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 弟兄们,我还有话说,你们要靠主喜乐。我把这话再写给你们,于我并不为难,于你们却是妥当。
  • 3:2 应当防备犬类,防备作恶的,防备妄自行割的。
  • 3:3 因为真受割礼的,乃是我们这以 神的灵敬拜、在基督耶稣里夸口、不靠着肉体的。
  • 3:4 其实,我也可以靠肉体;若是别人想他可以靠肉体,我更可以靠着了。
  • 3:5 我第八天受割礼;我是以色列族、便雅悯支派的人,是希伯来人所生的希伯来人。就律法说,我是法利赛人;
  • 3:6 就热心说,我是逼迫教会的;就律法上的义说,我是无可指摘的。
  • 3:7 只是我先前以为与我有益的,我现在因基督都当作有损的。

也许在口授前两章之后,保罗听说犹太主义保守派图谋扰乱腓立比的教会,或因为他早已认识这派的活动,为防止他们在自己可爱的腓立比教友之中散布毒素,他就给腓立比人插笔写了这些话,阐明他过去现在和将来对于这一派的一贯主张,希望他可爱的子女提防这一祸害(马太福音23章)。此外,弟兄们,不论逢吉逢凶,你们常应喜乐于主。主是你们的依靠,你们的幸福。也许是由于这一观念(使徒行传15:24;加拉太书1:7),使保罗再想起了犹太主义保守派人。保罗以前必也曾尽心预防他心爱的腓立比教友受这一党派的欺骗和谋害,所以也很可能他以前曾给他们写过书信劝他们坚持自己所传的福音。坡旅甲主教给腓立比写信就明说,“使徒曾在你们中……由远处也给你们写了些书信……”(书信原文作复数,见吕穆迪司铎所译使徒时代的教父228页)。可见除了我们现在所有的本书信外,另有其他致腓立比人的书信。保罗为警戒他们,接连用了三个提防,也接连用了三个毫不客气的名称:犬类,作恶的,妄自行割的。他呼犹太保守派人为犬类,因为他们到处常跟在他后面狂吠,想咬他一口。犹太人原来以不行割礼的人为狗,现在保罗却称他们为狗,因为他们自封于天国以外(马太福音8:11、12,23:13;加拉太书5:4),实无异于一群丧家之犬。“作恶的”,也翻译为“邪恶的工人”,他们不但不从事建设上帝的国,反以自己伪装的虔诚,企图破坏已建立的上帝的国(哥林多后书11:13)。“妄自行割的”。这里所用的“行割”一词(Katatome)在希腊原文与“割礼”(peritome)不同:前者是指那些毫无意义行割礼礼的人,讽刺他们所行的割礼,好像外邦人所行的自割己身(列王纪上18:28);后者是指那些含有宗教意义行割礼的人,这种“割礼”能使人与上帝合一,为此是精神的,灵心的(罗马书2:28、29),而不是人手所造成的割礼(歌罗西书2:11;以弗所书2:11)。我们在圣洗内所接受的就是这样的割礼。为此保罗断然说:我们实在是受过割礼的人,是上帝真正的百姓,上帝的家里的人(加拉太书3:26-29,6:16;彼得前书2:9)。我们实在是上帝的子女,领受了上帝圣灵(罗马书8:14),在圣洗内我们已脱去属血气的旧人,穿上了基督(加拉太书3:27;以弗所书4:24;歌罗西书3:9、10),只以基督自豪(罗马书5:11;哥林多前书1:30、31;加拉太书6:14),只信赖基督,不信赖属肉的任何事物:洁净的律法,肉体的割礼,亚伯拉罕的血统,因为这一切只是外在的,暂时的,不能使人获得永生。不要想我保罗对肉体没有可信赖的,我保罗对肉体是有可信赖的,且不亚于任何在这方面有可自夸的人:我生来就是以色列人,依照律法第八天上受了割礼(创世记17:12;利未记12:3),并不是由外方人归化的犹太人,而是正式出于以色列的后代(罗马书11:1),属于以色列最喜爱的妻子拉结在许地内所生,在十二支派中对主最忠信(以斯拉记4:1),最有荣誉的便雅敏支派(撒母耳记上9:1、2;列王纪上12:21)。对于血统我是个纯粹的希伯来人,对于语言习惯,我仍然是个纯粹的希伯来人,虽生长在外,持守的却是祖传的礼规,习用的乃是祖国的语言(使徒行传21:40,26:14)。论到律法,我的立场更不后人,我是法利赛人,在其中且又是最激烈的一员,曾迫害过我视为“律法”的仇敌的教会(使徒行传26:9-11),全力谋求实践法利赛人所应追求的律法公义的理想生活,就这一点来说,我毫无愧色算是一个无瑕可指的人。但是这一切有利的事,在基督赐给我的光明中看来(使徒行传9:3-6),竟毫无一点价值,反而使我受到绝大的损失:没有及早认识基督。

  • 3:8 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他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
  • 3:9 并且得以在他里面,不是有自己因律法而得的义,乃是有信基督的义,就是因信 神而来的义,
  • 3:10 使我认识基督,晓得他复活的大能,并且晓得和他一同受苦,效法他的死,
  • 3:11 或者我也得以从死里复活。
  • 3:12 这不是说我已经得着了,已经完全了;我乃是竭力追求,或者可以得着基督耶稣所以得着我的(所以得着我的:或译所要我得的)。
  • 3:13 弟兄们,我不是以为自己已经得着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
  • 3:14 向着标竿直跑,要得 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
  • 3:15 所以我们中间,凡是完全人总要存这样的心;若在什么事上存别样的心, 神也必以此指示你们。
  • 3:16 然而,我们到了什么地步,就当照着什么地步行。

保罗在此是对腓立比教友传授他心得的秘密,所以在给他们说明自己尚未认识基督以前所有的思想演变以后,再继续说他认识基督以后直到现在,以至于将来所有的理想和努力。“不但如此”,而且到现在,我保罗追随基督将近三十年,其间为了他,我因鄙视了这一切受了不少的辛苦和磨难,然而我却没有改变我的主见,反而因愈认识基督的卓绝,我的主见愈日见巩固。不但以这一切为损失,而且还情愿丧失其他的一切为获得基督,因此,别人所视为至宝的,我都视为废物。这个思想也是由基督“虚己”的道理而来的(2:5-11):基督降生成人所抛弃的原是至尊无对的;但我们为获得基督所损失的,原都是些不值得重视的,何况这为我们不能算为损失,只能算为利益(马太福音16:25-27)。保罗在未认识基督以前,他如同别的虔诚的法利赛人一样,要靠严守律法获得义,但是自他认识基督后,这种思想完全改变,认定真正的义只能来自正义的上帝,不能来自人的努力,人的义只是上帝的恩赐而已;并且要获得这种恩赐,先须信赖基督,只有这样才能使人脱离罪恶,成为上帝的儿子,为此保罗只要自己具有这样的正义,不要那出于守法而不能使自己脱离罪恶的正义(加拉太书2:19-21)。此外,也是为“认识基督,晓得他复活的大能”。这一句话说出了他放弃一切的另一目的,同时也补充前节所未尽的意义:为赚得基督,见自己生活在他内,有出于信仰所得的正义;为能认识只有基督能使人成义(以弗所书1:19、20);只有他的复活能使人与主和好(罗马书4:24、25),只有参与他的苦难,与他同死,才能与他共享光荣(罗马书8:17;哥林多后书4:10、11)。他以希望的口气说出11节的话,并不是出于怀疑,全是出于对上帝的信赖,因为他知道只有仁慈的上帝能实现满全他这种希望。但他立即声明说,虽然这样他仍是在半路上,还没有达到目的。他争夺的目标是在基督内的成全,使自己完全与基督相似(7-11)。保罗双目注视这目标,一直向前奔跑,他自信他必能夺得这目标,因为他知道自己已为基督所夺得。在大马士革近郊基督使他完全归属了自己。他现在要反过来夺得基督,使基督完全是自己的,就如他完全是基督的一样。从前他曾迫害过基督,如今却悔恨自己认识基督太迟。所谓“忘记背后”,即谓忘尽他昔日所有的一切功过和辛苦(路加福音9:62)。诚然,如达不到目的,以往的心血和成就,都等于徒劳。所以保罗在未夺得目标以前,只顾向着目标目不转睛地冲去,为争取上帝召叫他该向上争取的奖品:即夺得坐在上帝圣父右边的基督(歌罗西书3:1-2)。15节的“完全”与12节的“完全”不同,12节是指已达到目的,此处是指灵心成熟老练于信仰的人(哥林多前书2:6,14:20;希伯来书5:14)。信徒如透彻基督生活的意义、义务和目的,他便算是个老练成熟的信徒。像这样的信徒都有保罗所有的心情。如果他们有什么与他不同的心情,上帝也要把这样的心情启示给他们。16节的意思,是说:不管怎样,跟随基督,决不会错,也决不可停止,应不断向前迈进。

  • 3:17 弟兄们,你们要一同效法我,也当留意看那些照我们榜样行的人。
  • 3:18 因为有许多人行事是基督十字架的仇敌。我屡次告诉你们,现在又流泪地告诉你们:
  • 3:19 他们的结局就是沉沦;他们的神就是自己的肚腹。他们以自己的羞辱为荣耀,专以地上的事为念。
  • 3:20 我们却是天上的国民,并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稣基督从天上降临。
  • 3:21 他要按着那能叫万有归服自己的大能,将我们这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和他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

保罗再继续前意劝告腓立比人,要一同效法他,和那些与他有一样思想和行动的人。保罗如今要含泪对他们说,是因为其中有不少人的行动完全与他的相反,可说是基督十字架的敌人。保罗以十字架为光荣(加拉太书6:17),以基督为生活(1:21;加拉太书2:20);他们却以十字架为羞辱,以基督为死敌。基督的十字架要求每一位信徒钉死自己的肉体和肉体的情欲(加拉太书5:24),然而他们不愿意,他们只知崇拜肚腹,以满足肉欲来祭祀自己的肚腹(罗马书16:18),为此黑白颠倾,拿着耻辱当荣耀,一心一意只追求地上的事,当然他们的结局是永远的沉沦(罗马书6:21、23;哥林多前书6:9、10;以弗所书5:5)。这些不客气的话,保罗是指的哪些人说的?似乎不是对章首(2)所提及的犹太主义保守派人说的,因为他们之所以是十字架的敌人,并不是由于他们把肚腹当神,全是由于他们要把十字架的功能减轻或消灭,始终认定如果人不受割礼,不守梅瑟律法,虽信仰基督,仍不能得救;也似乎不是对外教人说的,因为外教人不认识主,没有信德的光明,如此糊涂行事,尚情有可原(以弗所书4:17-19,5:7;哥林多前书5:12、13)。所以保罗所责斥的该是那些已获得信仰,不知克制自己反而放纵情欲的信徒。为此保罗一提起他们来,便不由自主地伤心流泪;再进一步来说,由保罗的口气看来这些人不是出现在腓立比的教友中,而是出现在其他的教友集团内,否则他在20节内不会说“我们却是”,显然他是以腓立比教友与那些人相对:那些人只思念地上的事,我们却思念天上的事。我们的家乡原在天上,赖圣洗圣事我们已是天国的公民,恳切期待主耶稣基督从那里降来,在我们身上完结他在十字架上所完成的救赎事业。但到那时,他还要以他制伏一切的威能(哥林多前书15:24-27),改造我们现有微贱的身体相似他荣耀的身体,叫我们灵魂和肉身都完全与他相似。他现在是在天上,他愿意他在哪里,我们也在哪里(约翰福音17:27)。我们既是天上的公民,就应过合乎天上公民的生活(1:27),使我们的生活大放光明,有如在天高照的明星(2:15)。

上图:主后343年的保罗长方形教堂(Basilica of Paul)遗址。从4世纪中叶到6世纪末,腓立比建造了7座教堂,有些在规模和装饰上可以和帖撒罗尼迦、甚至君士坦丁堡最美的建筑媲美。
上图:主后343年的保罗长方形教堂(Basilica of Paul)遗址。从4世纪中叶到6世纪末,腓立比建造了7座教堂,有些在规模和装饰上可以和帖撒罗尼迦、甚至君士坦丁堡最美的建筑媲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