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道书 第6章 概览

  • 6:1 我见日光之下有一宗祸患重压在人身上,
  • 6:2 就是人蒙上帝赐他资财、丰富、尊荣,以致他心里所愿的一样都不缺,只是上帝使他不能吃用,反有外人来吃用。这是虚空,也是祸患。
  • 6:3 人若生一百个儿子,活许多岁数,以致他的年日甚多,心里却不得满享福乐,又不得埋葬;据我说,那不到期而落的胎比他倒好。

在前节内作者描写一个贪婪的富翁,他的财物自己不能享受,却让一个外方人去享受。这种人的生活,岂不是虚幻而可悲的吗?在本节内,传道者描写另外一个人,他拥有许多的妻妾、儿女、财产,他也是高寿;然而因一个神秘的事故,以至于死后连葬身之地也没有。这人还不如一个流产的胎儿。古代犹太人若得不到身后的殡仪,是被认为一种极大的羞辱,极重的灾难(参考以赛亚书14:19-20;耶利米书16:4-5;约伯记21:32-33)。

  • 6:4 因为虚虚而来,暗暗而去,名字被黑暗遮蔽,
  • 6:5 并且没有见过天日,也毫无知觉;这胎,比那人倒享安息。

第4-5节指示流产的胎儿。在6节,再提及3节所提及的,那不得埋葬的富翁。

  • 6:6 那人虽然活千年,再活千年,却不享福,众人岂不都归一个地方去吗?
tomb-of-great-cyrus.jpg
上图:位于伊朗帕萨尔加德(Pasargadae)的居鲁士王墓,已经保存了两千多年。居鲁士王争战一生,开创了版图空前庞大的波斯帝国,但死后也和众人「归一个地方去」(传六6),仅存的坟墓其实空然无物。
  • 6:7 人的劳碌都为口腹,心里却不知足。

本句的意思,不只是限制于口腹欲望。传道者的意思是说,人每次费心劳力,都是求满足自己的心愿;可是在世界上,人心总是不能满足。

  • 6:8 这样看来,智慧人比愚昧人有什么长处呢?穷人在众人面前知道如何行,有什么长处呢?

明智的人和在世人前会度日的贫穷人,究竟有什么益处呢?连他们也该像愚昧人和放荡的人一样,遵从世界上所有预定的法律。换言之,任何人不能脱离天命。

  • 6:9 眼睛所看的比心里妄想的倒好。这也是虚空,也是捕风。

现成的美福,优于心中所妄想的福乐;可是两者都是虚幻的,无异于捕风捉影,因为都不能叫人满足。

  • 6:10 先前所有的,早已起了名,并知道何为人,他也不能与那比自己力大的相争。

本节大概的意思是,所有的都已经预定,谁知道人是如何软弱的受造物。人既然那么卑微,则不能与强于自己的人,例如自然或上帝相争,因此他对自己的处境,应当常常知足。

  • 6:11 加增虚浮的事既多,这与人有什么益处呢?

人对于上帝的治理世界所说的话,只有增加自己的虚幻,毫无其他利益(参考以赛亚书26:11)。

  • 6:12 人一生虚度的日子,就如影儿经过,谁知道什么与他有益呢?谁能告诉他身后在日光之下有什么事呢?

拉丁文通行本将本节放在下一章之首;又将8:1的前半节:“谁如智慧人呢?谁知道事情的解释呢?”放在下一章的结尾。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