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选自德日进的《神圣的环境》

欲望的积累应导致基督再临的迸发

从历史上看,期待就像火炬一样从未停止过引导我们信仰的进步。以色列人一直在期待着,第一批基督徒也是如此。圣诞节可能被认为会使我们的目光转向过去,但它只是将目光进一步固定在未来。弥赛亚在我们中间出现了片刻,他只允许自己被人看见和触摸片刻,然后再次消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光亮和不可描述,进入未来的深处。他来了。然而,现在我们必须期待他——不再是我们中一小部分被选中的人,而是所有的人——再一次,而且比以往更多。只有当我们热切地期待他时,主耶稣才会很快到来。这是一种欲望的积累,应导致基督再临在我们身上迸发。

作为以色列的继承者,我们基督徒负责在世界范围内保持欲望之火焰的活力。自耶稣升天以来,仅仅过去了二十个世纪。我们对自己的期望做了什么?

颇为幼稚的匆忙,加上导致第一代基督徒相信基督立即再来的错误观点,不幸地使我们失去了幻想和怀疑。我们对上帝的国度的信心因世界对美好事物的抗拒而感到不安。某种悲观主义,也许是受到对原始堕落的夸大概念的鼓励,导致我们把这个世界看作是决定性的、不可救药的邪恶。因此,我们允许火焰在我们沉睡的心中熄灭。毫无疑问,我们或多或少地看到个人死亡的来临。毫无疑问,我们的祈祷和行动都是为了实现“上帝的国度的到来”。但事实上,我们中有多少人在内心深处真正被我们的地球将被重塑的狂热希望所感动?有谁在黑暗中为真正的黎明的第一缕曙光设定了方向?哪里有这样的基督徒,他对基督的急切渴望成功了,不是淹没了人类的爱和人类的利益的忧虑(因为它应该),甚至抵消了它们?公教徒在哪里像许多人道主义者传播新城市的梦想一样,热情地发誓(通过信念而不是通过惯例)传播道成肉身的希望呢?我们坚持说,我们一直在守望,期待着主的到来。但实际上,如果我们是真诚的,我们应该承认,我们不再期待什么了。

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恢复这束火焰。我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在自己身上重新燃起对伟大来临的渴望和希望。但我们在哪里寻找这种复兴的来源呢?我们将清楚地发现,首先是基督对他的肢体直接施加的吸引力的增加。然后是由我们的思想所发现的对基督再临的准备和完成的兴趣的增加。那么这种兴趣本身来自哪里呢?来自于对基督的胜利和我们人类在此尘世的努力所寻求构建的工作成果之间更紧密联系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