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塞洛特·安德鲁斯主教
兰塞洛特·安德鲁斯主教

节选自兰塞洛特·安德鲁斯主教的1605年的主受难日的讲道

他为我们的骄傲而受苦

罪恶之母,亦即亚当和夏娃的罪,以及他们犯罪的动机,是所有之后所犯之罪的生动形象,也是罪恶的永远的诱饵。现在,促使他们背命的部分原因是快乐,部分是骄傲。快乐——那果子好作食物,也悦人的眼目,且是可喜爱的。骄傲——你们要像上帝一样——它应许了至高的财富。那么,请看他所受的苦难,他为我们的享乐而受苦,为我们的骄傲而受凌辱和指责。请看他的忍耐,他为我们邪恶的情欲而忍受痛苦;请看他的谦卑,他为我们可悲的骄傲而蒙受耻辱。“生命之主”,忍受死亡;“荣耀之主”,忍受卑鄙无耻的凌辱。有预言论及他说,他像待宰的羊羔。他论及自己说,如同微虫,被人唾弃践踏。因此,他藉着他的忍受痛苦和痛苦的死亡,救赎我们不法的享乐;因他承受的凌辱,满足我们可耻的骄傲。因此,我们可以在他受痛的镜子里,看到我们自己的邪恶缺点。格里高利说得好:“必须告诉我们的是,他是多么爱我们,使我们不致不信;必须告诉我们的是,当他如此爱我们时,我们是怎样的,使我们保持谦卑,使我们永远感恩。”至此,我们一起看了十字架和耻辱。

现在我们要把它们分开,分开来看它们。我们要做的事很多,它们是如此紧密联系在一起。在十字架上有耻辱,在耻辱上有十字架,且是沉重的十字架。

异教徒称十字架为“痛苦之树”;但他们也称它为“可悲的无耻之树”。他的冠冕也是如此;荆棘刺伤了他——有痛苦;冠冕本身只是一种嘲弄和蔑视的东西。他的袍子也是如此;他所穿紫袍下的身体当然是非常痛苦的,他的紫袍覆盖在上面,是耻辱的衣服。所有这些都伴随着他的苦难,它们就这样聚集在一起。一句话,这两者是他受苦的印记,使徒称之为基督的标记。两者都在这个词里;不仅是圣伤,如此痛苦,还有卑贱和奴役的标记,且如此可耻。因此,耻辱和十字架,十字架和耻辱可以互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