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五日 诵读

节选自兰斯洛特·安德鲁斯的讲道

道成了肉身

“道成了肉身。”什么肉身?一个婴儿的肉身。什么,道成了婴儿?道,一句话也不能说?这是多么邪恶的说法啊!这就是他所做的。如何出生,如何受人接待?在庄严的宫殿里,象牙的摇篮里,华丽的袍子里?不是;而是用马厩做他的宫殿,用马槽做他的摇篮,用可怜的布袋做他的衣服。这就是他的开始。跟着他走,如果以后有更好的,以后是什么样的肉身?又冷又热,又饿又渴,昏昏沉沉,疲惫不堪。他的结局好吗?这构成了一切;那是什么样的肉体?又黑又蓝,血淋淋的,肿胀的,撕裂的,荆棘和钉子扎在他的肉里;这就是他所“成了”的肉身。这当然是一个伟大的“成了”,他所“成了”的更多。对他而言,成为天使的首领是一种羞辱;连天使也不如则是更大的羞辱;但是,他却成了活物中最新奇的,“在所有的人中,最坏的情形”,不,“是虫子,不是人”;他的诞生就是如此,如此配置,如此居住,如此处理——没有最卑微的肉体,而是更好的。如此受造,又如此不是受造的;穿上它,又脱下它,有如此大的屈辱:请仔细思量,奇怪的是,他竟然会忍受成为肉身,并以这种方式被造。道为什么要这样成了肉身呢?“肉体是决不会成为这样的。”这是上帝,在上帝里面只有爱。

我们现在所抱有的美好盼望,他现在成了肉身,所有的肉身都可以到他那里,向他提出他们的要求。先前,他们都躲避他。因为他既然住在我们中间,所有的人都可以向他求助——是的,甚至是罪人;关于他们,经上说,他接待他们,甚至接待他们与他同桌共食。

第二个盼望,他既然以我们的肉身为帐幕,就不会让我们的肉身——与他的肉身一样——完全跌倒,归于虚无;他自己住在其中的肉身不会完全灭亡;而是重新修复它,让它从尘土中复活。这样,我们的身体就可以在希望中安息,重新恢复,并“像他那荣耀的身体一样”。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