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1 耶和华晓谕摩西说:
  • 5:2 “你吩咐以色列人,使一切长大麻风的,患漏症的,并因死尸不洁净的,都出营外去。
  • 5:3 无论男女都要使他们出到营外,免得污秽他们的营;这营是我所住的。”

凡是不洁净的病的人,不得住在营中,一直到痊愈,才可以进入营中。关于大麻风见利未记13:45、46;14:3-8;患漏症见利未记15章;触摸尸体民数记19:11;利未记11:24-25,21:1-6。

  • 5:4 以色列人就这样行,使他们出到营外。耶和华怎样吩咐摩西,以色列人就怎样行了。
  • 5:5 耶和华对摩西说:
  • 5:6 “你晓谕以色列人说:无论男女,若犯了人所常犯的罪,以致干犯耶和华,那人就有了罪。
  • 5:7 他要承认所犯的罪,将所亏负人的,如数赔还,另外加上五分之一,也归与所亏负的人。
  • 5:8 那人若没有亲属可受所赔还的,那所赔还的就要归与服侍耶和华的祭司;至于那为他赎罪的公羊是在外。
  • 5:9 以色列人一切的圣物中,所奉给祭司的举祭都要归与祭司。
  • 5:10 各人所分别为圣的物,无论是什么,都要归给祭司。”

5-10节赔偿损失一事见利未记5:14-26。此处有不同的是,就是受害者身死,如果没有继承人,赔偿的物品是归于几岁。

  • 5:11 耶和华对摩西说:
  • 5:12 “你晓谕以色列人说:人的妻若有邪行,得罪她丈夫,
  • 5:13 有人与她行淫,事情严密,瞒过她丈夫,而且她被玷污,没有作见证的人,当她行淫的时候也没有被捉住,
  • 5:14 她丈夫生了疑恨的心,疑恨她,她是被玷污,或是她丈夫生了疑恨的心,疑恨她,她并没有被玷污,
  • 5:15 这人就要将妻送到祭司那里,又为她带着大麦面伊法十分之一作供物,不可浇上油,也不可加上乳香;因为这是疑恨的素祭,是思念的素祭,使人思念罪孽。

早晚的素祭是用细面加油和乳香。但是,在这里却是用大麦,表示悲痛和忧伤,不加油和乳香,因此两种物品是祈祷和圣灵的象征。

  • 5:16 “祭司要使那妇人近前来,站在耶和华面前。
  • 5:17 祭司要把圣水盛在瓦器里,又从帐幕的地上取点尘土,放在水中。

圣水就是祭司在会幕院子里面洗濯所用的水。

  • 5:18 祭司要叫那妇人蓬头散发,站在耶和华面前,把思念的素祭,就是疑恨的素祭,放在她手中。祭司手里拿着致咒诅的苦水,

叫那妇人蓬头散发:意思就是头上不带一点装饰品,表示哀伤,或有罪无罪,为妇女都是一件很不幸的事情(利未记13:35,21:10)。

  • 5:19 要叫妇人起誓,对她说:‘若没有人与你行淫,也未曾背着丈夫做污秽的事,你就免受这致咒诅苦水的灾。
  • 5:20 你若背着丈夫行了污秽的事,在你丈夫以外有人与你行淫,
  • 5:21 (祭司叫妇人发咒起誓,)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
  • 5:22 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
  • 5:23 “祭司要写这咒诅的话,将所写的字抹在苦水里,
  • 5:24 又叫妇人喝这致咒诅的苦水;这水要进入她里面变苦了。
  • 5:25 祭司要从妇人的手中取那疑恨的素祭,在耶和华面前摇一摇,拿到坛前;
  • 5:26 又要从素祭中取出一把,作为这事的纪念,烧在坛上,然后叫妇人喝这水。

这里咒诅文的内容是先写在纸上,然后放在苦水之中洗涤,妇女喝水之前,咒诅文已经洗在水之中。

  • 5:27 叫她喝了以后,她若被玷污,得罪了丈夫,这致咒诅的水必进入她里面变苦了,她的肚腹就要发胀,大腿就要消瘦,那妇人便要在他民中被人咒诅。
  • 5:28 若妇人没有被玷污,却是清洁的,就要免受这灾,且要怀孕。
  • 5:29 “妻子背着丈夫行了污秽的事,
  • 5:30 或是人生了疑恨的心,疑恨他的妻,就有这疑恨的条例。那时他要叫妇人站在耶和华面前,祭司要在她身上照这条例而行。
  • 5:31 男人就为无罪,妇人必担当自己的罪孽。”

上图:巴比伦帝国第一任国王汉谟拉比(Hammurabi)像(主前1792-1750年作品,出土于伊拉克Sippar,现藏于大英博物馆)。汉谟拉比以制定了《汉谟拉比法典》而闻名于史。《汉谟拉比法典》是历史上最早的成文民法典之一,其中第132条规定,如果一个人的妻子被人背后说闲话,但并没有被抓到与别的男人行淫,这位妻子就应当为她的丈夫跳到河里,以证明自己的清白。换句话说,这位妻子可能会因为谣言而被淹死。在古代中东的其他「神明裁判」法典中,通常是假定被告有罪,把被告暴露在水、火、毒药等危机环境中,如果神明插手保护被告,就证明被告清白。而《民数记》中「疑恨的条例」却并不假定妻子有罪,也不把妻子放在危险的环境中,而是借着「疑恨的素祭」,让丈夫和妻子一起学习接受神的权柄。这在古代父权社会中是非常人道的。m
上图:巴比伦帝国第一任国王汉谟拉比(Hammurabi)像(主前1792-1750年作品,出土于伊拉克Sippar,现藏于大英博物馆)。汉谟拉比以制定了《汉谟拉比法典》而闻名于史。《汉谟拉比法典》是历史上最早的成文民法典之一,其中第132条规定,如果一个人的妻子被人背后说闲话,但并没有被抓到与别的男人行淫,这位妻子就应当为她的丈夫跳到河里,以证明自己的清白。换句话说,这位妻子可能会因为谣言而被淹死。在古代中东的其他「神明裁判」法典中,通常是假定被告有罪,把被告暴露在水、火、毒药等危机环境中,如果神明插手保护被告,就证明被告清白。而《民数记》中「疑恨的条例」却并不假定妻子有罪,也不把妻子放在危险的环境中,而是借着「疑恨的素祭」,让丈夫和妻子一起学习接受神的权柄。这在古代父权社会中是非常人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