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口圣约翰证道:论圣诞节日期

今天,從前古聖祖為之辛勤努力、先知所預言、義人們渴望看見的,已經實現了,已經完成了:上帝借著血肉在世上被看見,與人結合在一起。因此,親愛的諸位,讓我們歡欣踴躍。如果約翰尚在他母親的胎里,就因馬利亞來訪伊麗莎白而在母腹中歡躍,那麼,我們就更要歡躍了,因為今天,我們看到的不是馬利亞,而是我們救主的出現,我們理應歡欣雀躍,應為如此偉大而又超越所有人的思想的救恩工程而稱嘆驚奇。你們要思想,這是何等偉大之事,我們看到太陽從天屈尊降臨,在世界上運行,將它的光芒照耀在萬有之上。如果這事發生在可以感覺到的太陽上,就足以讓所有看到它的人感到震驚了——看哪,現在你們要與我一起思想——看到義德的太陽通過我們的血肉放射光芒,照耀我們的靈魂,這又是何等偉大的事啊!長久以來,我一直都想要看到這一天,不只看到這一天,而是要與如此眾多的群眾一起看到——我不斷祈禱,因為我們的劇院裡滿是觀眾,就如同現在我們就能夠看到這裡滿了教友一樣。這事發生了,達致了它的目標。雖然這日子變得清晰、為我們所熟知,還不到十年,儘管如此,因著你們的熱忱,它已盛行了,彷彿我們從一開始,在許多年以前,這日子就傳給了我們一樣。因此,無論人說這日子是新的慶節,或是舊的慶節,都沒有錯:說它是新的慶節,因為我們最近才得知它;與此同時,這慶節也是確立已久的古老慶節,因為它很快就變得如同那些古老的慶節一樣了,我們慶祝它,就像慶祝那些古老的慶節一樣。就如同適應力很強的好樹,只要把它們種在土里,就會立即生根,迅速生長,結出累累果實,這個慶節亦然,那些居住在西方的人從起初就熟知這日子,如今它也傳到了我們這裡,因而立即就生了根,迅速生長,並結出了如此多的成果,就如現在你們所看到的那樣——我們的聖殿里滿了人,整個教會都聚集了大量群眾。你們一定要以如此巨大的熱忱期待基督歸來,今天,按血肉而言,祂誕生了。那一位會全部回報你們的這份熱忱,因為對今天這個日子的喜愛與熱忱就是熱愛誕生的這一位的最大標記。但是,如果需要由我們——祂的僕人——介紹些什麼的話,我們也要盡我們力之所能地貢獻些東西出來,或更好說,無論上帝的恩寵賦予我們什麼,我們都要為了你們的利益說出來。那麼,你們今天想聽些什麼呢?除了有關這日子的事,你們還想聽些什麼?因為我深知許多人至今仍彼此爭論——一些人指責,一些人辯護——在各處為這日子進行了許多討論:一些人指控這日子是新近才有的,現今被引進教會;另一些人則為之辯護,說它是早就被設立的,因為先知們早就預言了基督的誕生,從一開始它就是彰明顯著的,在那些居住在色雷斯直到加底斯的人們中,它是著名的慶節。那麼,來吧,就讓我們在這一講道中談談這些事。因為正如這個有爭議的議題在我們中產生了如此巨大的美好意願,如果它更為人所知,那麼,顯然它會使大家更為熱忱,我們對這一教導加以闡述後,在你們內一定產生更願守這日子的意向。

那麼,好吧,我能夠說出三個證據,由這些證據,我們會肯定地知道,這日子就是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上帝的聖言誕生的日子。這三個證據中的第一個是這樣的一個事實:即這一節日為傳福音者所傳報,極其迅速地傳遍各地,以致達致如此的地步,遍地開花。就如迦瑪列說所說的,若是出於人,必要敗壞;若是出於上帝,你們就不能敗壞他們,恐怕你們倒是攻擊上帝了(使徒行傳5:38-39)。論到這日子,我也要這樣說。這是確信無疑的,因為上帝聖言出自上帝,這日子不但不會被毀壞的,反而會每年都要增長,越來越光輝燦爛。福音的宣講在短短幾年的時間里就為普世所接受,雖然四處傳揚它的人只是些編織帳篷的人、漁夫、目不識丁的人、普通的民眾,但這些人的微不足道卻根本沒有削弱這宣講,因宣講的那一位的大能事先就已確定了一切,祂既除去阻礙,又宣佈了祂自己的力量。

如果某些好辯之士不接受我所說的這一證據,那就必須說出第二個證據。這是怎樣的確切證據呢?這一證據源於我們在福音中所發現的人口登記。因為聖史記載了發生在那時的一次人口登記:「當那些日子,凱撒奧古斯都有旨意下來,叫天下人民都報名上冊。這是居里扭作敘利亞巡撫的時候,頭一次行報名上冊的事。眾人各歸各城,報名上冊。約瑟也從加利利的拿撒勒城上猶太去,到了大衛的城,名叫伯利恆,因他本是大衛一族一家的人,要和他所聘之妻馬利亞一同報名上冊。那時馬利亞的身孕已經重了。他們在那裡的時候,馬利亞的產期到了,就生了頭胎的兒子,用布包起來,放在馬槽里,因為客店裡沒有地方。」(路加福音2:1-7)由此,顯然可知,基督是在居里扭做總督時初次進行人口登記的時候出生的。因此,想要確切知道基督誕生時日的人可以查閱公開保存在羅馬的典籍,就可知道這次人口登記發生在什麼時間。但是,有人會說,對我們這些並不在當場的人,這有什麼用呢?你們要聽著,不要不信,因為我們從那些準確地知道這些事以及居住在那城裡的人那裡得知了這日子。那些生活在那裡的人從一開始就由古老的傳統守這慶節,如今他們親自把這一知識傳給了我們。聖史並沒有隨便地指出這個日子,反而清楚地說出了它,使我們知道,為能指明上帝的救贖計劃。凱撒奧古斯都發佈這道上諭既非無意,也非出於他自己的意思,他這樣做是出於上帝,他的靈魂在不自覺間為上帝的獨生聖子而服務。有人會說:「這對這一救贖計劃有什麼用呢?」作用不小,親愛的弟兄,它不是偶然的結果,它有著極大的作用,我們必須熱切地看看這有什麼用處。那麼,這是怎樣的作用呢?加利利是巴勒斯坦的一個地方,拿撒勒是加利利的一座城市。同樣,當地居民稱一個地區為猶太,伯利恆是猶太的一座城。所有先知都預言基督出自拿撒勒,但是祂要在伯利恆誕生。因為經上記載說:「猶大地的伯利恆啊,你在猶大諸城中並不是最小的;因為將來有一位君王要從你那裡出來,牧養我以色列民。」(馬太福音2:6)那時,希律王問猶太人,基督在哪裡誕生,他們就是這樣向他作證的。為此緣故,當腓利告訴拿但業說「我們遇見了拿撒勒的耶穌」時,拿但業說:「拿撒勒還能出什麼好的嗎?」基督論到拿但業說:「看哪,這是個真以色列人,他心裡是沒有詭詐的。」人會說,為此,祂贊許拿但業什麼呢?因為他並沒有受腓利所說的誤導,他清楚而準確地知道基督並非生於拿撒勒,也不是生於加利利,基督要出生在猶太,在伯利恆,事實上所發生的事正是這樣的。因此,儘管腓利對此一無所知,拿但業卻精通法律,他用上述先知的話語回答腓利,他知道基督不會出自拿撒勒。因此,基督論到這個人說:「看,這確是一個以色列人,在他內毫無詭詐。」

因此,一些猶太人對尼哥底母說:「你且去查考,就可知道加利利沒有出過先知。」(約翰福音7:52)在另一處又說:「基督是大衛的後裔,從大衛本鄉伯利恆出來的。」(約翰福音7:42)猶太人公認基督必定是出自伯利恆,而非出自加利利。

因此,由於約瑟和馬利亞雖然是伯利恆人,卻離開那裡,定居在拿撒勒(當然,這樣的事可能發生在許多人的身上,他們離開自己的原籍,居住在其它地方,從小就在那裡長大成人),因為基督必須生在伯利恆,於是凱撒頒布諭令,迫使他們違背他們的意願回到伯利恆,因為這是上帝以這種方式所安排好的。法令規定每人都要回自己的本城去登記,為了登記,他們不得不從他們居住之地(我的意思是拿撒勒)出發,回到伯利恆。聖史在撰寫福音時,也對此做了暗示,他寫道:「約瑟也從加利利的拿撒勒城上猶太去,到了大衛的城,名叫伯利恆,因他本是大衛一族一家的人,要和他所聘之妻馬利亞一同報名上冊。那時馬利亞的身孕已經重了。他們在那裡的時候,馬利亞的產期到了,就生了頭胎的兒子。」

愛的諸位,你們注意到上帝的救恩計劃了嗎?祂既通過信徒、也通過不信者來成就祂的計劃,好使不虔誠的人能認識祂的大能。因此,當星辰引領博士從東方而來的時候,凱撒的上諭使馬利亞按先知所說回到故鄉。因此,顯然,我們由此可知童貞馬利亞也是大衛的後裔,因為她也出自伯利恆,這足以顯明她是「出自大衛的家族」。聖史在前面已清楚地表明瞭這些,他說:「瑟也從加利利的拿撒勒城上猶太去,到了大衛的城,名叫伯利恆,因他本是大衛一族一家的人,要和他所聘之妻馬利亞一同報名上冊。」由於約瑟有族譜可以追溯,證明他是大衛的後裔,但是沒有人給我們提供馬利亞的祖先的族譜,就如聖史列舉約瑟的族譜一樣,為使你們不懷疑,不致於問:「有何證據證明馬利亞也是大衛的後裔呢?」你們要接受以下的教授:「到了第六個月,天使加百列奉 神的差遣往加利利的一座城去(這城名叫拿撒勒),到一個童女那裡,是已經許配大衛家的一個人,名叫約瑟。童女的名字叫馬利亞。(路加福音1:26-27)」人必須把這段話中的「達味家族」一語理解為是指著童貞女而說的,這一事實在此已予以澄清了。因此,凱撒傳下這道旨意,使他們上到伯利恆,當他們一踏足於該城,耶穌立時就誕生了。為此,祂還被放在馬槽里嗎?——因為有很多人從各地一起來到伯利恆,預先住進客棧,以致沒有了客房。為此,博士們在那裡俯首朝拜。為能更清楚地給你們說明,給你們提出更顯明的證據,我請求你們振作精神,因為我希望能訴諸歷史,高聲誦讀舊約的法律,好能從各方面給你們做出更清楚的論證。

猶太人有一古老的法律——最好還是讓我們開始論證吧。當上帝從埃及和蠻族人的奴役中將希伯來人解放出來時——由於他們仍殘存著不虔不敬,渴望屬物質的事物,因異教神殿的美麗壯觀而驚嘆,因此,上帝命他們建造一座超過地上所有神殿的聖殿——不只用物質,用高超的建築技藝——也以其建築計劃。就如同慈父接納自己長時間與受染污的人——騙子、淫蕩的人——在一起的兒子一樣,使他獲得許多享樂,獲得更高的尊榮,這樣,當他遇到不幸之事的時候,就不會回想起先前的事,也不會渴求它們了——同樣,上帝看到猶太人受物質事物的吸引,所以在這方面使他們極為豐盛富裕,這樣,他們就絕不會再想回到埃及,或是想要獲得埃及的東西。因此,上帝讓他們按整個宇宙——可感的與理智的——的樣式建造聖殿。就如同有地,有天,中間是穹蒼作為分隔,上帝也命猶太人這樣建造聖殿。祂命猶太人將聖殿分為兩部份,中間有一帳幔。祂規定聖殿外面的部份是所有人都能進入的,但裡面的部份卻並非所有人都能踏足或看到的,只有大司祭可以進去。這些並非我們的揣度,聖殿被安排為整個宇宙的代表,為使你們相信這一點,請聽保羅所說的,他講論了基督的升天——「基督並不是進了人手所造的聖所(這不過是真聖所的影相),乃是進了天堂,如今為我們顯在上帝面前。」(希伯來書9:24)——這表明猶太人的聖殿只是實體的模型。為證明帳幔將至聖所與外面的聖殿隔開,就如同這個天空將它上面的屬天的事物與所有與我們相關的下地的事物分開一樣——請聽,使徒保羅是如何暗示這一點的,他稱天為帳幔。因為當他談到望德時說,「我們有這指望,如同靈魂的錨,又堅固又牢靠,且通入幔內。作先鋒的耶穌,既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成了永遠的大祭司,就為我們進入幔內。」(希伯來書6:19-20)——即在天的上面。你們看到了嗎?他是如何稱天為帳幔的嗎?因此,在帳幔外面有燈台、供桌和奉獻犧牲與全燔祭的銅祭台;但是,在帳幔內則有內外都包著金子的約櫃,裡面放著約版、金罐和亞郎開花的杖,金香壇——不是用來獻供物或全燔祭,只是用來奉獻乳香。因此,帳幔外面是允許所有人進入的,而裡面則只允許大司祭進入。我還要給出這些的證據,保羅說:「原來前約有禮拜的條例和屬世界的聖幕。」(希伯來書9:1)(他稱帳幔的外面為屬於世界的聖殿,因為按慣例,所有世人都可進去。)「因為有預備的帳幕,頭一層叫作聖所,裡面有燈台、桌子,和陳設餅。第二幔子後又有一層帳幕,叫作至聖所,有金香爐(爐:或譯壇),有包金的約櫃,櫃里有盛嗎哪的金罐和亞倫發過芽的杖,並兩塊約版;櫃上面有榮耀基路伯的影罩著施恩(施恩:原文是蔽罪)座。這幾件我現在不能一一細說。這些物件既如此預備齊了,眾祭司就常進頭一層帳幕,行拜上帝的禮。至於第二層帳幕,惟有大祭司一年一次獨自進去,沒有不帶著血為自己和百姓的過錯獻上。」(希伯來書9:2-7)你看到了嗎?只有大司祭可以進入帳幔的後面,且一年只進去一次。

上面所說的那一天是哪一天呢?請稍等,不要混淆起來。因為我們是在從很遠的地方挖掘泉水,我們要快點來到源頭,為使一切對你們都變得清晰容易。或更好說,是為了使這一演講不致再顯得過於晦澀,免得由於不清晰,而使你們因我的講話太冗長而疲憊不堪,現在,我要告訴你們我所說的這一切的理由。這理由是什麼呢?當伊麗莎白懷孕約翰六個月時,馬利亞也懷孕了。因此,如果我們知道了這六個月是哪六個月,我們就會知道馬利亞是何時懷孕的。若我們知道馬利亞是何時懷孕的,就可以按九月懷胎來計算她是何時生產的。

那麼,我們如何得知伊麗莎白懷孕的這六個月呢?如果我們得知伊麗莎白懷孕的時候,就能知道這六個月了。我們如何得知她懷孕的月份呢?如果我們知道她的丈夫匝加利亞是何時得知這一喜訊的,就知道她懷孕的時間了。但我們又如何得知他是何時得知這一喜訊的呢?我們可從聖經上得知——就如聖福音說,天使向在至聖所里的匝加利亞傳報了這一喜訊,告訴他有關約翰誕生的事。因此,如果聖經上已清楚地證明瞭,大司祭一年只一次進入至聖所,如果我們能知道大司祭這一年一次進入至聖所是發生在什麼時候的,那麼,我們顯然就可以得知他是在什麼時候得知這個喜訊的。如果我們能清楚地知道這時間,我們也就知道了伊麗莎白懷孕的時候了。保羅說得很清楚,他確定地說大司祭一年進至聖所一次。摩西也清楚地記載說:「上主訓示摩西,對他這樣說:『你要告訴你哥哥亞倫,不可隨時進聖所的幔子內、到櫃上的施恩座前,免得他死亡,因為我要從雲中顯現在施恩座上(利未記16:2)。』」又說:「他進聖所贖罪的時候,會幕里不可有人,直等到他為自己和本家並以色列全會眾贖了罪出來。他出來,要到上主面前的壇那裡,在壇上行贖罪之禮……(利未記16:17-18)」因此,顯然,大司祭並非恆久不斷地進到至聖所里,在他進入至聖所時,也不允許任何人和他一起進去,只許人們站在帳幔外面。顯然你們已準確地明白了這些。剩下的就是指出大司祭是何時進至聖所的,這事他一年只做一次。那麼,我們如何知道呢?由聖經可知。因為經上這樣說:「每逢七月初十日,你們要刻苦己心,無論是本地人,是寄居在你們中間的外人,什麼工都不可做;這要作你們永遠的定例。因在這日要為你們贖罪,使你們潔淨。你們要在耶和華面前得以潔淨,脫盡一切的罪愆。這日你們要守為聖安息日,要刻苦己心;這為永遠的定例。那受膏、接續他父親承接聖職的祭司要穿上細麻布的聖衣,行贖罪之禮。他要在至聖所和會幕與壇行贖罪之禮,並要為眾祭司和會眾的百姓贖罪。這要作你們永遠的定例,就是因以色列人一切的罪,要一年一次為他們贖罪。於是,亞倫照上主所吩咐摩西的行了(利未記16:29-34)。」摩西在這裡所說的是帳篷節,因為大司祭就是在那時一年一次進入至聖所,上主自己明確地說:「一年一次。」

因此,如果大司祭只有在帳篷節的時候進入至聖所,就讓我們來最終證明:當撒迦利亞進入至聖所時,看到了天使。因為只有他看見了天使,那時他正在上香,大司祭除了一年一次獨自進至聖所外,從不進入其中。當我們聽到下面的話,一切對我們都是顯而易見的:「當猶太王希律的時候,亞比雅班裡有一個祭司,名叫撒迦利亞;他妻子是亞倫的後人,名叫伊利莎白(路加福音1:5)。」「撒迦利亞按班次在 神面前供祭司的職分,照祭司的規矩掣簽,得進主殿燒香(路加福音1:8-9)。」——親愛的諸位,如果你們願意,請記得經上記載說:「他進聖所贖罪的時候,會幕里不可有人,直等到他為自己和本家並以色列全會眾贖了罪出來(利未記16:17)。」——「有主的使者站在香壇的右邊,向他顯現(路加福音1:11)。」經上並沒有說「(天使在)祭壇邊(顯現給他)」,而是說「在香壇右邊」。因為燔祭壇在聖殿外面,聖殿裡面只有香壇。為此緣故,由於只有他一人看見了天使,因為經上說民眾都在外面等他,顯然,他所進的是至聖所。「撒迦利亞看見,就驚慌害怕。天使對他說:「撒迦利亞,不要害怕,因為你的祈禱已經被聽見了。你的妻子伊利莎白要給你生一個兒子,你要給他起名叫約翰(路加福音1:12-13)。」「百姓等候撒迦利亞,詫異他許久在殿里(路加福音1:21)。」當他出來後,向他們打手勢,不能說話。你們看到了嗎?他是在帳幔內。因此,他是在那時得知這個喜訊的。撒迦利亞得知此事是在帳篷節期間,那時正是禁食期間,因為那時「你們應先克己苦身」。正如你們所看到到的,猶太人在九月底守這個慶節;因為我們在那個時期向猶太人發表了許多很長的講道,駁斥他們不合季節的禁食。因此,匝加利亞的妻子伊麗莎白也是在那時懷了孕,「就隱藏了五個月,說:『主在眷顧我的日子,這樣看待我,要把我在人間的羞恥除掉(路加福音1:25)。』」最後,現在是時候來加以解釋了,在伊麗莎白懷孕六個月後,馬利亞也從天使得知了自己懷孕的喜訊。天使加百列來到她那裡,說:「馬利亞,不要怕!你在 神面前已經蒙恩了。你要懷孕生子,可以給他起名叫耶穌(路加福音1:30-31)。」馬利亞感到困惑,想要明白天使為什麼要這樣說,天使回答她說:「聖靈要臨到你身上,至高者的能力要蔭庇你,因此所要生的聖者必稱為上帝的兒子。況且你的親戚伊利莎白,在年老的時候也懷了男胎,就是那素來稱為不生育的,現在有孕六個月了。因為,出於 神的話,沒有一句不帶能力的(路加福音1:35-37)。」因此,如前所示,如果伊麗莎白是在九月懷孕的,我們必須向後計算六個月。這六個月是:十月、十一月、十二月、一月、二月、三月。

因此,在這六個月後,馬利亞懷孕了,再加上九個懷胎,我們就到了現在的這個月(即十二月)。因此,主受孕的第一個月是四月,經過八個月:五月、六月、七月、八月、九月、十月、十一月,就到了本月(十二月),我們就是在這個月慶祝這個日子(聖誕節)的。但為使我們所說的對你們更加清楚,我們要再次簡要說一下,為了你們的利益,我要給你們說:大司祭每年只進至聖所一次。這發生在什麼時候?在九月。那時撒迦利亞進到至聖所,之後他得知了有關約翰誕生的喜訊。因此,當他從至聖所出來後,他的妻子就懷了孕。那是在九月,當伊麗莎白懷孕六個月後,即三月,馬利亞也懷了孕。從四月起,再過了九個月,我們就到了本月,我主耶穌基督就是在本月誕生的。

我們已給你們講解清楚有關這日子(聖誕節)的事,但是我還要說一件事,之後,我就要結束這次講道,好讓講解更大之事的教師(指主教)給你們講道。因為有許多異教徒聽說上帝在血肉內誕生,就會譏笑,輕視此事,令單純的人感到困擾,我們必須對異教徒和感到困擾的人說些話,好讓感到困惑的人不再感到困惑,不再為無知者所誤導,也不再受不信的譏笑者的困擾。當我們嚴肅地對小孩子講話,或有急需之時,他也常常會笑。譏笑並非證明他們所譏笑之事是可笑,反而證明笑的人是愚蠢的。人可以說,就異教徒而言,事情就是這樣的:他們比孩童更加愚昧,他們輕視如此神奇而理應抱之以宗教虔敬的事,卻敬禮捍衛真正可笑而荒謬的事。對於我們的信仰,他們加以譏笑,但這一信仰卻有其自身的尊高,它的榮耀絲毫沒有因他們的嘲笑有所減損;而他們的信仰,雖然他們從各方面加以捍衛,卻表現出其醜陋。因為當他們因自己的狡詐,將他們自己的神明納入石頭、木制或劣質的神像之中,把他們關在裡面,如同關在監獄之中,而他們卻相信自己並沒說什麼或做什麼可恥之事。但是當我們說上帝借著聖神為自己預備了一座生活的聖殿,好能通過它居住在世上,他們卻指控我們。這豈不是徹底的瘋狂嗎?這是怎樣的指控呢?因為如果上帝居住在人的肉身內是一件可恥的事的話,那麼,讓祂住在石頭或木頭中,豈不是更可恥的事嗎?因為石頭與木頭比人更低級,除非在他們看來,我們人類比這些沒有感覺的物質更低劣。因為他們竟敢將上帝的性體納入貓狗之中,許多異端者甚至把上帝的性體放在比這些更為可恥的事物內。但是,我們並不說任何這樣的話,甚至連聽都不想聽;我們反而說:基督由童貞女的淨胎取了純潔、神聖、無玷而無罪的血肉,使自己的受造物歸正。那些人與摩尼教徒都是一樣的不虔誠,因為他們將上帝的性體引入狗、猿猴及各種野獸之中(因為他們說所有這些動物的靈魂都來自上帝的性體),他們既不戰兢,也不自我躲藏起來——相反,他們卻說我們所說的不相稱於上帝,因為我們拒不注意這些。其實,我們所說的卻是相稱於上帝的,祂來臨了,以這一誕生的方式使祂自己的化工歸正。你們要說什麼呢?我的同伴,請告訴我。你們這些說謀殺者與巫士的靈魂有著上帝的性體的人,你們竟敢指責我們,因為我們拒不接受所有這些邪說,你們不能忍受聽到所說的這些,甚至判定那些說這些的人是有份於不虔不敬者!我們確實說了以下這些:上帝為自己預備了一座聖殿,借著它將天上的居民權引進我們的生命。你們豈不應受千百次的死亡嗎?這既是因為你們對我們的指控,也是因為你們不斷說出的不虔不敬的話。就如你們所說,如果上帝居住在純潔無玷的肉體內是不合適的,那麼居住在巫士、盜墓者、海盜、猿猴、狗內——不是如今坐在天父右邊的至聖無玷的肉身內——對上帝更不合適。因為這樣的說法,會給上帝帶來多大的玷污!你們沒有看到這一太陽嗎?他的肉身是可感的、敗壞的、喪亡的——即使異教徒與摩尼教徒聽到這些事而千百次加以阻止。不僅它,還有大地、海洋,總而言之,所有可見的受造物,都受制於虛無之下。請聽保羅的話,他說得很清楚:「因為受造之物服在虛空之下,不是自己願意,乃是因那叫他如此的。」之後,為了使「受造之物服在虛空之下」的意思清晰明瞭,他又接著說:「但受造之物仍然指望脫離敗壞的轄制,得享上帝兒女自由的榮耀。」因此,如今,受造物是喪亡、敗壞的,因為「敗壞的控制」就是可敗壞的。並且,如果那具有可敗壞的身體的太陽,向各處放射光芒,它進入泥淖、污穢或更骯髒的東西內,卻並不會損害它身體的純潔,反而它會再次放射純潔的光芒,使樂於接受它的軀體分享它的德行,而它本身卻沒有接受絲毫污穢骯髒,若是這樣的話,義德的太陽、那取了純潔血肉的無形體的大能天使的主宰,豈不更不會受到污穢,不但如此,祂也會使這肉身變得更為純潔,更為神聖。因此,我們想到所有這一切,記起了經上所說的話:「我要住在你們中間,在你們中間行走。」經上又說:「你們是上帝的殿,上帝的靈住在你們裡頭。」——讓我們不但對他們這樣說,還要堵住不虔不敬者的無恥之口;讓我們為了我們的利益而歡欣踴躍,因如此偉大的深思熟慮而歸榮耀於取了肉身的上帝,按我們的能力所及,報之以相稱於祂的尊敬與回報。儘管除了我們及我們靈魂的得救,以及熱心修德外,我們不能還報上帝什麼。

因此,我們不應對恩主忘恩負義,讓我們盡我們的能力向祂獻上一切:信德、望德、愛德、自制、施捨、好客。我不會停止——現在與永遠都不會停止——我先前的呼籲。什麼呼籲呢?當你們要走近這令人敬畏而又神聖的祭台,領受聖體聖血時,你們要心懷敬畏與戰兢,要懷著純潔的良心,守齋祈禱,不要製造混亂,不要推搡那些在你近旁的人。因為這全然是瘋狂之舉,是少有的輕蔑行為。因此,這會給這樣做的人帶來巨大的懲罰與報應。人啊,你要明白:你將要接觸的是怎樣的祭獻;你將要走近的是怎樣的祭台。你也要反省,你只是塵土,卻要領受基督的聖體聖血。當皇帝召你參加盛宴時,你滿懷恐懼地坐在席間,帶著敬意,靜靜地吃那擺在你面前的食物。但當上帝召叫你到祂自己的祭台前,將祂自己的聖子擺上的時候,那時,大能天使都滿懷敬畏、戰戰兢兢地待立在近旁,基路伯遮住了自己的臉,撒拉弗戰戰兢兢地高呼:「聖哉!聖哉!聖哉!萬軍之主。」——請告訴我,你們要在這一屬靈的盛宴上,大叫大嚷,製造混亂嗎?你們不知道嗎?在那時靈魂必須充滿寧靜。此時需要平安與寧靜,不要混亂、動怒與騷動,因為這些都會使靈魂變得不潔。現在,如果在我們犯了這樣的罪以後,為我們有怎樣的寬恕呢?我們在走上前來領聖體聖血時竟然不能潔淨忿怒的情慾。還有什麼比擺在我們面前的更必須的呢?或者有什麼擾亂我們,以致我們快速上前,將這些都拋在腦後,奔上前去呢?不,我請求並懇請你們,讓我們不要激起上帝對我們的忿怒。擺在我們面前的是療治我們創傷的救恩良藥;是永恆的財富,是天國的大使。因此,讓我們戰戰兢兢地走上前來;讓我們獻上感恩;讓我們俯伏於地,承認我們的過犯;讓我們哭泣,哀哭我們自己所犯下的罪惡;讓我們向上帝獻上熱切的祈禱;讓我們全然潔淨自我,安安靜靜地、以相稱於走近天上君王的良好秩序,走上前來;領受了無玷而神聖的祭品(聖體聖血),讓我們親吻,讓我們以眼目擁抱,讓我們使我們的理智溫暖起來——我們聚會不是為受審判,或是受懲罰,而是為了靈魂的清醒,為了愛,為了修德,為了與上帝修和,為了獲得確切的平安,以及數不盡的美善的基礎,使我們既使自己受到祝聖,又給我們的近人帶來教益。我要持續講說這些事,不會停止。如果你沒有學到什麼有益的東西,僅僅只是心不在焉的跑到這裡來,這有什麼益處呢?總是說一些討好你們的話,這有什麼益處呢?親愛的諸位,這個慶期很短:讓我們生活清醒;讓我們訓練自己;讓我們在各種關係內展現真誠的許諾;讓我們投身於各種事上——無論我們需要聆聽上帝的話語,或是祈禱,或是前來領聖體聖血,或是做其他任何事情,都要懷著敬畏與戰驚,好使我們不致因疏忽而給我們自己招致詛咒,因為經上說:「那怠慢執行上主工作的,是可咒罵的。」大聲喧嘩、脾氣暴躁是對展示在我們前的祭獻的傲慢無禮。讓自己玷污上帝是極大的放肆。請聽宗徒論到這樣的事是如何說的:「若有人毀壞上帝的殿,上帝必要毀壞那人。」因此,讓我們不要不與上帝修和,反而激怒祂,讓我們表現出極其的勤勉,極其的端莊,靈魂寧靜,祈禱著,懷著一顆「破碎的心」,走近前來,借此,我們好能安慰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使我們能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對世人的恩寵與大愛,領受所應許賜予我們的美好事物(聖體聖血)。願光榮、權能、尊敬歸於祂,偕同聖父及聖神,從現在到永遠,及世之世。阿們。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