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1 这事以后,耶稣在加利利游行,不愿在犹太游行,因为犹太人想要杀他。

“这事以后”,按我们所赞同的意见,不是说五饼二鱼和讲论生命之粮的事后,立刻就离开了犹太,乃是说过了公元廿九年的五旬节以后,换句话说,差不多过了一个月以后,因为那年的逾越节是在四月,五旬节是在六月。在五旬节中耶稣声明了他自己的神性,曾因此激怒了犹太人,他们便设法要杀害他(5:18)。既然父预定的时刻尚未来到,耶稣便离开犹太,往加利利去了。在那周围附近一带周游,继续他的传教事业。

  • 7:2 当时犹太人的住棚节近了。
  • 7:3 耶稣的弟兄就对他说:“你离开这里上犹太去吧,叫你的门徒也看见你所行的事。
  • 7:4 人要显扬名声,没有在暗处行事的;你如果行这些事,就当将自己显明给世人看。”
  • 7:5 因为连他的弟兄说这话,是因为不信他。
  • 7:6 耶稣就对他们说:“我的时候还没有到;你们的时候常是方便的
  • 7:7 世人不能恨你们,却是恨我,因为我指证他们所做的事是恶的。
  • 7:8 你们上去过节吧,我现在不上去过这节,因为我的时候还没有满。”
  • 7:9 耶稣说了这话,仍旧住在加利利。
  • 7:10 但他弟兄上去以后,他也上去过节,不是明去,似乎是暗去的。

上图:2014年住棚节,一个犹太人走过耶路撒冷街道两旁的Sukkot棚子。
上图:2014年住棚节,一个犹太人走过耶路撒冷街道两旁的Sukkot棚子。

“住棚节近了”,犹太人过住棚节普通是在“提斯流”月十五日至廿一日,即阳历九月与十月之间。这一年的住棚节是十月十三日。这庆节的意义,是为纪念以色列人在进入应许之地以前,四十年之久旅行于旷野,栖身于帐棚之内;同时也是一个感恩节,因为此时正值收成已告结束,百姓就乘此机会感谢上帝赏赐全年粮食之恩。为此古时也称此节为“收割节”。此节和逾越节差不多是同样重要。为此庆祝的仪式也非常隆重。按约瑟夫的记载,似乎比逾越节还过得隆重。在古时只庆祝七天,后来多加一天,便成了八天的庆节。在此庆期中,男人都应手执一束树枝或树叶,高唱“大赞美词”(Magnum Hallel),参与清晨的祭献。同时一位祭司手拿一金器皿,在群众欢呼中前往西罗亚赤池子汲水,返回后,将汲来的泉水,洒在全燔祭坛的四角,恳求上帝赏赐一场秋雨(利未记23:34-37;出埃及记23:16;30:22;申命记16:13等)。百姓多次像在逾越节一样,借着这个庆节的机会,聚众商议,发表政治的意见,反对外人的统治,准备复国运动。在这种充满政治气味的环境中,他们为敬礼上帝的宗教性游行,一变而成为政治性的示威游行。由上面所述的这种时代背景,我们可以明白耶稣的弟兄要求耶稣上耶路撒冷去的实在用意。这完全是由于他们还不了解耶稣的超性使命,还不相信他是上帝子(5);更不明白他施行了五饼二鱼神迹后,为什么毅然拒绝了君王的尊位,错过了这个一举成名的大好时机。在他们看来,这实在未免可惜。然而另一个大好时机又快来到了,举国欢腾的住棚节就在目前,他们希望耶稣不要一误再误,又错过了这个机会。他们满心扬名耀祖的尘世观念,以为耶稣行了如此多的神迹,必定有意要显扬自己,慑服世界。但是穷乡僻壤的加利利,实在不是一个大显身手的地方。为此他们要耶稣往人物荟萃,四通八达的京城耶路撒冷去,在那里发挥自己的才能。使百姓看到他所行的神迹,万众一心,拥他为以色列君王。耶稣婉转拒绝,善言给他们解释说:“因为我的时候还没有满”。耶稣说这句话,暗示他以隆重的仪式进入耶路撒冷的时候还没有到,可是不久的将来必会来到,即在下年的逾越节前(12:1-19)。到了那时,他要这样作,为顺从父的旨意;可是现在父却另有旨意,为此他现在不能与民众的朝圣团一起上耶路撒冷去,免得发生意外。耶稣的弟兄所有的意思是属于世界的,他们和其他的世人一样,只知寻求世上的荣耀,当然世人与他们志同道合;但耶稣只寻求父的荣耀,他力证世界的行为是邪恶的,为此世界不能不憎恨他。“我现在不上去”,圣奥古斯丁说:耶稣说他不上去过节,是指的这庆节的前半期,正如下面第14节记述耶稣于庆节过了一半后才上圣殿去施教。有些学者把本章1-13这一段和第二章1-11所述迦拿变水为酒的事两相比较:在那里圣母请求,耶稣拒绝了;在这里弟兄们请求,耶稣也拒绝了。固然不能否认这两个事迹有相似的地方,但事迹的意义,却完全不同。假使说耶稣在迦拿拒绝了圣母的请求(我们不赞同这种讲法,参阅该处注解),但是随后却又俯听了他母亲的请求。在这里他始终反对他弟兄们的请求,丝毫没有让步。他们满心尘世的观念,为此不能相信一心仰慕天上之事的耶稣。“弟兄”二字,不应作狭义解释,只应作广义解释,即指耶稣的叔伯兄弟或表兄弟。参阅马太福音12章附注。“不是明去”这句话可解释耶稣所说的“我现在不上去过这节”的那句话,其意是说我不愿如你们想像的那样隆重,那样荣耀地进耶路撒冷。因为我的时候还没有到。

  • 7:11 正在节期,犹太人寻找耶稣,说:“他在哪里?”
  • 7:12 众人为他纷纷议论,有的说:“他是好人。”有的说:“不然,他是迷惑众人的。”
  • 7:13 只是没有人明明地讲论他,因为怕犹太人。

“正在节期,犹太人寻找耶稣”,这一句中的犹太人和第五章18节提到的犹太人是指专与耶稣作对,图谋杀害耶稣的犹太人,大概是指法利赛人而说的。他们按当时住棚节的习俗,出城欢迎从加利利来的朝圣团。他们满以为耶稣也会参加朝圣团来京过节,可是在朝圣团的行列中,却没有发现耶稣,因此在群众间发生了各种议论。不过那些拥护耶稣的人,最低限度在起头不敢公开地讲论他,因为害怕犹太人,就是害怕在耶路撒冷有权有势的法利赛人去谋害耶稣。“他在哪里?”,“他”也翻译为“那个人”,这里的“那个人”按金口圣约翰的解释,犹太人以轻视的口吻查问,因为他们认为“耶稣”二字已不足挂齿了。可见他们憎恨耶稣的心情,到了什么程度。

  • 7:14 到了节期,耶稣上殿里去教训人。
  • 7:15 犹太人就希奇,说:“这个人没有学过,怎么明白书呢?”
  • 7:16 耶稣说:“我的教训不是我自己的,乃是那差我来者的。
  • 7:17 人若立志遵着他的旨意行,就必晓得这教训或是出于上帝,或是我凭着自己说的。

14节不但指出耶稣上耶路撒冷的时期,而且还指出他施教的地点:时期是住棚节的第四天或第五天,地点是在众目共睹的圣殿内。他施教的对象是代表旧约宗教的耶路撒冷的居民,和各党各派的人士。“殿里”大约是指在圣殿庭院中或“所罗门廊”下(7:28;8:20;18:20)。“怎么明白书呢?”也可译作“怎么认识文字呢?”但文士之所以惊奇怪异,不在于耶稣会认识文字,因为在拿撒勒会堂的小学校中(Beth-hasepher),耶稣很可能和其他的孩子一样启蒙念书,不能不认识文字。可见他们惊奇怪异的,是在于耶稣没有受过高深的教育,没有在耶路撒冷经书学院(Beth-hamidrash)研究过经典,竟能高谈阔论,异乎常人,且能引经据典,适如其当。他们说这话,似乎还另有用意,妄想耶稣以圣经作权威证据,以掩饰他那一片不可告人的阴谋,要推翻摩西律法,自充为一个宗教改革家。耶稣针对着他们的妄想,作了这一次有力的自我辩护,使他们终于服输,无言可对:耶稣只在实行父委托给他的使命;他的一切教训都是出自父;谁若遵行上帝的旨意,便能认出他的道理是上帝的道理(8:28;12:49;14:10、21);善心的人立刻会明白耶稣所讲的道理,不能不出于上帝;只要世人诚心寻求真理,一定会找着真理(3:21;8:31、32;18:37)。

  • 7:18 人凭着自己说,是求自己的荣耀;惟有求那差他来者的荣耀,这人是真的,在他心里没有不义。
  • 7:19 摩西岂不是传律法给你们吗?你们却没有一个人守律法。为什么想要杀我呢?”
  • 7:20 众人回答说:“你是被鬼附着了!谁想要杀你?”
  • 7:21 耶稣说:“我做了一件事,你们都以为希奇。
  • 7:22 摩西传割礼给你们(其实不是从摩西起的,乃是从祖先起的),因此你们也在安息日给人行割礼。
  • 7:23 人若在安息日受割礼,免得违背摩西的律法,我在安息日叫一个人全然好了,你们就向我生气吗?
  • 7:24 不可按外貌断定是非,总要按公平断定是非。”

还有其他的理由,可以证明耶稣的道理完全是授命于父的,因为他只讲论父的道理,纯粹是以无我的精神传道。他已有一年多的时光,公开在各处讲道理,行神迹,所有的听众都能证明他从未寻求过自己的荣耀,只寻求那派遣他来的父的荣耀。像这样的使者无论在什么时候,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诚实无伪的,谁也不能证明他是有罪的(8:46),因为“在他心里没有不义”,换句话说,在他内没有虚伪(罗马书1:18;2:8;哥林多前书13:6等)。第19节由表面看来,似乎与上下都不甚相联贯,因此有些学者认为这可能是过了一个时期,再和犹太人辩论的一回事;但也有些学者却认为与上下有密切的联贯:前段是消极的辩白,后段是积极的辩白。现在不谈学者们的意见如何,只按圣奥古斯丁的意见来解释:本节不但与前面的意思联贯,而且启发下面数节的道理。那么就可推论出耶稣这句话的意思不外是说:你们自夸你们有上帝藉摩西赐给你们的律法,虽然你们以有这样的律法为荣,并以为你们自己完全按照律法行事,其实你们未曾遵守律法,只遵守了律法的皮毛,没有遵守律法的精髓。假使你们遵守了,你们便自然会接受我的教训,绝对不会说我废除了安息日的规则,更不会处心积虑,图谋杀害我。吾主耶稣在此无疑地暗示四个月前,他于安息日治好一个瘫子的事。犹太人正因为那回事才决定非把他处死不可(5:10-18)。事情在法利赛人之间虽然已到了如此严重的程度,但大部分的群众,尤其是从远方前来过节的朝圣团,对这种暗算耶稣性命的阴谋,却一无所闻。为此他们目瞪口呆,拿话搪塞耶稣说:“你是被鬼附着了!谁想要杀你?”这句话不像法利赛人对耶稣所说的话那样恶毒(马太福音12:24;马可福音3:22;路加福音11:15;约翰福音8:48),很可能是出于善心的指摘。他们的意思不外是说:你似乎在说疯话,这对我们无异是一种侮辱。我们根本就没有起过杀害你的念头,你这话是从何说起呢?为此耶稣没有反驳他们,只直接继续他和法利赛人的辩论。这项辩论的大意可作如下的解释:律法不应该按字面的意义去遵守,而该按精神,就是按立法者的意思去遵守。你们知道“凡在安息日工作的,应将他处死;”但你们为了施行割损礼,在安息日工作就认为不算违犯安息日。那么,我在安息日叫一个瘫子恢复健康,为什么你们就一口咬定说我破坏了安息日的律法呢?爱德的诫命不该超过其他一切的律法吗?关于割礼,参考创世记17:10-12,利未记12:3等处;关于安息日可行割礼,参阅米示拿(Mishna,sabbath18,3):“凡为施行割损礼所需要的事,连在安息日也可以去作”;及塔木得所记载的犹太文士的遗训(参见Strack Bill.Ⅱ,pag.487,etc.)。

  • 7:25 耶路撒冷人中有的说:“这不是他们想要杀的人吗?
  • 7:26 你看他还明明地讲道,他们也不向他说什么,难道官长真知道这是基督吗?
  • 7:27 然而,我们知道这个人从哪里来;只是基督来的时候,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
  • 7:28 那时,耶稣在殿里教训人,大声说:“你们也知道我,也知道我从哪里来;我来并不是由于自己。但那差我来的是真的。你们不认识他,
  • 7:29 我却认识他;因为我是从他来的,他也是差了我来。”
  • 7:30 他们就想要捉拿耶稣;只是没有人下手,因为他的时候还没有到。

“耶路撒冷人中有的说”,这几个人也许是和法利赛人有所勾结,故此他们早已知道首长们要杀害耶稣的决心。现在眼见耶稣各处讲道,无所顾忌,而蓄意消灭耶稣的法利赛人,不但不通缉逮捕,反而让他自由讲道,传布他的教义。为此他们私下议论说:莫非法利赛人也认耶稣是拯救以色列的基督吗?但这是不可能的事,因为他们认为法利赛人痛恨耶稣的心,真可说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那会有这样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呢?他们现在不下手逮捕耶稣,也许是另有计划,或等待更有利于他们的时机。此外他们这几个人的另一疑问是:耶稣究竟是不是要来拯救以色列的基督。对于这个疑难,他们无法解答,因为一方面耶稣讲道,行神迹,医病驱魔,完全适合于他们所理想的基督(31);但另一方面他们知道要来的基督应该生于大卫的故乡伯利恒,而现在的这位耶稣,据他们所知,是出生于加利利的拿撒勒。还有一种传说,更使他们如坠入云里雾中。人说:基督在公开出现以前,该在一个无人知道的偏僻地方度其隐秘的生活,到了公开露面的时候,古先知以利亚该把他领出来,介绍给民众。然而耶稣在拿撒勒的生活,不能算是一种隐秘的生活,又何况古先知以利亚尚未来到。耶稣为破除他们这种游移不决的疑问,大声疾呼说:他是直接由父派来的,不需要任何人的引见或介绍;不承认他是基督,乃是由于他们不认识父(5:37;18:19;马太福音11:2;路加福音10:22;约翰福音6:46)。耶稣这种严肃的讲论,又引起了法利赛人的杀机。可是他们虽有杀耶稣的企图,却没有人敢向他下手。这并不是他们心有余而力不足,最大的理由是上帝圣父给耶稣预定的时期尚未来到(12:23、27;13:1;16:21;17:1)。

  • 7:31 但众人中间有好些信他的,说:“基督来的时候,他所行的神迹岂能比这人所行的更多吗?”
  • 7:32 法利赛人听见众人为耶稣这样纷纷议论,祭司长和法利赛人就打发差役去捉拿他。
  • 7:33 于是耶稣说:“我还有不多的时候和你们同在,以后就回到差我来的那里去。
  • 7:34 你们要找我,却找不着;我所在的地方你们不能到。”
  • 7:35 犹太人就彼此对问说:“这人要往哪里去,叫我们找不着呢?难道他要往散住希腊中的犹太人那里去教训希腊人吗?
  • 7:36 他说:‘你们要找我,却找不着;我所在的地方,你们不能到’,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法利赛人一发见群众中有些人倾向耶稣,更见有些人竟信仰了耶稣,生怕若不及早解决耶稣,恐怕事过境迁,群众都信仰耶稣时,再下手就来不及了。于是便串通祭司长,与他们狼狈为奸,立时派遣差役去捉拿耶稣。“祭司长”是指那些曾任过大祭司职和现在还很有权势的一般祭司。“差役”是指圣殿内的巡警,直属大祭司和祭司长管辖(45、46;18:3、12、18、22、36;19:6)。耶稣用讳莫如深的话,在此预言了他的死亡。其实视死如归的他,是在明告犹太人他要回到差他来的父那里去。当他回去后,犹太人要找他,也只是徒劳,因为再找不着他了。吾主耶稣似乎在说:既然以色列人现在不承认他是基督,但他们终究是会寻找基督的,可是不会找着。这句预言,犹太人不但没有明白,反而误解了。他们以为耶稣要离开本国,到侨居在希腊民中的犹太人那里去宣教。“希腊人”不是指血统相传的希腊民族,而是指一切非犹太人的异民,外邦人或异教人。

  • 7:37 节期的末日,就是最大之日,耶稣站着高声说:“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
  • 7:38 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
  • 7:39 耶稣这话是指着信他之人要受圣灵说的。那时还没有赐下圣灵来,因为耶稣尚未得着荣耀。

37、38两节是按普通的经文译出,按文法和一些古来的文件亦可译作:“谁若渴,让他来找我;谁信仰我,让他任意喝。因为按经书所说,从他(基督)的心中要流涌出活水的江河”(Lagrange,Turner,Braun,Rahner)。按普通的译文来说:无论谁渴慕领受上帝圣灵和上帝圣灵所赐给的各样恩宠,就尽管来找耶稣。这样他可仰赖耶稣,丰富地领受圣灵和圣灵的恩宠,不但为自己得到了流向永生的活水江河,还可使自己成为一条活水的江河,而滋润别人。这种思想和4:14;14:12颇相类似;然而我们不明白耶稣所引证的经言,是出自旧约上的那一部书,因为在旧约上不能很恰当地找出一句预言领受圣灵的信徒,可成为一个滋润别人的圣宠的江河的话;反而可以找到许多经文表示将来的基督,要成为信仰他者的活泉,或表示将来的基督所要赐的圣灵和活水(以赛亚书44:3;约珥书4:18;撒迦利亚书12:10;13:1;以西结书36:25、26)。吾主耶稣应许给人活水的话,很可能是受了住棚节所举行的各样礼仪的影响。因为礼仪中有祈雨,记念击石出水的神迹(出埃及记17:1-7;民数记20:8;以赛亚书48:21等处),洒水等仪式;并且那一天还要诵读一些先知书和诗篇,其中的经文,或藉活泉,或藉活水预言人民的精神将来要更新。耶稣用这些预言性的比喻,象征自己要成为神灵的盘石,信徒可从这个盘石汲饮永不枯竭的活水。“那时还没有赐下圣灵来,因为耶稣尚未得着荣耀”,这句话并不否定旧约时代圣灵所有的作为,只是说,在新约时代耶稣要按先知的预言,更丰富地赐给人圣灵的恩宠(16:7),不但赐给一个民族,还要赐给信仰他的一切民族。“得着荣耀”是指耶稣的圣死与复活。

  • 7:40 众人听见这话,有的说:“这真是那先知。”
  • 7:41 有的说:“这是基督。”但也有的说:“基督岂是从加利利出来的吗?
  • 7:42 经上岂不是说‘基督是大卫的后裔,从大卫本乡伯利恒出来的’吗?”
  • 7:43 于是众人因着耶稣起了纷争。
  • 7:44 其中有人要捉拿他,只是无人下手。
  • 7:45 差役回到祭司长和法利赛人那里。他们对差役说:“你们为什么没有带他来呢?”
  • 7:46 差役回答说:“从来没有像他这样说话的!”

“那先知”不是指基督,应与1:21;6:14两处所有的“那先知”作同一解释,是指摩西。旧约记载基督是大卫的后裔的地方不少,如撒母耳记下7:12;诗篇132:11;以赛亚书11:1;耶利米书23:5;至于基督应出生于大卫的家乡伯利恒,虽然只有米该亚先知的预言:“伯利恒的以法他啊,你在犹大诸城中为小,将来必有一位从你那里出来,在以色列中为我作掌权的;他的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弥迦书5:2),可是这预言是如此的清楚,谁也不能怀疑基督应诞生在伯利恒(马太福音2:4-11)。

  • 7:47 法利赛人说:“你们也受了迷惑吗?
  • 7:48 官长或是法利赛人岂有信他的呢?
  • 7:49 但这些不明白律法的百姓是被咒诅的!”
  • 7:50 内中有尼哥底母,就是从前去见耶稣的,对他们说:
  • 7:51 “不先听本人的口供,不知道他所做的事,难道我们的律法还定他的罪吗?”
  • 7:52 他们回答说:“你也是出于加利利吗?你且去查考,就可知道加利利没有出过先知。”

法利赛人调兵遣将,满以为这一下可把耶稣置于死地了,但事情的变化竟出乎他们意料之外。派去捉拿耶稣的差役,竟然空手回来了。法利赛人遂恼羞成怒,说差役受了耶稣的煽惑,继而信口开河,侮辱不通晓律法的群众是可咒骂的,甚至昏头昏脑,说出从加利利不会生出先知来的狂语。这句话简直是胡说,太违背历史了。约拿先知是出生于加利利的(列王纪下14:25)。按圣耶柔米的考证,连那鸿先知也是加利利人,又按摩西曾预言以色列民中,连那些住在加利利的以色列人也包括在内,要出现一位大先知(申命记18:15)。以赛亚也曾暗示过基督君王的荣耀要特别照耀于加利利:“末后却使这沿海的路,约旦河外,外邦人的加利利地得着荣耀”(以赛亚书8:23;9:1)。尼哥底母总算是一个心地诚实正直的以色列人,不愿与这辈混淆是非的法利赛人同流合污,但他不敢公然指摘他们,只是根据他们自夸无微不至遵守的摩西律法,向他们提出了公正的抗议。参阅出埃及记23:1;申1:16-18。关于尼哥底母参看第3章相关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