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赛亚书 第2章 概览

要义:由第2-5章,中间包括着以赛亚先知最先宣示的神谕,是他于约坦为王时(公元前738-736?年)所说的预言。本标题可能是这四章以前为一独立诗集的标题。本章有三个最重要的问题:(1)2-5节言之由来,(2)经文的保存,(3)上主的日子。关于第一点,2-5节所载的预言,亦见于弥迦书4:1-4。或问:谁是这段文字的作者?是弥迦?是以赛亚?或是这两位先知使用了一个比较古老的启示?有些自由派的学者根据自己的臆断——天国的普篇性是被掳之后产生的观念将这段预言归于公元前第五或第四世纪。但是这是猜测。至论这段预言的作者为谁的问题,我们跟随一般文士的主张,认为是以赛亚,理由是(a)这段预言的要义与以赛亚的基督论(7:9-11)完全相符;(b)弥迦是在以赛亚以后肩负先知之责的,自然应说是弥迦引用了以赛亚的预言,而不可说以赛亚引用了弥迦的预言;(c)这段预言早于这两位先知,是不可能的事,因为根据现有的文献,不能予以证明。在以赛亚以前,只有阿摩司和何西阿两位先知充任上帝的代言者。对他们的基督论,我们如果加以深切研究,决不能证明这段预言与他们的道理或他们当时的与论有相符的地方,反之,却与以赛亚的基督论及其时代的精神相吻合。至论本章经文的完整与否,我们坦白地承认本章的经文有些不稳妥的地方,6,22两节尤甚。第6节假使根据希腊译本予以订正,则全章便成为一贯的文章。第22节可能是属于下章。关于“上主的日子”这个问题,阿摩司先知虽已有所论述,但不如以赛亚在本章内所说的完备。“上主的日子”与“上帝的审判”是互相解释的。这对于选民和外邦人,是惩治的日子,洗涤的日子。先知在本章内提出“上帝的日子”的道理,是愿借此准备和解释24-27章——所谓以赛亚启示录内所宣布的公审判的道理。 章旨:本章为一篇诗篇,分为六首:1-3c节:基督时代,锡安山将是全世界宗教的中心,万民将聚集于锡安山,接受主的律法;3d-5节:上主将在锡安山统治万邦,让万民享受和平。6-8节:目前以色列犯了罪,离弃雅威,归附了街过黎巴嫩与巴珊山而吹往西海的狂风。17-21节那一日选民将意识到敬拜偶像的害处。

  • 2:1 亚摩斯的儿子以赛亚得默示,论到犹大和耶路撒冷。
  • 2:2 末后的日子,耶和华殿的山必坚立,超乎诸山,高举过于万岭;万民都要流归这山。
  • 2:3 必有许多国的民前往,说:“来吧,我们登耶和华的山,奔雅各 神的殿。主必将他的道教训我们;我们也要行他的路。因为训诲必出于锡安;耶和华的言语必出于耶路撒冷。”
  • 2:4 他必在列国中施行审判,为许多国民断定是非。他们要将刀打成犁头,把枪打成镰刀。这国不举刀攻击那国;他们也不再学习战事。
isaiah_wall.jpg
上图:纽约联合国大厦对面Ralph Bunche公园里的「以赛亚墙」,上面刻着「他们要将刀打成犁头,把枪打成镰刀。这国不举刀攻击那国;他们也不再学习战事」(赛二4;弥四3)。这句话表达了人类盼望和平的美好愿望,但却不写前面一句:「祂必在列国中施行审判,为许多国民断定是非」(赛二4)。世人要和平、却不要赐和平的上帝,所以和平的美好愿望注定只是一场美梦。
  • 2:5 雅各家啊,来吧!我们在耶和华的光明中行走。

2-5节是一段优美卓绝的预言。上帝使以赛亚预见他的国将传遍普世,所有的民族将归化于这个国家,遵守他的律法,循行他的道路。“末后的日子”一句,即指基督时代。那时圣殿山将超越一切山岭,将成为昭彰上帝光辉的圣地,万民将汇集于此,崇拜雅各的上帝,坚守他的律法。“因为训诲必出于锡安;耶和华的言语必出于耶路撒冷”二句,似乎是先知用来责斥目前选民的,因为上帝虽然恩待了他们,但他们背弃了他,反甚于外邦民族。按以赛亚:锡安是人类的宗教中心,因为那里是上帝的居所,并在那里统治万民(4:2等节;24:23;25:6;29:23;19:23-25;23:15-18)。基督亦将在那里为王(11:10)。上帝的律法、训诲和正义将使异族互相亲善,停止战争。先知具体地提出基督时代的升平,有如始祖犯罪之前所享受的和平(创2章)。或问:基督降世以后,为何仍旧遍地地战争?我们的答覆是:先知在这里所说的话,是象征的,是指示上帝的儿子心中所怀着的和平,就是那超性的和平。耶稣降生成人,并未夺去人的自主权,假如主使人善用自己的自由,甘愿听从耶稣的道理,世界上就绝对没有战争,不致于兵慌马乱了。由此可知,和平应取决于人类的善意,假使人不愿和平,反而煽动战争,那背负战争之责任的,应该是人,而不是上帝。上帝在世的国——圣教会——不遗余力地引导人类归依耶稣,运用种种方法鼓励人们互相亲善,消弭战争。最后,这段预言是巴别塔倾倒的象征,巴别塔是人类傲慢的证明,圣殿山一一圣教会是上帝慈爱的工程。骄纵能使人类分散,仁爱能使人类结为一体,属于一个父亲,服从同样的律法,享受同等的权利。

  • 2:6 耶和华,你离弃了你百姓雅各家,是因他们充满了东方的风俗,作观兆的,像非利士人一样,并与外邦人击掌。

克撤讷博士(Dr. Kissane)根据希腊文、叙利亚文和塔尔古木等译本而译作:你——雅各家族——舍弃了你避难的磐石!雅各家族的确相似非利士人,与外邦的子民无异,因为他们的地充满了术士和占卡者。这样的修订之后,便可以连上接下豁然贯通了。先知虽邀请雅各家族在上主的光明中行走,可惜他们摒弃主和他的光明一一律法,沾染了外邦人的恶习。如照共同和传统的译法(自然我们不敢偏离公意),第6节确实是一个突出的句子。雅各家之所以不肯在主的光明中行走,是因为他的邪恶已经根深蒂固,对于上帝的事,没有丝毫的感觉(6:9-10)。先知告诉我们,这种麻痹来自财宝的和庞大的军备,尤其来自偶像的崇拜(7-8节)。敬拜偶像的罪过,使他们陷入腐化,失去他们选民的地位,致使以赛亚气忿忿地说:上帝,所以不可饶恕他们。

  • 2:7 他们的国满了金银,财宝也无穷;他们的地满了马匹,车辆也无数。
  • 2:8 他们的地满了偶像;他们跪拜自己手所造的,就是自己指头所做的。
  • 2:9 卑贱人屈膝;尊贵人下跪;所以不可饶恕他们。
  • 2:10 你当进入岩穴,藏在土中,躲避耶和华的惊吓和他威严的荣光。
  • 2:11 到那日,眼目高傲的必降为卑;性情狂傲的都必屈膝;惟独耶和华被尊崇。

9-11节是先知描述上主的审判。上主的审判和上主的日子是互相联系而不能分离的。10-11节的经文欠妥,主要是意思是说,审判的日子一经到来,崇拜偶像的人和骄傲的人,因经不起上帝的威吓,必要潜入岩穴,躲在土中,唯有上帝备受尊崇。这些话虽含有劝勉的意味,但在先知心目中认为这个民族已无回头的希望与可能,故此仍继续描述上主的日子(12-18节)。

  • 2:12 必有万军耶和华降罚的一个日子,要临到骄傲狂妄的;一切自高的都必降为卑;
  • 2:13 又临到黎巴嫩高大的香柏树和巴珊的橡树;
  • 2:14 又临到一切高山的峻岭;
  • 2:15 又临到高台和坚固城墙;

12-15节所谓“上主的日子”,是上帝注定而让先知预先知道的日子。在那一日,上帝将成严地降临,惩治罪人,彰显自己的公义。士师时代,以色列人因屡遭四周仇敌的迫害,所以人人切望主的日子急速来临。因为只能在那一日,外邦的敌人才能遭受应处的惩罚。进后,阿摩司曾警戒以色列人,那一日非但外邦的民族将受惩治,而且以色列人也将受到上帝的惩罚。以赛亚在这里似乎将上主的日子,写成世界末日的公审判。在那一日,自然的产物,文化的结晶和所有狂傲的人类必将灭亡,唯有主独享尊崇。(关于主的日子,参阅以赛亚书13:6-13;22:5;约珥书1:5;何西阿书5:18;拉3:2;4:1-5)。新约中称呼为人子的日子(参阅约翰福音6:40;11:24;12:48;哥林多签署1:8;5:5;哥林多后书1:14;腓立比书1:6-10;2:16;帖撒罗尼迦前书5:2;帖撒罗尼迦后书2:13,希伯来书10:25;彼得后书3:10-13;犹6节)。

  • 2:16 又临到他施的船只并一切可爱的美物。
  • 2:17 骄傲的必屈膝;狂妄的必降卑。在那日,惟独耶和华被尊崇;
  • 2:18 偶像必全然废弃。
  • 2:19 耶和华兴起,使地大震动的时候,人就进入石洞,进入土穴,躲避耶和华的惊吓和他威严的荣光。
  • 2:20 到那日,人必将为拜而造的金偶像、银偶像抛给田鼠和蝙蝠。
  • 2:21 到耶和华兴起,使地大震动的时候,人好进入磐石洞中和岩石穴里,躲避耶和华的惊吓和他威严的荣光。

21节上主的日子一到,人们意识到所敬拜的假神一无所能。必将弃掷而藏在山洞和岩穴里。

bat.jpg
上图:一只倒挂在黑暗洞穴中的蝙蝠。蝙蝠是会飞行的哺乳动物,寿命长、体温高,可以携带大量致命病毒、但却很少发病,所以成为许多病毒的理想宿主,包括埃博拉、SARS、MERS和COVID-19等。当人类侵入蝙蝠的生活空间时,这些病毒就有可能直接或间接地传染给人。
  • 2:22 你们休要倚靠世人。他鼻孔里不过有气息;他在一切事上可算什么呢?

22节大概属于下章,希腊译本缺,可能是后世补于经文的旁注。本节大意是说,人不但不能依靠偶像,而且亦不能仰赖懦弱无能的人,唯有上帝才是困难中的避难所。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