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年福音與講道 大齋第三主日 礼拜五

思高本
和合本
若望福音 4:5-42
约翰福音 4:5-42
那時,耶穌到了撒瑪黎雅的一座城,名叫息哈爾,靠近雅各伯給他的兒子若瑟的莊田,在那裡有「雅各伯泉」。耶穌因行路疲倦,就順便坐在泉傍;那時,大約是第六時辰。有一個撒瑪黎雅婦女來汲水,耶穌向她說:「請給我點水喝!」那時,他的門徒已往城裡買食物去了。那撒瑪黎雅婦女就回答說:「你既是個猶太人,怎麼向我一個撒瑪黎雅婦人要水喝呢?」原來,猶太人和撒瑪黎雅人不相往來。耶穌回答她說:「若是妳知道天主的恩賜,並知道向妳說:給我水喝的人是誰,妳或許早求了他,而他也早賜給了妳活水。」那婦女問說;「先生,你連汲水器也沒有,而井又深,你從那裡得那活水呢?難道你比我們的祖先雅各伯還大嗎?他留給了我們這口井,他和他的子孫以及他的牲畜,都曾喝過這井裡的水。」耶穌回答說:「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但誰若喝了我賜與他的水,他將永遠不渴;並且我賜給他的水,將在他內成為湧到永生的水泉。」婦人說:「先生,請給我這水吧!免得我再渴,也免得我再來這裡汲水。」耶穌向她說:「去叫妳的丈夫,再回這裡來。」那婦人回答說:「我沒有丈夫。」耶穌說:「妳說:我沒有丈夫,正對!因為妳曾有過五個丈夫,而妳現在所有的,也不是妳的丈夫:妳說的這話真對。」婦人向他說:「先生,我看你是個先知。我們的祖先一向在這座山上朝拜天主,你們卻說:應該朝拜的地方是在耶路撒冷。」耶穌回答說:「女人,妳相信我罷!到了時候,你們將不在這座山,也不在耶路撒冷朝拜父。你們朝拜你們所不認識的,我們朝拜我們所認識的,因為救恩是出自猶太人。然而時候要到,且現在就是,那些真正朝拜的人,將以心神以真理拜父,因為父就是尋找這樣朝拜他的人。天主是神,朝拜他的人,應當以心神以真理去朝拜他。」婦人說:「我知道默西亞──意即基督──要來,他一來了,必會告訴我們一切。」耶穌向她說:「同妳談話的我就是。」正在這時,他的門徒回來了,他們就驚奇他同一個婦人談話;但是沒有人問:「你要什麼?」或:「你同她談論什麼?」於是那婦人撇下自己的水罐,往城裡去向人說:「你們來看!有一個人說出了我所作過的一切事:莫非他就是默西亞嗎?」眾人從城裡出來,往他那裡去。這其間門徒請求耶穌說:「辣彼,吃罷!」他卻回答說:「我已有食物吃,那是你們所不知道的。」門徒便彼此問說:「難道有人給他送來了吃的嗎?」耶穌向他們說:「我的食物就是承行派遣我者的旨意,完成他的工程。你們不是說:還有四個月才到收穫期嗎?看,我給你們說:舉起你們的眼,細看田地,莊稼已經發白,可以收割了。收割的人已領到工資,且為永生收集了果實,如此,撒種的和收割的將一同喜歡。這正如俗語所說的:撒種的是一人,收割的是另一人。我派遣你們在你們沒有勞過力的地方去收割;別人勞了力,而你們去收獲他們勞苦的成果。」城裡有許多撒瑪黎雅人信從了耶穌,因為那婦人作證說:「他向我說出我所做過的一切。」這樣,那些撒瑪黎雅人來到耶穌前,請求他在他們那裡住下;耶穌就在那裡住了兩天。還有更多的人因著他的講論,信從了他。他們向那婦人說:「現在我們信,不是為了你的話,而是因為我們親自聽見了,並知道他確實是世界的救主。」 於是到了撒瑪利亞的一座城,名叫敘加,靠近雅各給他兒子約瑟的那塊地。在那裡有雅各井。耶穌因走路睏乏,就坐在井旁。那時約有午正。有一個撒瑪利亞的婦人來打水,耶穌對她說:「請你給我水喝。」那時門徒進城買食物去了。撒瑪利亞的婦人對他說:「你既是猶太人,怎麼向我一個撒瑪利亞婦人要水喝呢?」原來猶太人和撒瑪利亞人沒有來往。耶穌回答說:「你若知道上帝的恩賜,和對你說‘給我水喝’的是誰,你必早求他,他也必早給了你活水。」婦人說:「先生,沒有打水的器具,井又深,你從哪裡得活水呢?我們的祖宗雅各將這井留給我們,他自己和兒子並牲畜也都喝這井里的水,難道你比他還大嗎?」耶穌回答說:「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婦人說:「先生,請把這水賜給我,叫我不渴,也不用來這麼遠打水。」耶穌說:「你去叫你丈夫也到這裡來。」婦人說:「我沒有丈夫。」耶穌說:「你說沒有丈夫,是不錯的。你已經有五個丈夫,你現在有的,並不是你的丈夫,你這話是真的。」婦人說:「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們的祖宗在這山上禮拜,你們倒說,應當禮拜的地方是在耶路撒冷。」耶穌說:「婦人,你當信我。時候將到,你們拜父也不在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你們所拜的,你們不知道;我們所拜的,我們知道,因為救恩是從猶太人出來的。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拜他,因為父要這樣的人拜他。上帝是個靈(或無「個」字),所以拜他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他。」婦人說:「我知道彌賽亞(就是那稱為基督的)要來,他來了,必將一切的事都告訴我們。」耶穌說:「這和你說話的就是他。」當下門徒回來,就希奇耶穌和一個婦人說話。只是沒有人說:「你是要什麼?」或說:「你為什麼和她說話?」那婦人就留下水罐子,往城裡去,對眾人說:「你們來看,有一個人將我素來所行的一切事都給我說出來了,莫非這就是基督嗎?」眾人就出城往耶穌那裡去。這其間,門徒對耶穌說:「拉比,請吃。」耶穌說:「我有食物吃,是你們不知道的。」門徒就彼此對問說:「莫非有人拿什麼給他吃嗎?」耶穌說:「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來者的旨意,作成他的工。你們豈不說‘到收割的時候還有四個月’嗎?我告訴你們:舉目向田觀看,莊稼已經熟了(原文作「發白」),可以收割了。收割的人得工價,積蓄五穀到永生,叫撒種的和收割的一同快樂。俗語說‘那人撒種,這人收割’,這話可見是真的。我差你們去收你們所沒有勞苦的;別人勞苦,你們享受他們所勞苦的。」那城裡有好些撒瑪利亞人信了耶穌,因為那婦人作見證說:「他將我素來所行的一切事都給我說出來了。」於是撒瑪利亞人來見耶穌,求他在他們那裡住下,他便在那裡住了兩天。因耶穌的話,信的人就更多了。便對婦人說:「現在我們信,不是因為你的話,是我們親自聽見了,知道這真是救世主。」

聖奥古斯丁主教《约翰福音釋義》

我們讀到:「耶穌因行路疲倦。」奧秘就此開始了。因為耶穌疲倦,並非沒有目的。天主的大能者疲倦,並非沒有目的。祂疲倦,並非沒有目的,藉著祂,疲倦者得以恢復精力。祂疲倦,並非沒有目的,由於沒有祂,我們都變得疲倦,因祂的臨在,我們得以堅固。那時,耶穌疲倦了,祂因行路而疲倦。祂坐了下來,坐在井邊;在第六時辰,祂疲倦了,坐了下來。所有這些細節告訴我們一些事,它們具有某種意義,吸引我們的注意,好使我們為探索其意義而敲。但願祂開,給我們,也給你們──祂不厭其煩地對我們說:「你們敲,必要給你們開。」

耶穌是為了你而在行路時疲倦。我們知道耶穌本身就是力量,但我們卻發現祂的軟弱。祂既是力量,也是軟弱;祂是力量:「在起初已有聖言,聖言與天主同在,聖言就是天主。聖言在起初就與天主同在。」你想要知道天主子如何是力量嗎?「萬有是藉著他而造成的;凡受造的,沒有一樣不是由他而造成的。」並且,祂毫不費力地就創造了它們。那麼,有什麼比祂──藉著祂,萬物毫不費力地被創造──更強大有力呢?你想知道耶穌的軟弱嗎?「聖言成了血肉,寄居在們中間。」基督的力量創造了你;基督的軟弱再造了你。基督的力量從無中創造有,基督的軟弱則使有不致喪亡。祂藉祂的力量創造我們;藉祂的軟弱尋找我們。

祂這個軟弱的人卻養育了軟弱的人,就如同母雞養育小雞一樣。祂把自己比作母雞。祂對耶路撒冷說:「我多少次願意聚集你的子女,有如母雞把自己的幼雛聚集在翅膀底下,但你卻不願意!」弟兄們,你們要注意,母雞如何因她的小雞而變得軟弱。因為我們從未看到有其它任何一種鳥的母親會這樣。我們看到各種各樣的鳥每天在我們眼前築巢;麻雀和燕子,鸛鳥與鴿子。但是,我們不知道它們是否是母鳥,除非我們看到它們在自己的巢裡喂養幼雛。然而,母雞卻因小雞而變得軟弱,即便小雞沒有跟在它後面,好讓你看到它們,你仍能分辨出那是母雞。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