爱……”。

  • 13:16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仆人不能大于主人,差人也不能大于差他的人。
  • 13:17 你们既知道这事,若是去行就有福了。
  • 13:18 我这话不是指着你们众人说的,我知道我所拣选的是谁。现在要应验经上的话,说:‘同我吃饭的人用脚踢我。’

“仆人不能大于主人,差人也不能大于差他的人”,更没有人大过耶稣。那么,耶稣既然谦卑自下到了如此地步,竟然跪伏在使徒前洗他们的脚,我们既然信仰耶稣。追随他的芳表,就应该按圣保罗说的:“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他本有 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 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腓立比书2:5-7)。我们若越怀着耶稣的心思,就越照着他的表样去实行,也越是有福的。十二使徒,除犹大外,都遵行了耶稣的这项命令,获得了永远的真福。犹大的执迷不悟,使耶稣倍觉伤心。他在这晚餐之间,屡次暗示犹大存心出卖他的恶意,是愿犹大回头自新。然而这种努力,终属徒然。耶稣压抑不住心头的烦闷,便引用了诗篇上的一句话说:“同我吃饭的人用脚踢我”(咏41:9)。这句话原是大卫在他的好友亚希多弗背弃他而反抗他后所说的(撒母耳记下15:12、31;16:20-23;17:1-4),因这句话很适合于犹大的忘恩负义,耶稣就拿来引用了。仇敌的陷害尚易忍痛,只是好友的背叛实在令主伤心。

  • 13:19 如今事情还没有成就,我要先告诉你们,叫你们到事情成就的时候可以信我是基督。
  • 13:20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有人接待我所差遣的,就是接待我;接待我,就是接待那差遣我的。”

耶稣既然知道犹大有出卖他的恶意(6:70、71),为什么不早就辞掉他呢?对于这个疑问圣奥古斯丁解答得很好,他说是因为耶稣愿效法他的父:父既容忍恶人,他便容忍恶徒;父不仅使太阳照耀好人,同时也照耀歹人;使雨水落在好人的田里,也落在歹人的田里。耶稣对于犹大始终没有失望,希望能在最后的一刻,他的劝言,他的慈爱,能感化犹大的硬心。可是“在现在”,就是在他被出卖的前几个时辰,免得使其余的门徒受不住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因而见怪,失望,甚至背弃他,为此他不能不露出十二门徒中,有一个即将出卖他的。但仍没有分明说出是犹大。“你们到事情成就的时候可以信我是基督”,在原文之中是没有“基督”二子,“你们……可以信我是”,“我是”二字是若对耶稣爱用的一个神妙的语词,其意是说:耶稣虽未明言,却暗示他就是基督,上帝的儿子(5:38;7:17;8:24;8:42等)。耶稣既然是上帝的儿子,所以他就愿意讲论自己和父的关系,并自己和门徒的关系(马太福音10:40),“有人接待我所差遣的,就是接待我;接待我,就是接待那差遣我的。”看哪!派遣耶稣来的是父:这是耶稣和父的关系;耶稣所派遣的是使徒:这是耶稣和使徒的关系。

  • 13:21 耶稣说了这话,心里忧愁,就明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你们中间有一个人要卖我了。”
  • 13:22 门徒彼此对看,猜不透所说的是谁。
  • 13:23 有一个门徒,是耶稣所爱的,侧身挨近耶稣的怀里。
  • 13:24 西门·彼得点头对他说:“你告诉我们,主是指着谁说的。”
  • 13:25 那门徒便就势靠着耶稣的胸膛,问他说:“主啊,是谁呢?”

上图:耶稣时代犹太人的逾越节筵席落座方式示意图,他们都斜躺着,表示脱离埃及奴役后的自由。
上图:耶稣时代犹太人的逾越节筵席落座方式示意图,他们都斜躺着,表示脱离埃及奴役后的自由。

大家欢聚时,耶稣因心神烦乱,就告诉席间欢宴的使徒,他们之中有一个要出卖他。他说出这话,是叫使徒知道:使他伤心烦闷的是他们中的一个人。按常情来说,使徒们彼此认识,该比耶稣认识他们更清楚。但这个普通心理的原则,这一次却发生了例外。因为犹大对他自己决意出卖耶稣的勾当,尽力隐瞒,始终没有露出破绽,因此他的同伴始终不怀疑他能做这样的事。他们一听耶稣这话,便张惶失措,面面相觑,彼此猜度这承恩团体中的负恩人究竟是谁。口快心直的彼得,压制不住心中的惊愕和闷气,便向斜依在耶稣怀里的爱徒约翰,眨眼示意,要他问问耶稣,究竟这个败类是谁。“侧身挨近耶稣的怀里”:要明白这句话,先该了解当时宴会的风俗情形:耶稣和他的门徒不像我国人围桌坐着进食,也不像古来的犹太人站着吃逾越节羔羊(出啊积极12:11),而是按当时流行于犹太民间的希腊和罗马的混合风俗,躺卧在矮而宽的凳子上进食。在矮而宽的凳子上铺有褥子,多少人人席,就铺多少褥子,凳子大概排作马蹄形,中间有略低的桌子,上面放着食物。读者看看下列的图形,便可一目了然了。彼得没有直接问耶稣,而托若去问,也许是由于自己说话鲁莽,怕受耶稣责备的缘故。

耶稣与门徒晚餐席位图
耶稣与门徒晚餐席位图

  • 13:26 耶稣回答说:“我蘸一点饼给谁,就是谁。”耶稣就蘸了一点饼,递给加略人西门的儿子犹大。
  • 13:27 他吃了以后,撒但就入了他的心。耶稣便对他说:“你所做的,快做吧!”
  • 13:28 同席的人没有一个知道是为什么对他说这话。
  • 13:29 有人因犹大带着钱囊,以为耶稣是对他说:“你去买我们过节所应用的东西”,或是叫他拿什么周济穷人。
  • 13:30 犹大受了那点饼,立刻就出去。那时候是夜间了。

犹太人的风俗,在宴席上主人蘸一块饼递给客人,是表示对那一位客人的特别敬意。耶稣用这种高看犹大的敬意,仍是希望软化他的铁石心肠。然而固执于恶的犹大丝毫不受感动,撒但遂随着那块饼进了犹大的心,换句话说,撒但完全占据了他的心,他也完全成了撒但的奴才。耶稣自觉人事的方法已经用尽,遂无限伤心的对他说:“你所做的,快做吧!”除了约翰和彼得外,其他九位门徒不明白耶稣这句话的意思。历来的解经学家至今还在争论:耶稣递给犹大的那块饼,是耶稣的圣体,或是一块普通的饼?有说是圣体的也有说是普通饼的。似乎后一说为是。因为按圣保罗(哥林多前书11:25):耶稣建立圣体,不在晚餐进行之间,而在晚餐完毕之后;并且按若此处的记载,“犹大受了那点饼,立刻就出去”,但晚餐依旧继续进行。耶稣用来成圣体的饼,他并没有蘸在果浆里(Charoseth),然后递给使徒,因为按逾越节宴席的规则,果浆已经在此时吃完了。约翰以三对观福音的记载,来证实犹大所吃的是耶稣的圣体,也不见得已成定论(参阅马太福音26:17-29;马可福音14:12-25;路加福音22:7-38等处的经文和马太福音26章附注)。“那时候是夜间了”:晚餐室外无论是如何漆黑,但晚餐室内的真光仍然照耀。可惜犹大竟然舍弃真光,投向黑暗!真光象征救援,黑暗象征丧亡。犹大自愿走向丧亡,与耶稣何干?天然的夜是黑沉沉的,但黑得并不可怕,可是犹大及与犹大相似的信友的心,漆黑得多么骇人!

  • 13:31 他既出去,耶稣就说:“如今人子得了荣耀, 神在人子身上也得了荣耀。
  • 13:32  神要因自己荣耀人子,并且要快快地荣耀他。

从本章31节到16章最后一节,可说是耶稣的“临别赠言”,或按不少学者的意见称为“晚餐训辞”。17章是记载耶稣以大祭司的身份向父所作的祈祷,不属于对使徒的“临别赠言”。这“临别赠言”全是耶稣一片真情的自然流露,活像一位慈父在逝世时给自己的儿女遗留下的最宝贵的遗训。黎角提说:“这些谈话像圣爱的火山爆发,抑压不住。由他喷出的火流蔓延,时急时缓,前进又回旋,盖过丘陵,填满山涧,一切都被铲削,溶化,全区都变成爱的火海。有爱父之爱,有爱使徒之爱:对父,他不久就要回到他那里去;对使徒,却不久就要与他们分离……。”这篇“临别赠言”的主要意思,是要人信仰,翕合,追随耶稣。耶稣现在虽然要离世归天,但他并不使使徒孤苦伶仃,他要再来,并且还要从父那里给他们派遣圣灵来。圣灵要保护,安慰他们。圣灵要使他们全明白耶稣的教训的奥义。圣灵还要赐给他们战胜尘世的勇力与坚毅。“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16:33)。这句话也许是耶稣这些话的精髓。犹大一出去,便去告诉那些心怀杀机的犹太人,今夜如何捉拿耶稣。“如今人子得了荣耀……”:耶稣的荣耀,就是他的苦难。为此他的苦难开始,他就说他受到了荣耀。他一生用自己的思言行为荣耀了父(7:18;8:50、54;11:4、40),他现在要用他的苦难惨死再接再厉地荣耀父(12:28)。父也要荣耀子,因为在他死去三天之后,要叫他复活,再过不久,要召他升天,永远为王。32节是解释31节的意思,然而用语却特殊高妙:“上帝既然在人子身上得到了荣耀”,是指耶稣的苦难(7:39;12:28);“ 神要因自己荣耀人子”,是指耶稣的复活升天(17:5;使徒行传3:13);“并且要快快地荣耀他”,因为受难复活的时候已来到了。明天这时,耶稣就已埋在坟墓里。再过一天便要荣耀复活了。再过四十天便要凯旋升天,在父怀里获享永远的荣耀了。

  • 13:33 小子们,我还有不多的时候与你们同在;后来你们要找我,但我所去的地方你们不能到。这话我曾对犹太人说过,如今也照样对你们说。

“小子们!”这是充满慈父疼爱儿女的一种甜蜜的亲爱称呼。耶稣在他复活后,给使徒显现时,常爱这样称呼他们(21:5)。耶稣的爱徒也效法老师爱用这甜蜜的称呼“小子们”来称呼他的教友。他在第一封书信内,竟用了九次这样的称呼。耶稣现在向使徒说的话,和从前给犹太人所说的话。大致相同,但不完全相同:他的仇人要找他却找不着;他的使徒要找他,却会找着,并且还要在父家——天堂,永远和他住在一起(17:24)。但现在却不能跟他去,不能和他一同去死,一同复活,尚应在世上继续传扬他的福音,直到他们应去世的时候来到,那时就会再见耶稣(16:16),永远跟他在一起,再不分离。

  • 13:34 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
  • 13:35 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

爱人的命令,自古以来就有,为什么耶稣现在又说:“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呢?学者们的解释很多,有的说:信友因着爱脱去了旧人,穿上了新人,故称为新命令;有的说:因为爱人的命令,已由人的罪恶破坏了,耶稣把它重新整理,故称为新命令;有的说:耶稣三申五令,不厌其详地讲解这条命令,故称为新命令;有的说从前爱人的命令是“爱人如己”,现在爱人要如耶稣爱了我们一样。也许这最后一说是新命令的真意义。因为从前人爱人是为了自己,现在人爱人却该为了耶稣,因为“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故此称为新命令。圣约翰后来自己解释说:“主为我们舍命,我们从此就知道何为爱;我们也当为弟兄舍命”(约翰一书3:16)。这种超凡的伟大爱情,该是耶稣教会的标记:“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

  • 13:36 西门·彼得问耶稣说:“主往哪里去?”耶稣回答说:“我所去的地方,你现在不能跟我去,后来却要跟我去。”
  • 13:37 彼得说:“主啊,我为什么现在不能跟你去?我愿意为你舍命!”
  • 13:38 耶稣说:“你愿意为我舍命吗?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鸡叫以先,你要三次不认我。”

耶稣讲爱的新命令时(34、35),彼得大概没有注意。他恐怕仍是在心里聚精会神地思念那令他忧心的预言:“但我所去的地方你们不能到”(33)。为此他独自再问一次说:“主往哪里去?”不料耶稣的答复和先前一样:“我所去的地方,你现在不能跟我去”。彼得可能明白了耶稣的话是指自己的惨死说的,故此他慷慨地说:“主啊,我为什么现在不能跟你去?我愿意为你舍命!”耶稣知道彼得有为他牺牲性命的决心,但也知道在他顺父命,饮苦杯的时候,彼得的决心是靠不住的,为此预言他今夜鸡叫以前,他要三次否认自己。圣奥古斯丁解释彼得背主一事说:使徒的首领背弃了耶稣,因为他过于仗恃自己的力量。他的失足跌倒教训我们该常承认自己的软弱无能,专心依赖能坚固我们的吾主(腓立比书4:13)。“鸡叫以先”是指东方破晓的时候。一些学者都承认在耶稣时代,犹太人不可养鸡,为此他们便以为耶稣所说的鸡叫,是指划分时候的“鸡鸣时刻”,而不是实指鸡鸣。但看耶稣说话的语气,确是指实有的鸡鸣。不论如何,那鸡若不是犹太人,就是罗马军队所养的了,当时真地叫了。这一叫竟叫出了彼得觉悟与忏悔的眼泪。由此可见,耶稣所说的是实在的鸡叫,否则不会引起彼得这样深刻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