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賽亞書 第3章

耶路撒冷陷于无政府状态

1主——萬有的主必從耶路撒冷猶大除掉民所倚靠的,所仰賴的,就是所倚靠的糧,所仰賴的水12必除掉勇士、戰士、士師、先知、卜士、長老、3五十夫長、貴顯人、謀士、有巧藝的、有法術的。4我必使兒童作他們領袖,使幼兒轄管他們25百姓必彼此互相欺壓,少年人必向老者狂傲,卑賤人必侮慢尊貴人。6人必手拉本家的弟兄,說:“你還有衣服,可以作我們的官長,這荒亂的事可以歸你手治理!”7那時他必起誓說:“我不能作醫治你們的人;我家裡沒有衣服,沒有糧食,不要立我作百姓的官長3。”

Sign-on-a-church-in-New-York-City-in-March-1024x576.jpeg
上圖:2020年3月,紐約一間教會門口的告示:該教會將因COVID-19疫情而關閉。「主——萬軍之耶和華從耶路撒冷和猶大,除掉眾人所倚靠的,所仗賴的」(賽三1),也可能包括我們習慣的日常聚會和安穩環境。

8耶路撒冷人敗落,猶大人跌倒,因為他們的言語行為悖逆主,冒犯主的榮耀威嚴49他們面色明證自己的邪惡,他們述說自己的罪惡,毫不隱瞞,與所多瑪人一樣,他們有禍了!因為自取災戾510你們應當論說,義人必要享福,必享受自己行為的果報。11禍哉!惡人必要遭災,必按自己手所行的受報應。12我百姓受孩童暴虐,被婦女轄制,我百姓啊,當引導你的反而誘惑你,使你離絕正道6

上帝施行审判

13主興起辨論指責,站立審問萬民714主必審問他百姓中的長老領袖,說:“這葡萄園的葡萄,都被你們吃盡,向貧窮人搶奪的物件,都在你們家中。”15主萬有的上帝說:“你們為何踐踏我的百姓,折磨貧窮的人8?”

女子的命運

16主又說:“錫安的女子們驕傲,行走挺項,賣弄眼目,俏步徐行,足帶鈴兒,鏗鏗有聲。”17因此主必使錫安的女子們頭禿,又使他們露體獻醜。18到那時主必除掉他們的華美的妝飾,就是足鈴、瓔珞、月牙圈、19耳環、手鐲、蒙臉的帕子、20華冠、手釧、華帶、香盒、符囊、戒指、21鼻環、禮服、長袍、外袍、22荷包、鏡子、花衫、裏頭巾、蒙身的長巾924腐爛必代替馨香,繩索必代替華帶,光禿必代替美髮,麻衣必代替華服,烙傷必代替美容。

耶路撒冷的荒涼

25你的男子必被刀殺,你的勇士必要陣亡。26耶路撒冷城門,必聽見哀歎悲哭的聲音;城必荒蕪,景況如坐地悲哀的婦人10

netifot-1024x404.jpg
上圖:2020年11月,以色列TMSP(Temple Mount Sifting Project)項目宣佈發現了一個第一聖殿時期的耳環,很可能就是賽三19所描述的耳環(netifot),由四層小金珠組成花瓣的形狀。在第一聖殿時期的出土文物中,很少發現黃金首飾。2020年8月,9歲的耶路撒冷男孩Binyamin Milt與家人作為志願者參與篩選文物時,發現了這個保存完好的飾物,最初被誤認為是現代物品,後來才發現有將近三千年的歷史。TMSP項目是對1999年伊斯蘭運動進行的聖殿山非法裝修工程的回應,該工程把9000多噸的泥土全部倒入汲淪谷。以色列考古學家們於2004年取回了瓦礫,並開始對其進行篩分。多年來,它已發展成為一項具有國際意義的項目,吸引了超過20萬名志願者參加,他們幫助研究人員找到了成千上萬種無價之寶。
  1. 要義:前章已說過2:22節很可能是屬於本章,而第4章的第1節亦應歸於本章,如此本章便多了2:22和4:1兩節經文。關於由2:22到4:1中間的神諭(啟示),有兩個值得注意的問題:第一,本章著於何時?第二,本章是一篇上下一貫的詩呢,或者可能是由幾首詩組成的呢?關於第一點,本章與前章一樣,是約坦為王的時候之作品,因為兩章的歷史背景,全然相同。關於第二點我們不同意於一般考證學者將本章予以支解。假定這種分段,確是根據客觀的考證,那麼,這些考證學家應有一致的見解;實際上單就是本章而論,有的考證學家認為是由三段或四段組成的,有的考訂家則主張是由五或六段七或八段聯合而成的。我們卻認為僅有3章25節到4章1節這三節可能不是在原來的地方,但因這三節極合本章意義,所以編輯者補之於此,作為一個適宜的結論。這三節似乎也是約坦時代的產物。本章的內容是陳述:上主為懲罰作惡的百姓,使他們陷於無政府的動亂狀態,各階層遭受災難。在這些受難的人中,最不幸的最可恥的是耶路撒冷不端的女子。動亂時,耶路撒冷彷彿變成了一個孀婦。前章指出了上帝直接的懲罰,本章指出上帝間接的懲罰,換言之,上帝暫時容許百姓眾互相逼迫,自相傾扎。前章所述的懲治,含有宗教意義且近於末世性質(eschatological character);本章提出的懲罰,是屬於具體而含有政治性質的(political character)。這或因約坦逝世後,猶大國內由兩大政黨(一親亞述,一親埃及)互相爭取政權,自相殘害所致。這正應驗了以賽亞的預言,在亞哈斯王朝尚未穩固之前,猶大使遭了這種災難。章旨:2:22-3:4無人能遏制猶大首領的流放;3:5-15首領流放異地後,國內驟起動亂。上主所以如此降罰,是因為尊貴者卑賤者都離棄了主,不恪守他的律法;3:16-4:1那些自視太高的錫安的女子們,遭受羞辱,男丁遭受殺戮,留下的女子們,尋不到自己的配偶。

  2. 1-4節先知說明為什麼不可依靠有權勢者的理由。因為假定上主決意要懲治他們的罪惡,是沒有人能阻止他的。「仗賴和依賴」指猶大各階層的首領而言。「就是所倚靠的糧,所仰賴的水」一句,應該是一句插入經文中的旁註。這些首領雖有合法與不合法之分,但因實際上他們在人民中間極有勢力,故此稱他們為猶大的「仗賴和依賴」。所謂非法的首領包括術士和巧言的雄辯家,上帝將派遣青年和嬰孩代替他們作首領。這種騷擾動亂確是國家的不幸,因此,傳道者說:“邦國啊,你的王若是孩童,你的群臣早晨宴樂,你就有禍了!”上帝什麼時候奪去了猶大倚靠和支持,以賽亞先知彷彿是暗示亞哈斯的登極(參閱歷代志下28:1-8)。按歷代志亞哈斯登基的時候年二十歲,由於他離棄上帝,上帝將他交於亞蘭王的手中,亞蘭王擄去了他許多人民。上帝又將他交於以色列王,而以色列王對之大行屠殺。先知在約坦晚年將這種戰亂預告警告人民,先知預先看見了亞哈斯登基後,國家將發生的混淆紊亂與災禍,同時,上帝藉此災禍使他先見到猶大將要遭的大難,就是他們將要被擄到巴比倫。誠然,到了尼布甲尼撒攻陷耶路撒冷的時候,“将耶路撒冷的众民、诸牧伯、诸大勇士共一万人,并一切木匠、铁匠都掳了去,只剩下些贫穷的百姓(列王紀下24:14;25:12)”。

  3. 國家在無政府的狀態下,凌辱、殘忍、貧窮代替了律法。不論是長老顯貴都成為誣陷的對象,沒有人願意出來作百姓的首領。

  4. 耶路撒冷人敗落,猶大人跌倒:這句到底是什麼意思?很多現代的學者認為這句話僅僅是渲染了國家的動亂,作為1-7節的結尾。有些古代的聖經學者認為這句是預言,或者暗示了耶路撒冷被羅馬人軍隊所攻陷(主後70年);一般理解為是尼布甲尼撒王攻陷並且佔領猶大全地,攻陷耶路撒冷這件事實(列王紀下25章,主前587年)。國家這次的災難,完全是由於百姓背棄上帝,他們用口舌用惡行激發了上帝的憤怒。

  5. 9節,先知說明他們的惡行和所多瑪人一樣(創世記13:13),非但不遮掩他們的惡行,反而得意洋洋的向百姓宣揚自己的罪惡。只要觀察他們的外表,就可以知道這些惡人的乖戾。

  6. 先知在這裡毫無疑問的使用了智慧書的文體說出舊約的天理循環的道理,對百姓的遭遇,不勝悲憫。極力譴責所有的領袖,因為他們不但虐待百姓,而且引導百姓走入歧途。

  7. 如果將13節放在12節以前,可能文義更加的通順,近代的學者都是將13節放置在12節之前。

  8. 13-15節,上主奮起施行審判,尤其是對領袖們嚴加審訊,因為他們吞沒了祂的葡萄園,就是上帝的百姓,雅各家(5:1-7),他們由於橫徵暴斂而暴富(5:8-12)。

  9. 16-23節,以賽亞先知從領袖作惡說到耶魯啦貴婦的淫蕩、輕浮和奢華。她們與領袖們一樣對國難負有較大的責任,可惜領袖和長老們沒有大衛時代那樣的道義(1:26),婦女也沒有撒拉、利百加等賢德婦人們的忠貞。這一段在民族學上有很大的價值,但是先知的目的不是為了滿足我們的好奇心,而是在警告婦女們,她們的善、惡對社會有重大的影響。所以,上帝也會嚴格的審訊她們。所列出來的婦女的裝飾,按著先知的意思,不能任意配戴,必須按著人的地位,尤其是按著上帝的律法加以節制。這裡的飾品一共是21中,但是,並非同時配戴。21這個數字是有深意的。按著所羅門智訓7:22-23,智慧一共有21種特長。在這裡輕浮的婦女們反而戴了21種的裝飾品。關於這些裝飾品的名錄,大概可以分為:寶石類、衣服類、首飾類。20節的“香盒、符囊”,可能是兩種驅邪鎮鬼的法器。

  10. 25-26節,先知眼見國家之中很多青年壯丁死亡,就如同一個失去丈夫兒子的孀婦,坐在地上悲哀(耶利米哀歌2:10)。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