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年福音與講道 大齋第四主日 禮拜三

思高本
和合本
若望福音 9:1-38
約翰福音 9:1-38
那時,耶穌前行時,看見了一個生來瞎眼的人。他的門徒就問他說:「辣彼,誰犯了罪?是他,還是他的父母,竟使他生來瞎眼呢?」耶穌答覆說:「也不是他犯了罪,也不是他的父母,而是為叫天主的工作在他身上顯揚出來。趁著白天,我們應該做派遣我來者的工作;黑夜來到,就沒有人能工作了。當我在世界上的時候,我是世界的光。」耶穌說了這話以後,便吐唾沫在地上,用唾沫和了些泥,把泥抹在瞎子的眼上,對他說:「去,到史羅亞水池裡洗洗罷!」──史羅亞解說「被派遣的」──瞎子去了,洗了,回來就看見了。於是,鄰居和那些素來曾見他討飯的人,就說:「這不是那曾坐著討飯的人麼?」有的說:「就是這人。」有的說:「不,是另一個很相似他的人。」那人卻說:「就是我。」他們問他說:「你的眼睛究竟是怎樣開的呢?」他答覆說:「名叫耶穌的那個人,和了些泥,抹在我的眼上,給我說:你往史羅亞去洗洗罷;我去了,洗了,就看見了。」他們又問他說:「那個人在那裡?」他說:「我不知道。」他們便將先前瞎眼的人,領到法利塞人那裡。耶穌和泥開他眼睛的那天,正是安息日。於是法利塞人又詰問他怎樣看見了。那人就向他們說:「他把泥放在我的眼上,我洗了,就看見了。」法利塞人中有的說:「這人不是從天主來的,因為他不遵守安息日。」有的卻說:「一個罪人怎能行這樣的奇跡?」他們中間便發生了紛爭。於是,他們又問瞎子說:「對於那開了你眼睛的人,你說什麼呢?」瞎子說:「他是一位先知。」可是猶太人不肯相信他先是瞎子而後看見了,等到叫了復明者的父母來,問他們說:「這是你們的兒子麼?你們說他生來就瞎麼?怎麼他現在竟看見了呢?」他的父母答覆說:「我們知道這是我們的兒子,也生來就瞎。如今他究竟怎麼看見了,我們卻不知道;或者誰開了他的眼睛,我們也不知道。你們問他罷!他已經成年,會說自己的事了。」他的父母因為害怕猶太人,才這樣說,因為猶太人早已議定:誰若承諾耶穌是默西亞,就必被逐出會堂。為此,他的父母說:他己經成年,你們問他罷!於是法利塞人再把那先前瞎眼的人叫過來,向他說:「歸光榮於天主罷!我們知道這人是個罪人。」那人回答說:「他是不是罪人,我不知道;有一件事我知道:我曾是個瞎子,現在我卻看見了。」他們又問他說:「他給你作了什麼?怎樣開了你的眼睛?」他回答說:「我已經告訴了你們,你們不聽;為什麼又願意聽呢?莫非你們也願意做他的門徒麼?」他們辱罵他說:「你去做他的門徒好了!我們是梅瑟的門徒。我們知道:天主曾給梅瑟說過話;至於這人,我們不知道他是從那裡來的。」那人回答說:「這真奇怪!你們不知道他是從那裡來的,他卻開了我的眼睛。我們都曉得天主不俯聽罪人,只俯聽那恭敬天主,並承行他旨意的人。自古以來從未聽說:有人開了生來就是瞎子的眼睛。這人若不是由天主來的,他什麼也不能做。」他們卻向他說:「你整個生於罪惡中,竟來教訓我們?」便把他趕了出去了。耶穌聽說他們把他趕出去了,後來遇見了他,就給他說:「你信人子麼?」那人便回答說:「主,是誰,好使我去信他呢?」耶穌對他說:「你已看見他了,和你講話的就是!」他遂說道:「主,我信。」遂俯伏朝拜了耶穌。 耶穌過去的時候,看見一個人生來是瞎眼的。門徒問耶穌說:「拉比,這人生來是瞎眼的,是誰犯了罪?是這人呢?是他父母呢?」耶穌回答說:「也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顯出上帝的作為來。趁著白日,我們必須作那差我來者的工;黑夜將到,就沒有人能作工了。我在世上的時候,是世上的光。」耶穌說了這話,就吐唾沫在地上,用唾沫和泥抹在瞎子的眼睛上,對他說:「你往西羅亞池子里去洗」(「西羅亞」翻出來,就是「奉差遣」)。他去一洗,回頭就看見了。他的鄰捨和那素常見他是討飯的,就說:「這不是那從前坐著討飯的人嗎?」有人說:「是他。」又有人說:「不是,卻是像他。」他自己說:「是我。」他們對他說:「你的眼睛是怎麼開的呢?」他回答說:「有一個人名叫耶穌,他和泥抹我的眼睛,對我說‘你往西羅亞池子去洗’;我去一洗,就看見了。」他們說:「那個人在哪裡?」他說:「我不知道。」他們把從前瞎眼的人帶到法利賽人那裡。耶穌和泥開他眼睛的日子是安息日。法利賽人也問他是怎麼得看見的。瞎子對他們說:「他把泥抹在我的眼睛上,我去一洗,就看見了。」法利賽人中有的說:「這個人不是從上帝來的,因為他不守安息日。」又有人說:「一個罪人怎能行這樣的神跡呢?」他們就起了紛爭。他們又對瞎子說:「他既然開了你的眼睛,你說他是怎樣的人呢?」他說:「是個先知。」猶太人不信他從前是瞎眼,後來能看見的,等到叫了他的父母來,問他們說:「這是你們的兒子嗎?你們說他生來是瞎眼的,如今怎麼能看見了呢?」他父母回答說:「他是我們的兒子,生來就瞎眼,這是我們知道的。至於他如今怎麼能看見,我們卻不知道;是誰開了他的眼睛,我們也不知道。他已經成了人,你們問他吧!他自己必能說。」他父母說這話,是怕猶太人,因為猶太人已經商議定了,若有認耶穌是基督的,要把他趕出會堂。因此他父母說:「他已經成了人,你們問他吧!」所以法利賽人第二次叫了那從前瞎眼的人來,對他說:「你該將榮耀歸給上帝,我們知道這人是個罪人。」他說:「他是個罪人不是,我不知道;有一件事我知道,從前我是眼瞎的,如今能看見了。」他們就問他說:「他向你作什麼?是怎麼開了你的眼睛呢?」他回答說:「我方才告訴你們,你們不聽,為什麼又要聽呢?莫非你們也要作他的門徒嗎?」他們就罵他說:「你是他的門徒,我們是摩西的門徒。上帝對摩西說話,是我們知道的;只是這個人,我們不知道他從哪裡來。」那人回答說:「他開了我的眼睛,你們竟不知道他從哪裡來,這真是奇怪!我們知道上帝不聽罪人,惟有敬奉上帝、遵行他旨意的,上帝才聽他。從創世以來,未曾聽見有人把生來是瞎子的眼睛開了。這人若不是從上帝來的,什麼也不能作。」他們回答說:「你全然生在罪孽中,還要教訓我們嗎?」於是把他趕出去了。耶穌聽說他們把他趕出去,後來遇見他,就說:「你信上帝的兒子嗎?」他回答說:「主啊,誰是上帝的兒子,叫我信他呢?」耶穌說:「你已經看見他,現在和你說話的就是他。」他說:「主啊,我信!」就拜耶穌。

聖奧古斯丁主教《約翰福音釋義》

由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所做的令人震驚而又令人欽佩的事,都既是工作也是話語:是工作,因為它們是所做的事;是話語,因為它們都預示著某事。如果我們默想這件事預示著什麼,那麼,我們要明白這個瞎子代表人類。因為瞎眼臨到第一個人身上,是罪的結果,對所有人而言,這既是死亡的起始,也是罪惡的起始。如果瞎眼意為不信,受光照意為信仰,基督來時發現誰有信仰呢?甚至連出生先知種族的宗徒也說:「我們生來就是義怒之子,和別人一樣。」如果是「義怒之子」,我們就是應受報應之子,應受懲罰之子,是地獄之子。為什麼「生來」就是,除非是因為第一個人的犯罪,在我們本性的根子上就有了染污。如果這一染污根植於我們的本性之中,那麼,每一個人就其理性而言都是瞎眼的。

主來了。祂做了什麼?祂給我們展示了一個大奧秘。「祂便吐唾沫在地上,用唾沫和了些泥。」是的,聖言成了血肉。祂傅抹了瞎子的眼睛。儘管這個人被傅抹了,卻仍看不見。於是,祂打發他去史羅亞水池那裡。聖史給出了這個水池的名字,接著,又加上說:「史羅亞解說『被派遣的』。」你們已知被派遣的那一位是誰。因為除非祂已被派遣,我們沒有一個人能由罪惡中得到釋放。因此,那瞎子在那被稱作「派遣」的水池裡洗了眼睛;亦即他在基督內受了洗。因此,如果基督啟迪了那個瞎子,在某種意義上,親自給祂施了洗,那麼,當祂傅抹他時,也許祂是在接納他做慕道者。

你們已聽到了一個偉大的奧秘。你問一個人:「你是基督徒嗎?」祂可能回答你說:「我不是。」「你是異教徒嗎?是猶太人嗎?」如果他回答:「我不是。」你仍可以問他:「你是慕道者嗎,或者是相信的人中的一個?」如果他告訴你,他是慕道者,也已受過慕道者的傅油禮,但是尚未被洗淨。但是,他在哪裡傅油的呢?你問他,他會回答;你要問他信誰。因他是慕道者,他會說:「我信基督。」請注意,我是在對相信的人和慕道者說話。用唾沫和泥,這是什麼意思?這意為聖言成了血肉。慕道者能聽到這些,但是只是聽到,並不能成就他們受傅所要達致的。如果他們想要看到,他們要急速前往洗禮池受洗。

All rights reserved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copyrigh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