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年福音與講道 大齋第二主日 禮拜三

思高本
和合本
瑪竇福音 20:17-28
馬太福音 20:17-28
那時,耶穌上耶路撒冷去,暗暗把十二個門徒帶到一邊,在路上對他們說:「看,我們上耶路撒冷去,人子要被交於司祭和經師,他們要定他的死罪;並且要把他交給外邦人戲弄、鞭打、釘死;但第三天,他要復活。」那時,載伯德兒子的母親,同自己的兒子前來,叩拜耶穌,請求他一件事。耶穌對她說:「妳要什麼?」她回答說:「你叫我的這兩個兒子,在你王國內,一個坐在你的右邊,一個坐在你的左邊。」耶穌回答說:「你們不知道你們所求的是什麼,你們能飲我將要飲的爵嗎?」他們說:「我們能。」耶穌對他們說:「我的爵你們固然要飲,但坐在右邊或左邊,不是我可以給的,而是我父給誰預備了,就給誰。」那十個聽了,就惱怒他們兩兄弟。耶穌叫過他們來說:「你們知道:外邦人有首長主宰他們,有大臣管轄他們。在你們中間卻不可這樣,誰若願意在你們中成為大的,就當作你們的僕役;誰若願意在你們中為首,就當作你們的奴僕。就如人子來不是受服事,而是服事人,並交出自己的生命,為大眾作贖價。」 耶穌上耶路撒冷去的時候,在路上把十二個門徒帶到一邊,對他們說:「看哪,我們上耶路撒冷去,人子要被交給祭司長和文士。他們要定他死罪,又交給外邦人,將他戲弄,鞭打,釘在十字架上;第三日他要復活。」那時,西庇太兒子的母親同她兩個兒子上前來拜耶穌,求他一件事。耶穌說:「你要什麼呢?」她說:「願你叫我這兩個兒子在你國里,一個坐在你右邊,一個坐在你左邊。」耶穌回答說:「你們不知道所求的是什麼;我將要喝的杯,你們能喝嗎?」他們說:「我們能。」耶穌說:「我所喝的杯,你們必要喝;只是坐在我的左右,不是我可以賜的,乃是我父為誰預備的,就賜給誰。」那十個門徒聽見,就惱怒他們弟兄二人。耶穌叫了他們來,說:「你們知道外邦人有君王為主治理他們,有大臣操權管束他們。只是在你們中間,不可這樣;你們中間誰願為大,就必作你們的用人;誰願為首,就必作你們的僕人。正如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侍,乃是要服侍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

聖安波羅修主教《論基督教信仰》

請思考跟兒子們在一起發此請求的這位婦人。這是一位母親,渴望她的兒子們的榮耀,儘管她所想要的有些過分,總是可以得到寬恕。這是一位母親,年邁蒼蒼,熱誠真切,缺乏安慰;在可以被她身強力壯的後代幫助供養的時候,她的孩子們卻離開了她,她想要照她自己喜悅的讓她的兒子們得到跟從耶穌的獎償。因為如我們所讀,當他們為主所呼召的時候,他們一聽到召叫,就捨棄了他們的網和父親,跟從了主。

這樣,她某種程度上屈服於一位母親熱誠的驅使,真誠懇求救主說:「願祢叫我的這兩個兒子,在你王國內,一個坐在你的右邊,一個坐在你的左邊。」儘管這是錯誤,但這是個母親愛心的錯誤,因為一位母親的心總是急切的。儘管她太過渴望她願望的目標,然而她的渴望卻是可原諒的,因為她不是為錢貪婪,而是為了恩寵。她的請求並不寡廉鮮恥,因為她不是想到她自己,而是想到她的孩子們。母親的想法體現在她的身上。

基督考慮到母親的愛,母親在她年邁時以思考她兒子們的獎償為安慰,並且儘管為母親的渴望所擾,還是願意承受她至愛的人離開她。請再默想這位婦人,就是性別上較軟弱的,主還沒有藉祂自己的受難使之強壯。我是說,請思考厄娃──第一個女人──的後代,陷在所傳下來未受限制的情感中,傳給了所有人,這一位也還沒為主自己的血所贖,祂還沒有用祂自己的血洗淨植於所有人心中對甚至超過正確程度未加限制之榮耀的渴望。所以,這個婦人的冒犯包含天生犯錯誤的傾向。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