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道书 第2章 概览

  • 2:1 我心里说:“来吧,我以喜乐试试你,你好享福!”谁知,这也是虚空。
  • 2:2 我指嬉笑说:“这是狂妄。”论喜乐说:“有何功效呢?”
  • 2:3 我心里察究,如何用酒使我肉体舒畅,我心却仍以智慧引导我;又如何持住愚昧,等我看明世人,在天下一生当行何事为美。
  • 2:4 我为自己动大工程,建造房屋,栽种葡萄园,
  • 2:5 修造园囿,在其中栽种各样果木树;
  • 2:6 挖造水池,用以浇灌嫩小的树木。
  • 2:7 我买了仆婢,也有生在家中的仆婢;又有许多牛群羊群,胜过以前在耶路撒冷众人所有的。

买了:也可以翻译为“拥有”。在4-11节,作者以所罗门的语气来描绘人生的虚空,写他虽然富有四海,享尽人生声色之乐,最后还是不满足。关于所罗门的工程,可以参考圣经其他地方:修建房舍(参考列王纪上7:1-9,9:15-19;历代志下8:4-6),葡萄园(参考雅歌8:11),水池(尼希米记2:14),仆婢(参考列王纪上9:21-23,10:5)。

  • 2:8 我又为自己积蓄金银和君王的财宝,并各省的财宝;又得唱歌的男女和世人所喜爱的物,并许多的妃嫔。

妃嫔:这一词,圣耶柔米在他的《传道书诠释》内译为“筛酒的仆婢”。在拉丁通行本圣师追随《塔尔古木》作“筵席上筛酒的尊爵”。现代的考证学家都有不同的意见,有的翻译为“花轿”,有的翻译为“乐器”等等。

  • 2:9 这样,我就日见昌盛,胜过以前在耶路撒冷的众人。我的智慧仍然存留。

我的智慧仍然存留:意思就是我仍旧存留了智慧。有的人则是翻译为:我的智慧扶助了我。

  • 2:10 凡我眼所求的,我没有留下不给它的;我心所乐的,我没有禁止不享受的;因我的心为我一切所劳碌的快乐,这就是我从劳碌中所得的份。
  • 2:11 后来,我察看我手所经营的一切事和我劳碌所成的功。谁知都是虚空,都是捕风;在日光之下毫无益处。
  • 2:12 我转念观看智慧、狂妄,和愚昧。在王以后而来的人还能做什么呢?也不过行早先所行的就是了。

本节比较难以解释,原文可能有所缺漏。大概的意思是说,要接老君王位的那一位新王,他既然没有老君王的经验,岂能办事不错?有的想老王指的是所罗门,新王暗示罗波安。拉丁通行本译作:人算什么,以至他能随从自己的创造者大王呢?

  • 2:13 我便看出智慧胜过愚昧,如同光明胜过黑暗。
  • 2:14 智慧人的眼目光明(光明:原文是在他头上),愚昧人在黑暗里行。我却看明有一件事,这两等人都必遇见。
  • 2:15 我就心里说:“愚昧人所遇见的,我也必遇见,我为何更有智慧呢?”我心里说,这也是虚空。
  • 2:16 智慧人和愚昧人一样,永远无人记念,因为日后都被忘记;可叹智慧人死亡,与愚昧人无异。
  • 2:17 我所以恨恶生命;因为在日光之下所行的事我都以为烦恼,都是虚空,都是捕风。

作者在13-14节,承认智慧远在愚昧以上;可是因为智慧人和愚昧人的命运一样,他就“恨恶生命”(17节)。不但财富喜乐不能使人有福,即使智慧也不能使人有福。

  • 2:18 我恨恶一切的劳碌,就是我在日光之下的劳碌,因为我得来的必留给我以后的人。
  • 2:19 那人是智慧是愚昧,谁能知道?他竟要管理我劳碌所得的,就是我在日光之下用智慧所得的。这也是虚空。
Tel-Hazor.jpeg
上图:夏琐遗址(Tel Hazor)是以色列最大的古城遗址,占地200英亩,是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夏琐位于加利利海西北16公里左右,扼守沿海大道(Via Maris),是迦南地北部的战略与商业重镇,迦南最大的城市,防卫坚固,「素来夏琐在这诸国中是为首的」(书十一10)。迦南人的夏琐包括上城和下城两部分,被约书亚烧毁。后来所罗门重建了上城(王上九15)。
  • 2:20 故此,我转想我在日光之下所劳碌的一切工作,心便绝望。

  • 2:21 因为有人用智慧、知识、灵巧所劳碌得来的,却要留给未曾劳碌的人为份。这也是虚空,也是大患。

  • 2:22 人在日光之下劳碌累心,在他一切的劳碌上得着什么呢?

  • 2:23 因为他日日忧虑,他的劳苦成为愁烦,连夜间心也不安。这也是虚空。

  • 2:24 人莫强如吃喝,且在劳碌中享福,我看这也是出于 神的手。

  • 2:25 论到吃用、享福,谁能胜过我呢?

  • 2:26  神喜悦谁,就给谁智慧、知识,和喜乐;惟有罪人, 神使他劳苦,叫他将所收聚的、所堆积的归给 神所喜悦的人。这也是虚空,也是捕风。

此节大意是说,上帝赏善罚恶,使恶人的工作于已无益处,而有利于山人。因此,罪人徒劳无益,有若捕风捉影。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