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礼仪:翻译与修订

在本系列的前几篇文章中,我谈到了安立甘总的礼仪在过去五十多年中发生的变化。这些变化有两个方面:第一,修订礼仪,使其更符合现代神学和情感。第二,开发适合不同口味的礼仪选择。

修订和翻译是有区别的。翻译是用另一种语言或习惯用语来表达一个词或概念,目的是保留相同的含义。修订则是改变其含义。在礼仪修订中,这两个问题经常被混淆。有人认为,旧词需要翻译成现代语言,这样人们才能理解。然而,这只是修订的幌子——词汇的意义被改变了。

例如,将较古老的英语“thee”和“thou”翻译成较现代的“you”和“your”。使用现代而非古老的英语代词在神学上并没有任何的不妥。如果这就是安立甘宗的礼仪在20世纪70年代的主要变化,那就不会有持续安立甘教会了。

然而,这也引发了相关的美感、诗意和节奏问题。宗教改革时将中世纪拉丁文翻译成英文,正值英语语言发展的高潮时期。将传统英语翻译成当代英语则是在一个较低的阶段。美感、诗意和节奏是礼仪的重要方面。这些方面往往在翻译中丢失了。这与礼仪应易于被每个人理解的理念有关。礼仪的语言一直不同于日常用语。人们总是需要学习它。对于“人们不再使用传统语言交谈”的反对意见,我们的回答是:“他们也不再使用听起来像当代礼仪的语言交谈。”

礼仪是需要长期学习并“铭记于心”的。对礼仪的认识不仅仅是理性的。文字的诗意和韵律之美有助于这一认识过程。我们长期铭记于心的歌曲也具有这种特质。 我们会记住那些歌词诗意、优美、意味深长的歌曲,但另一些歌曲则空洞平庸,我们也会很快忘记。背诵一首优美的诗歌或十四行诗可能需要时间,但一旦背诵下来,它将伴随你一生。

还有其他一些翻译问题。有时,一个古老的神学词汇在现代没有对应词。因此,翻译它的尝试具有神学意义。这是另一个讨论的主题。不过,有一点可以说明。在一个不按照与圣经世界观相关的范畴思考的世界里,通常没有现代的对应词。

在另一个方面,礼仪也存在着一些问题。有些人认为礼仪是一种神奇的咒语。对他们来说,“信仰”是以礼仪原教旨主义为中心的,包括以正确的方式用旧有的形式说出正确的话语。他们较少关注通过圣灵在基督里与上帝合一的体验,以及这种体验在群体之爱中结出的果实。共爱是对教会礼仪生活的有效检验。在《启示录》第2章中,复活升天的基督赞扬了以弗所教会反对谬误并致力于真正的信仰,但他说:“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启示录 2:4)。”耶稣说,除非教会为失去爱心而悔改,否则这个坚持不懈的教会将不复存在。

为了有效地进行当代传教而必须修改礼仪的论点并没有得到经验的证明。西方安立甘宗教会在更新礼仪以吸引信徒的同时,信徒却大量流失。从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中叶,教会领袖们普遍丧失了信仰,从而造成了人员流失。这是礼仪修订的真正原因。许多领袖不再相信已接受形式的信仰。这些领袖需要改变礼仪来适应他们的信仰缺失。

礼仪从来不是为了传福音。礼仪始终是为受过教导和坚定信仰的人准备的。早期教会甚至不允许慕道友在圣言礼结束后留在教堂。礼仪的劝诫是:“让所有慕道者离开。不让慕道者留下。”据罗德尼·斯塔克斯(Rodney Starks)估计,这种方法是传教计划的一部分,它使教会从一世纪末的大约7500人发展到四世纪初君士坦丁皈依之前的大约600万人(The Rise of Christianity, 6-7)。这与现代营销方式——“来看看我们激动人心的、包容的、无障碍的崇拜”——相去甚远,而这种营销方式却伴随着信仰和忠诚度的普遍下降。

有一个礼仪翻译问题属于稍有不同的类别,即圣经的翻译。礼仪中的祷文是固定的,而且经常重复,而《圣经》则是各卷不尽相同,参与方式也不尽相同。我们 "进入 "礼仪的一般经验,但我们特别关注经文的字句;我们“能听、能读、能记、能学,心里思想明白”(降临期第二主日祝文)。这就要求我们能够在传道者和教导者的帮助下,在阅读时听到并理解经文。这将是我下一篇文章的主题。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