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1 耶稣设一个比喻,是要人常常祷告,不可灰心。

根据前章22节来看,本段的言论是耶稣向自己的门徒发的。这比喻至少在文字上,与有关末世的言论相连。因为末世的言论通常以“醒悟”及“祈祷”的劝谕为终结,如路加福音21:36:“你们要时时警醒,常常祈求,使你们能逃避这一切要来的事,得以站立在人子面前。”但是耶稣在这里多着重于祈祷的重要与祈祷的恒心:“应当时常祈祷,不要灰心”。参阅帖撒罗尼迦前书5:17。根据敖黎革讷的话,我们的生活,应当是“一个不断祈祷的生活”。圣奥古斯丁也给我们说:“你的愿望本身,就是一个祈祷。如果你的愿望永续不断,你的祈祷也就是连绵不断的。如果爱是冰冷的,心也必然寂静。如果爱是挚热的,心必然与上帝交谈。你的舌头只能赞美上帝于片刻,但是你的生活却能时时赞颂上帝”。为此我们应当恒心祈祷,直到上帝应允所求为止,并且要战胜一切困难,千万不要为厌倦及惰性所胜。

  • 18:2 说:“某城里有一个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
  • 18:3 那城里有个寡妇,常到他那里,说:‘我有一个对头,求你给我伸冤。’
  • 18:4 他多日不准,后来心里说:‘我虽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
  • 18:5 只因这寡妇烦扰我,我就给她伸冤吧,免得她常来缠磨我!’”

2-5节:比喻中的判官之所以不义,是因为他“不惧怕上帝”,又“不尊重世人”。有时,良心如果不能叫他尽职,至少为了某人的情面,也会使他负起受理他人诉讼的任务。像这样的不义判官,只知爱钱而不知有律法。以赛亚称这样的判官为“与盗贼作伴”(以赛亚书1:23),即盗贼的帮凶。这里所说的寡妇,是一个赤贫如洗,孤苦伶仃,没有依靠的女人,一生都处在恶人的不义及压迫之下。在旧约中有许多保护及有利于寡妇的律法。参阅申命记24:17、19-21;26:12、13;27:19;约伯记22:9;24:3、21。通常寡妇是与“寄居的”及“孤儿”相提并论的。因为这些人在古时都缺乏保护人。这个寡妇屡次呼吁那个不义的判官为她伸冤,为她报仇,但是判官不肯。或者他畏惧寡妇的对头,或者他疏忽这个贫穷的寡妇,是想向她索取报酬。先知以赛亚曾说:“你的官长居心悖逆,与盗贼作伴,各都喜爱贿赂,追求赃私。他们不为孤儿伸冤;寡妇的案件也不得呈到他们面前。”(以赛亚书1:23)。“祸哉!那些设立不义之律例的和记录奸诈之判语的,为要屈枉穷乏人,夺去我民中困苦人的理,以寡妇当作掳物,以孤儿当作掠物。”(以赛亚书10:1-2)。不义判官的自言自语,是路加福音以戏剧化行文的特色(参阅11:24;12:45;15:17;16:3等处)。判官既不惧怕上帝,又不尊重世人,自然而然更不害怕这个穷寡妇了。但是他所以为穷寡妇伸冤,是为自己,他害怕这个穷寡妇向他纠缠不休。结果由于寡妇恒心呼吁,不断的请求,她所希望的,所要求的,终于得到了。

  • 18:6 主说:“你们听这不义之官所说的话。
  • 18:7 上帝的选民昼夜呼吁他,他纵然为他们忍了多时,岂不终久给他们伸冤吗?
  • 18:8 我告诉你们,要快快地给他们伸冤了。然而,人子来的时候,遇得见世上有信德吗?”

6-8节:耶稣用了一个由浅而深,由小而大的论证,劝勉门徒们恒心祈祷。如果这个不义,不惧怕上帝,又不尊重世人的官,因寡妇纠缠不休而允了她的请求,那么无限仁慈,无限美善和希望人求他的上帝,见我们不断求他,不是更要允我们的所求吗?在世界末日,不是更要为那些日夜呼吁他的义人伸冤雪仇吗?“上主必不迟延,要为义人伸冤”(便西拉智训35:22)。“岂不终久给他们伸冤吗”,先知以赛亚曾说:“他们尚未求告,我就应允;正说话的时候,我就垂听”(以赛亚书65:24)。至论8节的后半句:“然而,人子来的时候,遇得见世上有信德吗”一句,学者们的意见纷纭:是属于比喻中的一句,抑或是一独立的句子?如果是前者,那么比喻是续论前章有关人子来临的训言,而带有末世的色彩;是以耶稣论祈祷的一段训言,虽然可通用于任何时刻,但是直接,特别着重于世界末日:在那动乱的困境中应当为得救而祈祷。但是(8b)——在那日子里,人子能否找到为这种(恒心及信赖的)祈祷不可缺少的信德?虽然人子很愿意找到,“但是他仅能找到所救的几个人”。

  • 18:9 耶稣向那些仗着自己是义人,藐视别人的,设一个比喻,

9-14节:所记的两种人祈祷的比喻是向谁讲的,不得而知。从福音上只能知道耶稣向几个自充义人,而轻视别人的人讲了这个比喻。因此听众与前章(17:22)及前文(18:1)的听众不同,或者场合亦有所不同。这个比喻的目的,是阐明罪人的谦逊在上帝前远远胜过夸耀自己德行的行为。耶稣在此比喻内,绘画出一个由法利赛人扮演的活动画像,是一幅描写如神的简笔画。寥寥数笔,映出一个骄矜自豪,恃财傲物的典型人物。

  • 18:10 说:“有两个人上殿里去祷告:一个是法利赛人,一个是税吏。
  • 18:11 法利赛人站着,自言自语地祷告说:‘上帝啊,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
  • 18:12 我一个礼拜禁食两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

10-12节:“上殿里去祷告”:因为圣殿是建在亚摩利山上,当时耶路撒冷圣城的居民大部分住的地方比这山略低,因此说“上圣殿”;并且耶路撒冷城高于巴勒斯坦大部分的山岭,因此不论从何处往耶路撒冷去的人,在圣经内都说“上耶路撒冷”。那个法利赛人站着:“站着祈祷”原是祈祷的一种方式(列王纪上1:26;马太福音6:5;马可福音11:25)。但是这个法利赛人站立的态度及所立的地方,都表示出他的骄矜自负,与13节的“站着”一词,有迥然不同的意义。他昂然立在靠近圣所的地方,叫所有进殿祈祷的人都能看见。所谓“自言自语地祷告”,说明他没有用公众的祷文。实际上他没有祈求上帝什么,只夸耀了自己,甚至侮辱了其他的人: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我一个礼拜禁食两次……圣奥古斯丁说得好,他说:“他求了上帝什么?你在他的言词里寻找,你什么也找不到。他上去祈祷:他不愿意祈求,只夸耀了自己,甚至还侮辱了正在祈祷的税吏”。他不但夸耀自己无罪,而且也夸耀了自己有德行:“我一个礼拜禁食两次。”法利赛人对禁食很重视——只是为叫人看见,而被人赞扬。他们外面的装饰是随禁食的严格程度变化:在普通禁食时,他们还可沐浴,并且抹上香膏。在比较严格的禁食时,则免去抹香膏一事,但在最严格的禁食时,且不向人请安(参阅马太福音6:16)。根据律法,一年只有一次禁食,即赎罪节日禁食一次(利未记16:29)。但有时为求雨或免灾或为国耻纪念日(撒迦利亚书8:19),由议会规定了一些斋戒日。而比较热心的法利赛人则全年遵守这个禁食的规定。他不但夸耀自己每七天禁食两次,而且还夸耀自己把所得的捐献十分之一。所以他不但捐献了律法所规定的田产的十分之一(利未记27:30;申命记12:6、17;14:22),而且也捐献了极小的菜蔬,如薄荷及茴香等(马太福音23:23;参照路加福音11:42)。

  • 18:13 那税吏远远地站着,连举目望天也不敢,只捶着胸说:‘上帝啊,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

13节,根据犹太经师的见解,“人祈祷时,双足应当立正,举心向上,而双目应当下视”。靠近圣殿门口,在以色列子民殿院的门限内,呈现一个俯首认罪的税吏,他不但远远立着,而且连举目望天都不敢,只是为自己的罪而惭愧无地,捶自己的胸膛说:“上帝啊,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圣奥古斯丁说:“你看看这个祈祷的人吧!如果这个人自讼自承,而上帝宽宥了他,有什么可以惊奇的呢?”税吏的祷词是简短的,但却具有极大的力量。他的一句话,足以表明了他的心曲:他承认了上帝的尊严及自身的卑微。

  • 18:14 我告诉你们,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为义了;因为,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

14节是比喻的结论。由这结论显示了耶稣自己洞悉人的隐私及上帝的玄奥。“我告诉你们,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为义了”:这是比较两个人正义的大小,而不是比较守律法所得的正义和因内心虔诚和信仰所得的正义。按此经文的原意,他们二人所有的正义是一种,只有大小的分别。关于法利赛人,耶稣虽没有明明地贬责他,但耶稣的言词却暗示法利赛人的言行并不中悦上帝,而税吏之谦逊却获得了上帝的褒奖。正如德训篇所说:“谦卑人的祈祷排云而上”(便西拉智训35:21)。明智而超绝的讲师,巧妙地把论题展开:从一个小比喻上,引出一个至理名言和高深的道理:“因为,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骄与谦,是永生和永死的关键。中国三字经上:“满招损,谦受益”这句格言,正是这个比喻的一个注脚。耶稣基督降生为人,在人间立了谦逊的榜样,并且再三重复这句断语(14:11;马太福音23:12)。高举自己的法利赛人在上帝前被贬黜,而这个在上帝前贬抑自己,自讼自承的罪人却被举扬,高于法利赛人。

  • 18:15 有人抱着自己的婴孩来见耶稣,要他摸他们;门徒看见就责备那些人。
  • 18:16 耶稣却叫他们来,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不要禁止他们,因为在上帝国的正是这样的人。
  • 18:17 我实在告诉你们,凡要承受上帝国的,若不像小孩子,断不能进去。”

15-17节一段,完全与谷相同,只略去耶稣对门徒们生气的事。关于详细解释,参阅马太福音19:13-15的相关注释。

  • 18:18 有一个官问耶稣说:“良善的夫子,我该做什么事才可以承受永生?”

18-30节:是记述一个少年的官求耶稣指教救灵魂的问题。这一段在三对观福音中,都记在耶稣祝福小孩子的事以后。路加福音的记述,此处依据了马可福音,只在记述的末尾稍为缩短。求教的人被称为一个官,即是说他是公会中的议员或会堂的负责人,那么在社会上是有地位,在宗教上有职位的人。他曾听见耶稣讲过:服从上帝的国是获得永生的条件之一(18:17),而现在他问耶稣这种服从在个人的品行上是指的什么:“我该做什么事才可以承受永生?”这个首领的问话相当庄重,从他所说的“良善的夫子”两个字上,知道他对耶稣怀有一种佩服及尊敬的心情。“良善的夫子”这个称呼似乎有些奇特,至少有些称赞的意味。耶稣对于造诣未深而寻求上进的灵魂,总是异常宽和,便利用这“良善”来开导他。

  • 18:19 耶稣对他说:“你为什么称我是良善的?除了上帝一位之外,再没有良善的。
  • 18:20 诫命你是晓得的:‘不可奸淫;不可杀人;不可偷盗;不可作假见证;当孝敬父母。’”
  • 18:21 那人说:“这一切我从小都遵守了。”
  • 18:22 耶稣听见了,就说:“你还缺少一件:要变卖你一切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跟从我。”
  • 18:23 他听见这话,就甚忧愁,因为他很富足。

19-23节:“你为什么称我是良善的?除了上帝一位之外,再没有良善的。”意思是说:你用了这个“良善”字来称赞我,你却忘了“良善”——纯然的善,整个的善,乃是上帝神性的特征。你如果在我身上找到了这个“良善”,那么你会看我的使命是神圣的,你渐渐地会懂得什么叫做“上帝的儿子”了。耶稣显然有意提携他,叫他在信心的道上向前跨进一步。“诫命你是晓得的”,这话非常严肃。如果上帝是一切美善之源,那么人必须先从上帝那里取得生活的规范。这里所引证的诫命是加给人类的一种义务。这些诫命的次序不是依循马可福音(10:19),也不是依循十诫(出埃及记20:12、13)的次序,而是一部分见于其他新约经书之中的(罗马书13:9;雅各书2:11)。这位首领,根本还没有明了耶稣训话的深意。从他的回话上可以看出,他已经遵守了那些普通的诫命。而他这次来请教的,并非普通的为善方法。他却理想着一种更高妙的德行。马太福音明明写着这少年那句“我还缺少什么”的话。诚然,他愿意前进,想法前进。耶稣对少年所说:“你还缺少一件”的那句话,提示他往更高的目标前进,给他设了一个新的更高尚的要求。这个要求的确是新颖的,超出十诫之上,是耶稣以前对使徒所要求了的(马可福音8:34);这个要求是达到生命的坦途(路加福音9:23-25),就是弃绝一切,跟随耶稣。耶稣为什么要求这个首领牺牲自己的产业?从马可福音的记载(10:21),或可得到一个适当的解释:耶稣定睛看着这个坦白诚实的少年,就爱了他。“爱”每每含着一种选任的意思。在此处暗示耶稣希望使这个首领做他使徒中的一个。但是为叫他成一个使徒,这个人必须遵从耶稣对跟随他的其他使徒所说的要求(9:23-25;12:33、34;14:27;16:9)。

  • 18:24 耶稣看见他,就说:“有钱财的人进上帝的国是何等的难哪!
  • 18:25 骆驼穿过针的眼比财主进上帝的国还容易呢!”
  • 18:26 听见的人说:“这样,谁能得救呢?”
  • 18:27 耶稣说:“在人所不能的事,在上帝却能。”

24-27节:马可福音记载这个首领听了,面色沮丧,忧郁地走了。马可福音以耶稣所说:“有钱财的人进上帝的国是何等的难哪”的感伤语,是对门徒们说的。路加福音写这句话好似是对那少年的官说的,或者耶稣希望这个首领会改变自己的心思。“骆驼穿过针的眼比财主进上帝的国还容易呢!”这是一句比喻之词,是指一件不能做的事。但此处耶稣并没有说有钱财的人不能进上帝的国,而是说有钱的人若不善用财物,进上帝的国是一件极难的事(16:19-31)。耶稣这句话使门徒们越发惊讶,彼此议论说:“这样,谁还能得救呢?”“得救”如果单从人的观点来观察,门徒们的那句问话是极正确的,但是耶稣所说:“在人所不能的,在上帝是可能的”那句话,叫门徒们明白这困难是可以克服的。只要依靠上帝的辅助,没有办不到的事。但一个人为救灵魂,除了上帝恩典的扶助之外,还必须与恩典合作,才能奏效。

  • 18:28 彼得说:“看哪,我们已经撇下自己所有的跟从你了。”
  • 18:29 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人为上帝的国撇下房屋,或是妻子、弟兄、父母、儿女,
  • 18:30 没有在今世不得百倍,在来世不得永生的。”

28-30节:这位求教的首领拒受耶稣的劝谕,忧愁而去的事,使彼得忆起自己及同伴们所做的牺牲:“看哪,我们已经撇下自己所有的跟从你了。”彼得说话的口气,表示他素有的性格,但是他发言并非为夸耀,而是他同伴们惊惶失措的态度使他发言。由于耶稣的善言开导,他们的希望又油然而生。彼得愿意确实知道上帝的全能是否行使在他们身上,他们是否可以有进天国的希望。马太福音在彼得这句话后加:“我们将来可得些什么呢”一句。29节:“我实在告诉你们”,这是耶稣对一件重要的事常有的说法。他这个庄重的声明,不但是向十二位使徒发的,而且也是向许多其他的人发的。弃舍一切所有而跟随耶稣的人,都能获得赏报。在所弃舍的事物中,惟有路把“田地”一词略去。古圣约伯的家,在他受试探之后,全复了元,他的家产也多了两倍。但旧约中这种赔偿却远不及福音中伦理及灵性的赔偿。从本段的记述看来,显然也包括物质的报酬在内。在家庭中所失掉的,往往在基督身上及在圣教会内得到偿还,而且绰绰有余。这更适于那些由外邦人家庭皈依上帝的人。他们被残忍的亲属所摈弃,却在教会内得到了许多的兄弟(参阅使徒行传2:44;4:32;罗马书16:13、14;哥林多后书6:10;哥林多前书15:58;哥林多后书6:11-13;提摩太前书5:1、2)。

  • 18:31 耶稣带着十二个门徒,对他们说:“看哪,我们上耶路撒冷去,先知所写的一切事都要成就在人子身上。
  • 18:32 他将要被交给外邦人;他们要戏弄他,凌辱他,吐唾沫在他脸上,
  • 18:33 并要鞭打他,杀害他;第三日他要复活。”
  • 18:34 这些事门徒一样也不懂得,意思乃是隐藏的;他们不晓得所说的是什么。

上图:1890年从橄榄山顶向西俯瞰耶路撒冷。现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
上图:1890年从橄榄山顶向西俯瞰耶路撒冷。现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

31-34节是耶稣第三次预言自己受苦的事,前两次的预言恰在耶稣显圣容前后(9:22 、44)。关于这一段,参阅马太福音20:17-19;马可福音10:32-34。路加圣史记述的这一段与马可福音所记述的相同,但在措词上,却受了另一种来源的影响。马可福音10:32的前半节的逼真描写不见于路。在钉杀耶稣的悲剧中有外邦人(罗马人)参与其事,在此是初次预言。“第三日他要复活”,马可福音10:34作“过了三天,他要复活”。他受死的预言使门徒对他弥赛亚使命的信仰发生了动摇,但是他复活的预言又坚固了他们的信仰。 独有路加福音提及了他受苦难是应验先知的预言(31节),也只有他再三记述十二使徒完全不懂耶稣所说的事。因为他们的脑海里只充满了基督地上王国的观念,以致他们不能领悟基督应当受苦受死的思想。又因为他们没有超然的思想,所以他们也不能领悟他的复活。直到人告诉他们耶稣复活了的时候,他们仍然迟疑不信。他们的迟疑,虽是由于他们,但也是天意,因为由于他们的迟疑,圣教会在耶稣复活的道理上得了保证。

  • 18:35 耶稣将近耶利哥的时候,有一个瞎子坐在路旁讨饭。
  • 18:36 听见许多人经过,就问是什么事。
  • 18:37 他们告诉他,是拿撒勒人耶稣经过。

上图:1890年拍摄的耶利哥。现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
上图:1890年拍摄的耶利哥。现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

35-43节一段,是记述耶稣在耶利哥使瞎子复明的事。这段朴实的记述,亦见于马太福音20:29-34;马可福音10:46-52。但由于三圣史所记述的各有不同,故此这一段记述一向被认为异常费解的一段。第一、马太福音记载耶稣治好了两个瞎子,而马可、路加只记载治好了一个瞎子,并且还提出这一个瞎子的名字。第二、马太和马可记述耶稣使瞎子复明是在出城的时候,而路加福音则明明是在耶稣将近耶利哥的时候。由于三圣史记事的情形都几乎相同,故此近代的学者们都主张三圣史所记述的是一个事实。关于是两个瞎子,还是一个瞎子的问题,公教学者们的普通主张是:如马太福音所记载的,耶稣实在治好了两个瞎子。而马可福音只记了一个瞎子,且提出了这个瞎子的姓名,路加福音根据马可福音的记述写为一个瞎子。至于耶稣使瞎子复明,是在进城,还是在出城的时候?关于这个问题学者们的意见各有不同,但是完全满意的解决,似乎还是革忒尔的意见(P.Ketter)。他认为耶利哥城有新旧两座,旧城今名忒耳厄稣堂(Tell-es-sultan)。新城为希律所兴建。二城相距不远。耶稣治好两个瞎子的事,是在出旧城而进新城的时候,马太及马可熟悉旧城(因为他们是巴勒斯坦人,又因为耶稣从以法莲城下来先经过旧城)。而路加熟悉新城(因为他把瞎子复明的事与在耶利哥新城有关撒该的记述合并在一处)。

  • 18:38 他就呼叫说:“大卫的子孙耶稣啊,可怜我吧!”
  • 18:39 在前头走的人就责备他,不许他作声;他却越发喊叫说:“大卫的子孙,可怜我吧!”
  • 18:40 耶稣站住,吩咐把他领过来,到了跟前,就问他说:
  • 18:41 “你要我为你做什么?”他说:“主啊,我要能看见。”
  • 18:42 耶稣说:“你可以看见!你的信救了你了。”
  • 18:43 瞎子立刻看见了,就跟随耶稣,一路归荣耀与上帝。众人看见这事,也赞美上帝。

38-43节:出旧城而入新城时,除耶稣自己和他的门徒外,再加上无数跟随他的当地民众,自然人声更杂沓,更热闹了。路旁的两个瞎子,其中一个名叫巴底买,听见了这么嘈杂的声音,他就问是什么事,有人告诉他是耶稣由此路过。他便大声叫喊:“大卫的子孙耶稣啊,可怜我吧!”虽然别人叫他不要作声,但他却狂叫不止。称呼“耶稣”为“大卫的子孙”在路加福音或马可福音为首次。显然这个称呼是人民加给以色列的救主或英雄的一种称号。此次耶稣接受了这个称号,是由于那个瞎子,在这个称号上表示了虔诚的信仰。路又写说这件奇迹深深感动了周围的观众,使他们颂扬上帝,作为耶稣荣进耶路撒冷圣城的预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