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现后第四主日 礼拜四 诵读

节选自摘自兰斯洛特·安德鲁斯在1597年耶稣受难日的讲道

被上帝捨弃

他最可怕的呼喊,一下子感动了天地间所有的力量,“我的上帝,我的上帝,……”这是某种强烈痛苦的声音,他的灵魂被击打;且是以其他方式,而非以任何物质的矛。因为被上帝捨弃,身体不能感觉到,也不能说出它的意思。这是灵魂的控诉,因此毫无疑问,他的灵魂在他内被刺透,受苦,虽然除了他允许将之解释为慈善,不能不说是亵渎。决不如此,上帝禁止!但比其他人似乎允许的要多得多;或者说要界定它何其危险。

在这悲伤的边缘,如果再加上另一个刺骨的观点,就像曾被加上去的那样,它将深深地打动任何一个人的心;尤其是在之前被这么多的悲伤所伤。但心越高尚,就越深沉;谁能承受比这更大的悲哀,即受人嘲笑责备的悲哀。迫害一个可怜的受苦的灵魂,设法使已经受伤的人心烦意乱,这正是一切邪恶的最高境界;是恶意所能做到的,也是苦难所能承受的极致。他们到了这个地步,在他们所有可恶的恶行和唾骂,以及他们所有野蛮的侮辱,最轻蔑地谩骂他之后,他正处于所有的苦难之中,灵魂非常痛苦地呼喊:以利,以利,……他们拦住了那些本可以解救他的人;而且毫无人性地蔑视说:“别走,让我们看看以利亚现在会不会来把他取下。”他们这种野蛮和粗暴的不人道行为必定深深刺入他的靈魂,比铁矛刺入他的肋帝更深入。

除了这些,我们还要加上,他不仅看到了他们的可怕的忘恩负义,同时也预见到了我们的忘恩负义不亚于他们的;他们对他所受的这些刺伤估计得太少了,因为它们是不值得一看的,所以不愿意花一个小时来适当地考虑和思考它们。不仅如此,还通过不断地犯罪,而且毫无悔意,最不友善地报复他的苦痛,就像我们一样,“甚至把神的儿子重新钉在十字架上,嘲笑他和他的刺伤。”我说这些,因为这些都是在他眼前的每一个瞬间,必须强制进入,穿透他的灵魂和精神。所以有了这些以前的悲哀,有了这些以后的屈辱,先知可以真正对他说,他也可以对自己说,“在我身上”;不是谁的身体或谁的灵魂,而是整个人,身体和灵魂,活着的和死了的,他们今天在十字架上被刺透,受苦。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