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选自爱德华·普西的讲道

我们独一的主对我们来说胜过一切

这是上帝种种智慧的一部分,他的赐予,无论是本性的还是恩典的,都是为不同的目的服务,而且往往看起来是互不相干的;由此更显示出他自己的统一性,作为万物的秘因和力量,以不同的形式和不同的方式展示自己,但他本身却是一切的唯一原因。这是我们洗礼的预象,它清洁了一切,使人焕然一新,照亮了昏昏欲睡的眼睛,唤醒了看似枯竭、死亡的世界,使贫瘠的土地变成了主的花园,给人以健康和滋养,使人成长。如果这是按本性的赐予,更多的则是恩典的赐予。因为在这里面,上帝不是只因着意志或能力,也是因着他自己和他圣灵的倾注,而是所有藉着他而生活的人的生命。对我们来说,我们独一的主,以不同的形式,就是一切,甚至更胜于一切,他的门徒敢于要求或思考得更多。他的生命就是一切,流经他所有的肢体,在所有的人身上,正如人们所承认的,消除了死亡,扩大了生命。作为盲人,他是我们的智慧;作为罪人,他是我们的公义;作为圣人,他是我们的圣洁;作为从撒旦手中恢复的人,他是我们的救赎;作为病人,他是我们的医生;作为弱者,他是我们的力量;作为不洁,他是我们的泉源;作为黑暗,他是我们的光明;作为每日的昏厥,他是我们每日的食粮;作为死亡,他是永恒的生命;作为安眠在他内的,他是我们的复活。

这两件伟大的圣事,正如它们的标志所显示的,其目的并不相同。洗礼给予生命,圣餐保存并扩大生命。洗礼将生命镌刻在真正的葡萄树上;圣餐礼则将他生命的丰富和充实引向被镌刻的枝条。洗礼将人埋在基督的坟墓里,并通过洗礼使他的生命复活;神圣的圣餐不是给死人,而是给活人。它增加了生命或死亡;给活人以不朽;给死人的不是生命,而是死亡;它是生命或死亡的味道;接受它是为了得到救赎或被诅咒。因此,古代教会如此焦虑地拒不让那些犯了重罪的人领受它,不仅是为了给别人做个榜样,也是为了给自己留点余地,以免他们被突破,遭受丧亡;圣居普良说:“亵渎主的圣体”,自己并没有得到圣化。他还说,“凡不相称地吃主的饼,喝主的杯的人,就是干犯了主的身体和宝血。”……

当我们的主直接了当地阐述吃他的肉、喝他的血的果实时,他自始至终都在讲论一个恩赐,即生命;脱离死亡,藉着他而生活,藉着他居住在我们内,而从死里复活,获得永恒的生命。

返回“教父诵读