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中的圣体圣事/圣餐/感恩祭(新约篇)

圣经中的圣体圣事/圣餐/感恩祭(新约篇)

福音书

新约之中描述的圣餐是耶稣赐给我们的。只有当我们读到约翰所领受的启示时,“从天上来的饼”一词才会变得完全清晰。福音书中基督在迦百农说:

“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约翰福音6:51

犹太人的生活充满了象征意义。安息日的餐桌上摆满了象征性的食物。耶稣说:“同我蘸手在盘子里的,就是他要卖我。”(太26: 23) 他指的是第一次洗手(urhatz,一种表示礼仪上洁净的行动);奴隶们吃得很快,没有停下来洗手,但现在犹太人在一碗温水中洗手,象征着他们的自由。苦菜(moror)是一种苦草药,它提醒犹太人,埃及人的苦役使他们祖先的生活变得苦涩,而蘸上由切碎的苹果、坚果和酒混合而成的甜酱(charoset),则提醒人们即使艰苦的生活也有甜蜜的时刻。 matzo(犹太人逾越节的无酵饼)是希伯来人逃离埃及时,吃匆忙准备的面包。绿色蔬菜 "卡帕斯"(karpas)代表着春天的到来和万物复苏,象征着从被奴役到应许之地的旅程;犹太人在食用前将其浸泡在盐水中,以缅怀一路上流下的泪水。如果耶稣说圣餐是一种象征,那么迦百农的犹太人会立刻接受。

犹太人知道耶稣所说的是字面意思。因此,犹太人彼此争论说:“这个人怎能把他的肉给我们吃呢?”(约翰福音6:52)在其他场合,当我们的主说自己是羊的“门”(约翰福音10:9)或是“葡萄树”(约翰福音15:1)时,没有人说:“这人怎么能是木头做的呢?”或“这人怎么能是植物呢?”他们认为这些都是比喻。

但当耶稣坚持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约翰福音6:53)。”犹太人听了这话就说:“这话甚难,谁能听呢(约翰福音6:60)?”他们想起了上帝对挪亚和全人类的命令:“惟独肉带着血,那就是它的生命,你们不可吃(创世记9:4)。”上帝对他所拣选的子民说了更强有力的话:“无论是谁吃血,那人必从民中剪除(利未记7:27)。”只有在基督的赎罪祭和圣灵的启示下,使徒们才看清了天父接下来话语的全部含义。因为肉体的生命在血里;我为你们将血献在祭坛上,为你们的灵魂赎罪;因为赎罪的是血,是因生命的缘故。在旧约中,我们的天父曾吩咐他的儿女不要吃动物的血,因为我们不能与动物的生命联合。动物没有不朽的灵魂,在被造的自然界中比人低等。然而,在永恒的新约中,我们吃基督的血,是为了参与基督的永生。

耶稣知道我们需要很多帮助才能习惯圣餐。祂在逾越节献祭(出埃及记12:6)和被钉十字架的昏暗光影中行了五饼二鱼的神迹(马太福音27:45)。他完成了圣餐礼的四大动作: 他拿起饼、祝福、擘开,递给使徒去喂养百姓。

天将晚的时候,门徒进前来,说:“这是野地,时候已经过了,请叫众人散开,他们好往村子里去,自己买吃的。”耶稣说:“不用他们去,你们给他们吃吧!”门徒说:“我们这里只有五个饼,两条鱼。”耶稣说:“拿过来给我。”于是吩咐众人坐在草地上,就拿着这五个饼,两条鱼,望着天祝福,擘开饼,递给门徒,门徒又递给众人。他们都吃,并且吃饱了,把剩下的零碎收拾起来,装满了十二个篮子(马太福音14:15-20)。

三部福音书对最后晚餐的叙述是绝对一致的。“这是我的身体(马太福音26:26)”、“这是我立约的血(马太福音26:28)”、“这是我的身体(马可福音 14: 22)”、“这是我立约的血(马可福音14:24)”、“这是我的身体(路加福音22:19)”、“这杯是用我血所立的新约(路加福音22:20)”。

耶稣接下来的话确立了大公教会的圣品:“你们也应当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路加福音22:19)。”

耶稣向使徒们保证,圣餐礼是天国宴席的反映。“但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我不再喝这葡萄汁,直到我在我父的国里同你们喝新的那日子(马太福音26:29)。”

耶稣复活后,与两个门徒一起前往以马忤斯。他们到达后,耶稣为他们举行了圣餐礼/弥撒圣祭;到了坐席的时候,耶稣拿起饼来,祝谢了,擘开,递给他们(路加福音24:30)。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